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大明天魔策》[武俠:大明天魔策] - 第 1章 秦壽

宣府北靠陰山、南臨洋河,山川秀美、人傑地靈,素有「京西第一府」之美譽,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

城內「太白樓」的夥計對着二樓雅座的一位爺愁的都要哭出來了,愁眉苦臉道:

「秦二爺,求您心疼下小的,小的家中還有老少幾口子指望小的呢,秦大爺已經放出話來了,不許小店再賣您酒了,要不然……!」

「知道了、知道了,小爺我喝完這一壺就走,現在,你給爺邊上獃著去!」

一個十餘歲的清秀少年不耐煩的應道。

「放心,二爺,小的絕不啰嗦了。」

夥計點頭哈腰的退到一邊,抹了一頭的冷汗,暗道一壺就一壺吧,這小祖宗總算鬆口了。

其實眼前的少年也算不得實在的奢遮人物,家裡不過給納了個監生的出身罷了。

但這小子為人四海,與三教九流打交道都能放下身段,城裡的軍餘閒漢頗聽他的招呼,他們這些人是招惹不起的。

少年仰頭將杯中酒幹掉,眼中隱隱有淚光閃現,什麼世道啊,老子寒窗十七年,久經考場,終於混到大學畢業。

好不容易趁着假期出來游長城,不過是照相時擺的姿勢燒包了點而已,竟然會被旱雷劈死,這是招誰惹誰了!

看着自己眼下的一身行頭,還行,老天沒把事做絕,被魂穿的這位倒霉蛋雖不算豪門顯宦,也還是個富貴人家。

秦家酒坊自釀「劉伶醉」名傳塞外,在城中也是排的上的字號,家中只有一位長兄。

老大比自己大了十幾歲,平時擺着長兄如父的派頭,耳提面命,錢財衣食上倒從不曾虧待他這位幼弟。

可好日子自打去年長嫂進門是到了頭,每日里立規矩、正家法,把秦二郎折磨的苦不堪言,這才整日跟一些軍戶子弟閑混胡鬧。

前日里喝多了非要試騎人騾馬市裡的一頭大青驢,結果被犯了驢脾氣的畜牲撂了蹶子,一頭磕到拴馬樁上…

趕上那一磕也着實不輕,三魂七魄丟了大半,登時就暈死了過去,糊裡糊塗被奪了舍。

他被閑漢送回家裡時剛蘇醒,才附身那會子還沒有完全接收前人記憶,有點渾渾噩噩,人都不認識了。

看着這個不長進的兄弟,秦老大也是怒從心頭起,操起棍子親自行了一趟家法,把這貨抽了兩天才下了床…

之後又下了禁酒令,聲稱再敢胡亂荒唐下次直接打斷兩條腿,直到今日里秦大爺出去談生意,他才找機會溜了出來借酒澆愁。

「唉——!」

一聲長嘆,現名秦壽的秦二郎搖了搖頭,想想家中父母不知如何,又哀嘆形單影隻來到這大明朝。

而且他還不是個頂門立戶的,說話算數的是秦老大,身世多舛一至於斯,二爺感到自己很神傷。

一口將壺中殘酒盡數倒入口中,秦壽搖搖晃晃的走下樓來。

「小二哥,行行好,老人家我如今口渴得很,只要一杯水酒潤潤喉就好,小二哥大慈大悲,子孫滿堂。」

一個鶉衣百結不知道多大歲數的老乞丐坐在太白樓的門前糾纏着剛才勸秦壽離開的小二,臉上涕淚橫流。

「子孫滿堂我也養不起。」

小二沒好氣道:

「你這老乞兒好生不曉事理,近日城中多了許多乞丐,慈悲心都不夠分潤,看你年紀大把,才舍下些吃食,竟然貪心要酒喝,快走,莫要逼我用強了。」

秦壽走到堂前恰巧看到這一幕,受信息大爆炸的福,對這類社會陰暗面一向是持「借乞行騙」的眼光看待的。

偏偏今日這位爺剛剛覺得神傷,又看到了這乞丐為酒傷神,倒是頗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感。

「小二,來壇『劉伶醉』給他,記小爺賬上。」秦壽扔下這句話,便走出了店門。

一路踱步回家,秦壽才發現果然如小二所言,街上乞丐多了好多。

街頭巷尾烤雞烹狗、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