《夏懷宋彥秋》[夏懷宋彥秋] - 《夢回天狼》第9章 我愛的人不愛我

董父這些年來一直為了他的三女兒的婚事大為頭疼,想嫁給門當戶對的人家,現在看來已經不可能了,自己閨女的『大名』早已人盡皆知。

這些年來他也曾多次運作,可是一旦提及三女兒的聯姻,任何家族都不寒而慄地婉拒,也叫董父好不懊惱,自己的女兒明明什麼都沒做錯,可老天爺偏偏開着這個玩笑。

難得三丫頭對那小子有點意思,自己的大兒子從軍,二兒子屬文,如果三女兒和那個姓宋的小子成婚,倒也未必不行,憑着董家的人脈,一定能讓宋家的財富成倍增長。

目前兩個兒子或在軍中,或在朝內,都是需要大把的銀子作為鋪墊,才能更進一步,而宋家他們這一支,雖素有清名,但論起錢財,終究不敵其他幾支,更別提其他高門大戶,董父向來精於算計,只在一瞬間就把利害得失計算的清清楚楚,他哈哈大笑,說道,「為父知道了,此事需好好斟酌,好好斟酌。」

後來的事情簡單而明了,三個月後,董婉君嫁給了宋彥秋。

那個第一眼就走入她內心的男子,自己終於嫁給了對方,堂堂董氏三小姐,也終於嫁給了清盪府宋家的宋彥秋。

她滿心以為這是一場真正的愛情,一個高高在上的世家小姐,為了自己的愛情,不惜自降身份,嫁給了商賈之子宋彥秋,更是運用家族的人脈,把夫家的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條,日益興旺,並有漸漸壟斷清盪府的趨勢,自己夫家對自己讚不絕口,無論人前人後,宋家人幾乎都奉自己為神明。

可是,偏偏就是宋彥秋,那個曾經驕傲的,英氣逼人的丈夫,自從娶了自己後,徹底淪為了平庸,對自己禮貌而且疏遠。

無論廳堂外,卧房內,幾乎是如此,他似乎在她面前帶着一個面具,讓她無法看清對方的真面目,有時候,她甚至有一種感覺,自己的丈夫,和那個跪在他父親面前的年輕人,完全是兩個人,自己的丈夫,變得木訥,變得寡言。

那個曾經走進自己心底的那個男子,是張揚的,是果敢的,但那時候的宋彥秋,彷彿和她成婚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她偶爾會故作小女人狀,在丈夫面前畫眉施粉,可是宋彥秋每次都視若無睹,兩人同床共枕之時,她分明聽見自己的丈夫在呼喚着其他女子的名字。

一瞬間,她明白了,什麼都明白了,他的丈夫,心底里還有別的女人。

她稍微一打聽,知道了那個女人叫做胡媚兒 ,是一個從小伺候丈夫的婢女,一聽這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貨色。

這一次,她真的憤怒了,她實在想不到,自己的丈夫,居然為了一個豬狗不如的賣身女婢而冷落了自己。

生於豪門的她自然知道那些男人的勾當,她自己的父親就不說了,即便遠在軍中的兄長,少年時候的風流也是遠近聞名,在外面也不知道養了多少個相好,但這些,並不妨礙兄長和嫂子的感情和睦。

豪門裡的男人,從來不會為了**而亂了規矩,更不會為了婢女而冷落了妻子。

「到底是商賈之子,沒有半點規矩」,所以董婉君氣勢洶洶地警告宋彥秋,甚至說了些威脅的話,她其實倒也未必想做些什麼,只是想告訴丈夫,什麼才是規矩。

萬萬沒想到宋彥秋居然還是個情種,他把那個胡媚兒送出了府,別處購置了房產,依舊把胡媚兒照顧的好好的。

說句實話 ,如果他丈夫僅僅是包養個把女人,其實她也並不在意,可宋彥秋一而再再而三地照顧着胡媚兒,才是讓她最不能接受的。

她分明覺得,胡媚兒才是宋彥秋最愛的女人,而自己,這個正牌的,高高在上的董家三小姐,居然被宋彥秋棄如敝履,彷彿自己,才是那個外來者。

董婉君並不是一個人來到宋家的,除了貼身的丫環外,還帶了幾個家裡的武師,他的大兄為了老父安全,曾精挑細選了多個軍中退役的高手精銳,擔任董家的武師,而董父為了自己的三女兒,更是挑選了好幾個好手,來到了宋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