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定棺人》[午夜定棺人] - 第二章 丁老鬼

當時農村裡沒有交通工具,太爺爺心急,花了大價錢好不容易雇了一輛牛車,便帶着爺爺火急火燎的便往峰林山趕去。
峰林山,離我們村十幾里的一座小山脈,那裡住着一位我太爺爺的生死之交,同時也是這方圓百里唯一的一個小有名氣的陰陽先生。
那位陰陽先生姓丁,名丘山,和他打交道的都叫他丘山道人,當然也有人叫他丁老鬼,說起來本事也不小,上到看宅,選墓解風水,下到給人解夢境,辦紅白喜事,太爺爺此次便是帶着爺爺前往那裡尋求幫助。
當太爺爺好不容易來到這丁老鬼的住處,這丁老鬼正坐在自家門前大樹下給一村婦算命。
我記得爺爺是這樣給我說的,說那丁老鬼整就是一個色鬼加財迷,太爺爺見丁老鬼正忙就沒有打擾,拉着爺爺站在一旁時看着丁老鬼給人看事。
那丁老鬼不知是假裝不在意還是習以為常,依舊忙着自己的事,正握着一村婦的手,眼睛….的盯着那村婦的..,嘴裏還念叨着:大妹子啊!
你這手相,哎!
這手相不是很好啊!
還有你看你的紋路,此生平平淡淡,而你眉宇間隱隱透着一絲煞氣,哎~看來最近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不好辦啊!
不好辦。
那村婦一聽,頓時着急了,一個勁的說道:大師,這,這可咋整啊!
大師能不能給俺解啊!
那丁老鬼故作為難的搓着右手拇指,村婦一看連忙從懷裡掏出一副手帕,從裏面掏出一些碎錢塞在了丁老鬼手中,左一聲大師,右一聲大師的叫着。
丁老鬼還是一副不好辦的樣子,最終那村婦一咬牙拿出了一張五元的大團結,那丁老鬼這才喃聲說道:好吧,大妹子,既然你如此誠心誠意,我就替你破了此劫。
轉身從一旁破爛的包里拿出一疊黃色的符咒,從裏面抽出幾張遞給了村婦,嘴裏念叨着:這是驅煞符,你拿回去之後貼在屋檐下,還有窗檯兩側以及廁所各倆張,並且重新請回去一副門神,方可渡過此劫。
村婦拿着符咒後,便千恩萬謝的轉身急急忙忙走了,看來是急着「驅煞」去了。
當時我爺爺一見,心裏不樂意了,這不是騙子嘛!
咋老頭子把我帶這來了。
我爺爺便對着太爺爺說道:爸,咱還是回去吧!
這不是騙子嘛!
爺爺沒想到的是太爺爺沒有踩他,而是瞪了一眼爺爺。
那丁老鬼揣回「掙」來的鈔票,轉身紅光滿面的上前拍着太爺爺的肩膀道:張老弟那陣風把你吹來了!
來~來來,這裡坐,哎!
你小子多久沒有來找老哥我了,走,今個又賺了點小錢,咱們喝一盅去。
爺爺一臉古怪的打量着眼前的丁老鬼,心想你丫的剛剛坑了人家不小一筆,還賺點小錢。
太爺爺見丁老鬼終於忙完了,那急迫的臉色這才緩和,笑着說道:丁老哥,今個這酒咱們等會喝,我是來找老哥救命的。
丁老鬼見太爺爺臉色不好看,看來是真有事連忙詢問啥事,太爺爺原原本本的訴說了昨晚我爺爺的遭遇。
丁老鬼這才打量起太爺爺身後的爺爺,丁老鬼突然皺着眉頭,右手不斷的掐算起來。
「你說的那個女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一女鬼,這種鬼魂一般都是無家的遊魂野鬼,照你所說給你定金後便沒有多說什麼就離開了,這事說大不大,應該沒有什麼事情,鬼魂上門定棺材這種事情我也有所聞,沒想到今個讓你們遇上了,來,把你那兩張「冥幣」拿出來給我瞧瞧」。
爺爺一聽,後背不由得冒出了一聲大汗,昨晚那個大妹子是鬼,自己居然和鬼在做生意,這可嚇壞了他也不管這眼前的老道士是真是假,連忙從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