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臨之業》[無臨之業] - 第6章 想不出好名 其一

天,亮了。

視野的盡頭,那道光輝冉冉升起,漸漸衝破了大地上的黑夜,恢宏的世界因此揭露了一角。

幾乎橫穿洲陸的巨大長河泛着金光,奔流入海,而那海洋中,大大小小的旋渦,即使是高空之上也是清晰可見。

再一次進入了白晝。

周牧負手而立,望台上的空氣總是這麼稀薄,還冷。

「今天到了天極洲,運轉依舊穩定,真無聊的活計,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撐下來的。」

周牧開口間白霧上升,肉眼可見的冷空氣呼嘯而過,高空上稀薄的空氣讓人無法呼吸。

「無聊,你倒是無聊的緊,在天文台給「公司」開後門,同意那娛樂節目。」

虛幻的人影雙手搭在扶欄上,俯瞰大地,遙遠的地平線已經是肉眼可見的弧線,太陽從另一頭躍出,璀璨奪目。

「「公司」啊,有點失望。」

周牧說道,攤開雙臂,享受着那刺骨的狂風,衣裳獵獵。

「所謂的爭奪戰只是兒戲,無趣無趣無趣,真正的戰鬥果然還是在地上啊!新王登基,在這新紀元中又會捲起何等火焰!」

「你想要下去,不說你這個領着薪水當度假的傢伙,你忘了自己怎麼上來的?」

「呃……好吧,真正的戰鬥還是去玩原魔吧,網遊才是王道。」

周牧撇撇嘴,

虛幻的人影搖搖頭,頓了頓,說道:「待會來我這裡一趟,核心那邊有指令下達,你這個仲裁人可要到場。」

隨後人影消失,化作點點瑩光融入大氣中。

「呼……就這樣吧。」

周牧最後看眼披上金色紗衣的大地,隨着望台下的下降而轉身離去。

回到天文台,星之儀的光輝已然黯淡,星河之影不再。

「呦,收拾好了,記得把損失報給「公司」,多加幾個數。」

周牧抄着手,弔兒郎當的經過**區域時,瞧見了正指揮清理機和維修機的主管,習慣性的打了聲招呼。

戴着黑框眼鏡的林芊無奈回過頭,鏡面閃過白光,無奈嘆了口氣:「你也是不心疼,真不知道為什麼會讓你來天文台,明明是這樣的傢伙。」

「這不,上頭的指令,為了優質的生活水準,我豈能不從。」

周牧笑嘻嘻的攤着手,表示自己也是身不由己,可憐可嘆。

林芊轉過頭去,手中星紀換成了控制板,周牧此前出手只是抑制了下餘波,其他不該有的破壞他是一個沒攔,這導致了她得親自指揮維修機來善後。

周牧沒有和林芊閑聊,一路直出了天文台,在站台遇見了孤零零的喬爾,喬爾見是他,便湊上前,聊了起來。

「大學者你該收收功了,也就是你沒有越界,要不然第一個就是我找你。

那些都是流言,星之儀不都沒有記錄,那就說明是沒有。」

周牧在喬爾開口前,搶先一步擋了他的話。

喬爾微微一笑,道:「我有我的思量,星之儀不是無懈可擊,擁有權限改動記錄的,可不是一個兩個,我也只是想找到上一次的記錄而已。

我也沒有越界不是?」

周牧虛起眼,雙手互相探入袖子中,全身一震:「啊對對對對,你說的是。」

喬爾聳聳肩,摘下單片鏡,掛在胸前,周牧的反應不出乎預料,畢竟周牧是出了名的摸魚人。

「我的小動作,多多包涵了,周先生。」

喬爾揮揮手,走向了另一列浮雲列車,他沒有選擇與周牧同乘。

周牧也沒在意,喬爾這個魔怔了的傢伙根本聽不進話,讓他自個玩去。

上了車,周牧就近找了個位置坐下,空蕩蕩的車廂里只有他一人,喬爾的人緣就像是磁場,會主動將人吸過去。

窗外正好可以看見雲海,漫過金砂的白雲躲在蔚藍之下,讓人神往。

周牧低垂着眼帘,有晦澀的光暈流轉,好似極光,一段段起伏不定的波形在眸中浮現。

噝……

倒吸一口涼氣,周牧使勁拍了拍臉頰,一下子精神起來。

「嘿!」

過了一會,周牧跳下列車,慢悠悠的朝着遠處的高塔走去,縷空的塔身充滿了實質靈子,不斷變幻着光彩,那些來自各種派系的秘紋堂而皇之銘刻在其中。

高塔的全名被稱作:「近星第三試作靈子聚流塔」

是每道星環不可缺失的重要部分,而周牧此行目的地也是在靈子塔中。

繞是以周牧這特意老年人的腳速,也是走了半個小時才到了靈子塔附近。

望着那垂直的塔身,散發著十分高級的霓虹燈光,一時間很難讓人覺得這是個不使電,也不是燈的東西。

「在附近建個舞廳不是更賺,還有趣。」

周牧大搖大擺的過了安檢,一道靜謐的門扉在身前綻放,靈光如流星在門扉身邊徘徊,點點晶光連作無數。

周牧一步跨入門後,彷彿一頭撞進了悠遠的星空之中,璀璨的光之海包裹着周牧,好似星河旋轉。

腳下升起一道道螺旋上升的階梯,托着周牧向上走去。

「螺旋階梯」

靈子實質化運用的表現之一,以月禾洲升華系「天堂」中的「抵達上天」為核心,縫入靈子塔中作為基點。

周牧雙手出袖,身邊泛起弧光,自深處湧現的靈子澎湃,雷音陣陣,捲起漫天星光。

在不斷上升的螺旋之中,打開了無形屏障,周牧順利抵達了靈子塔第二層:

「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