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次元空間》[無限:次元空間] - 第2章 團結協作,完成任務

女孩聽了,渾身顫抖了一下。

看她那神情,又想哭。

我是個相當心軟的人,趕緊走過去,彎下腰,熱切地鼓勵她:「沒關係,別害怕。一會兒執行任務時,你跟着我就行了。記住:我會保護你的。」

女孩聽了,感動地點點頭,說:「我信!」

時不宜遲,大家一起出了門。

我打開手機,細心地發現,手機顯示:距我100米處,有一顆星星的標識。但它代表什麼,我也不清楚。

所以,我想去看一下。

於是,我對女孩說:「你先去。我找地方方便一下,馬上就趕過去。」

女孩點點頭,大聲地對我說:「那你快點來呀!你說過:『你會保護我的。』說話算數呀!」

「我說話算數。你放心吧!」我微笑說道。

來到手機上有星星標識的地方,我發現了一把嶄新的光電手槍。

帶着光電手槍,我找到了目標地址。

老伯和女孩赤手空拳,和其他兩個人一起,正在與那個長相慈祥的小老頭決戰。

因為受到多人圍攻,小老頭氣得發瘋,兩隻耳朵都噴出了濃烈的白煙。白煙瀰漫,影響着眾人的視線。

得勝心切的我們,明擺着就是以多欺少。五比一的態勢,對小老頭非常不利。

但小老頭力大無窮,根本不把我們五個人放在眼裡。

只見他毫無懼色地猛撲過來,直接給那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來了一個大背摔,直接把少年摔死了。

少年就這樣,一聲不吭地掛了。

嘴角,滲出一滴滴鮮血。

然後,小老頭飛起一腳,直接把那個身穿白襯衫與穿牛仔褲的年輕人踢死了。

腳法嫻熟,一招斃命。

隨後,小老頭愈戰愈勇。

一拳揮向老伯,但被老伯靈巧地躲過。

小老頭一擊未着,便直接飛起一腳,踢到了老伯腿上。

只聽老伯「哎喲」一聲,便倒地了。

我一看,便奮力衝過去,用力扶起老伯。

撩起老伯右腿的褲腳看了一下:還好,因為距離遠,小老頭那一腳,只蹭傷了老伯腿上的一點兒皮。

老伯看我神情焦慮,趕緊安慰我說:「沒事兒,一點輕傷而已。」

正在這時,小老頭打紅了眼,跟瘋子一樣衝過來,一把抓起女孩,直接舉到半空中。

我心想:「一下子扔下來,女孩必死無疑!」

顧不得多想,我立刻將手中的光電手槍瞄準了小老頭的胸口。

小老頭一見,也顧不上女孩了。一彎腰將女孩放下,然後兇狠地向我撲來。

因為來勢洶洶,幾乎已到身前。所以,我只得向後退了兩步,然後瞄準小老頭,使盡全力,連開兩槍。

只聽「嗒、嗒」兩聲巨響,我發現:光電手槍並未射出子彈,而是發出兩道強光,直射小老頭。

那感覺:宛若照相機,在打閃光燈一樣。

如此強光,瞬間照亮了小老頭的臉:面目猙獰,皮膚焦黑。張牙舞爪,指甲奇長。看上去,根本不像人類。

只聽「轟隆隆」一聲巨響,小老頭瞬間爆炸,血肉橫飛。

幾秒鐘後,地上多出一堆散亂的肉塊,令人不忍直視。

小老頭就這樣被消滅了。

光電手槍,竟然有這麼強的殺傷力,不禁讓我目瞪口呆。

心裏,便很自然地想到:「縱然是當下最先進的射擊類武器,恐怕也達不到這麼強大的威力值呀!」

因此,我對這把光電手槍的出處,產生了興趣。

此時此刻,我和女孩以及老伯的手機屏幕,同時亮了。

手機屏幕顯示四個字:「任務完成。」

隨後,我手機顯示如下字樣:「恭喜你:完成了本次任務並存活下來。現可自由活動三天。獎勵:10分。」

老人是:「恭喜你:完成了本次任務並存活下來。現可自由活動三天。獎勵:3分。」

女孩是:「恭喜你:完成了本次任務並存活下來。現可自由活動三天。獎勵:3分。」

我輕鬆地笑了,心想:「幸虧自己足夠細心,找到了這把致勝的秘密武器!」

女孩激動地哭了。心想:「幸虧這個男孩說話算數,關鍵時刻保護了我。否則,後果難料。」

老伯欣慰地笑着說:「團結一心,其利斷金。現在,有了三天假期,我可以回家好好陪陪老伴了!」

我們三個人,心情都很快樂。

其他的兩個人,也早已擁抱在了一起,同樣無比激動。

所謂不打不相識。

在場的五個人,在經歷了嚴酷的戰鬥之後,很自然地成了戰友。

相互友好地道別之後,就各回各家了。

如此寶貴的三天休息時間,每個人都無比珍惜。

我回到家,洗了澡,換了一套乾淨的睡衣。

然後,下廚,給自己做了一碗香噴噴的牛肉麵。順便,還煎了兩個雞蛋。

吃完飯,來到陽台上,給一盆百合花澆水。

夜晚的城市,靜謐,安詳。

涼爽的晚風,令人心曠神怡。

躺在舒適的竹製躺椅里,疲乏的我,閉上眼睛,昏昏欲睡。

而實際上,我的大腦,正在飛速轉動。

我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經死了,為什麼現在還活着?

整個一天,發生的所有事情,一一在我腦海浮現。

但我還是想不明白:自己的生活,為什麼突然之間,變得如此詭異?

這樣一想,我不禁睜開眼,打開手機,認真地一條一條地瀏覽起短訊內容。

但我怎麼也猜不出:對方是誰?目的是什麼?

夜風清涼,引人入夢。

我就這樣睡著了。

一覺醒來,天光大亮。

吃完早飯,我立刻跑到那條熟悉的街道,在馬路兩邊,尋找那張讓我付出生命代價的寶貝**。

但,怎麼找也找不到。

中午,我在餐館隨便吃了一點飯,然後便從容地返回家裡。

家裡一切正常。

正常得讓我覺得:昨天所經歷的一切,都只不過是我做的一場夢而已。

傍晚時分,我來到街心花園,貌似休閑地散步。

其實,我是想找個人聊聊天。

隨便說什麼都行。

散步的人很多,在我身邊來來去去。但我誰都不認識,也就不好意思跟人家套近乎,瞎聊天。

坐在一張長椅上,我出神地遙望着西天絢麗的晚霞,心想:「兩天後,你還能夠休閑地坐在這裡看夕陽嗎?」

長椅一側,不知何時,來了一位身穿白色連衣裙的漂亮姑娘。

我只顧遙望夕陽想心事,並沒有側過臉去看那個姑娘。

姑娘坐下後,不經意地看了我一眼,立刻驚喜地叫道:「哎呀,是你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