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臨之業》[無臨之業] - 第5章 離去之星(2)

股奇怪的味道,有一部分讓她感到熟悉。

止血噴霧,

心中出現了答案,這並不是什麼好的答案。

不見的人影和那飄散在空氣中的止血噴霧,都在告訴克克絲一個不妙的消息。

很快,當克克絲眼中的猩紅散去後,雖然很難以置信,但阿伊是自己處理完傷勢後離開的。

並沒有克克絲插手的餘地。

「人走了,失落什麼。」

林芊捧着星紀敲了下克克絲後腦,身邊則是滿臉自在的左道。

天文台外,

阿伊拎着小箱,上了浮雲列車。同時還另一位乘客也與他一同乘坐了同一列車。

空蕩蕩的車廂中,兩人各處坐一排,阿伊對面那人則是開始捶背揉腿,不時吸上兩口冷氣。

似乎無視了阿伊的存在,陌生的人抱着一個箱子嘿嘿笑着。

阿伊則是神遊天外,彷彿一頭扎進無盡璀璨的星之海,那片屬於他的星之海。

「喂,你很厲害。」

陌生的人在下車後,朝着阿伊喊道,同時豎起了大拇指,隨後轉身大搖大擺的上了「公司」的車輛。

阿伊望着消失的車影,失去了作為人的形體,成為眾多升華者中的異端,獲得的力量具備着何等潛力,窺視他人的力量還真是可怕。

沒有駐足,阿伊拎着箱子上了那輛剛剛停下的浮車上,駕駛座上的成**性咬着一根香煙,卻沒有點燃。

單手撐在車窗上,在阿伊上車後,那雙美的不似真物的鳳眼瞥向了正坐的阿伊,紅唇動了動。

藍光亮起,一道女性的身影在阿伊身邊構建,虛幻之中卻有着一分實感。

「克里斯蒂娜,你主人什麼情況,傷成這樣。」

成**性看向了克里斯蒂娜,順手收起了煙捲,開啟了車內的靈子抑制器。

「暴走的靈子流衝過了master,在原有傷口上加重了,造成了連鎖反應。」

克里斯蒂娜如是說道。

「哦?你沒了音信這麼多天,結果就是一身傷的回來,待會到了做個體檢,落下暗傷肯定是你不想看見的吧,我的大探險家。」

阿伊抿着嘴,沒有去看她,低垂的眼帘隱藏住了他的目光。

「姬芕小姐,master需要休息。」

「是是是。」

姬芕一臉敷衍應道,漫不經心的開着車,以接近被警告的車速在航道上疾馳,只是那時不時看向阿伊的眼神出賣了她。

幾分鐘後,

阿伊躺在了白色的病床上,換上白大褂的姬芕與克里斯蒂娜站在床邊,姬芕雙手抱胸,擠得那團美好呼之欲出。

「還在努力啊,你在執着什麼,阿伊。」

姬芕一指點在阿伊眉間,溫暖的玉指划過他那平滑的肌膚,最後落在臉邊,輕輕的戳一戳。

「很重要」

蘇醒的阿伊開口說道,清澈的眼神讓姬芕收回了手。

姬芕幽幽一嘆,放棄了在這個話題繼續下去的想法,轉而說道:「先談談你身上的傷吧,四肢和軀幹上都有不少傷口,恢復時間大概在一個月,你沒有辦法用術式恢復,只能靠藥物輔助了,還好你自己處理過,才沒有讓傷勢更嚴重。

今天去天文台不是明智之舉,星之儀的重靈領域對你恢復傷勢極為不利,下次注意點,待會我給你上點葯就差不多了。」

阿伊點點頭,看他那想要抬起來,卻又抬不起來,顫巍巍的手,姬芕出口制止了他。

「活動身體不是現在,你現在要做的只有休養,這一個月你就安份點吧。」

姬芕出去了一會,回來時推着一個推車,上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藥物。

姬芕給克里斯蒂娜使了個眼神,克里斯蒂娜上前將阿伊扶起,褪去了蓋在身上的被子,露出了阿伊那傷痕纍纍的身軀。

姬芕熟練的配置藥膏和藥水,為了避免阿伊身體產生排斥反應,這些藥物都是採用低靈環境甚至是無靈環境下生長的藥草。

這在當前的主流下,無異於用路邊野草給別人配置藥膏,會被罵作庸醫的。

這種藥草在近星根本找不到,就算是下到地面,除非是那種偏遠荒地才會有低靈植物生長,但是還不夠,低靈還不夠。

姬芕也是花了幾年苦讀古藥理,才養出了幾種可以被阿伊吸收的藥草,雖然藥性不如那些正常的藥草,對阿伊而言卻是救命稻草。

「身體是你不能失去的一部分,如果你都不珍惜它,它怎麼會支撐着你完成你的夢想。」

姬芕配置完幾份藥膏,藥水。先是用藥水給阿伊身體表面塗了一遍,親密的動作讓二人的距離變得很近,從耳垂滑落的髮絲不停的在阿伊眼前晃動,一抹白膩更是深深印入腦海之中。

阿伊面無表情,任由姬芕的手在自己身體上遊走,不是一次兩次了。

「會的」

阿伊在姬芕結束塗抹前,開口說道。

姬芕笑了笑,很是好看。轉頭把藥膏取過來,重複上一次的動作,只是這個藥膏強烈的刺激性,讓阿伊的身體都不由自主的綳起。

「知道就好,也不是小孩了,知道你聰明,但這裡不是聰明就有用的。」

「好了,休息會吧,現在,嗯,八點鐘,星環翻轉還有段時間,可以睡一會。」

姬芕漂漂亮亮的給阿伊的繃帶綁了個星星,如果可以,她甚至想要上個色。

阿伊低着眼,無聲的扭過頭,姬芕啞然失笑,只好作罷。

克里斯蒂娜輕輕的將阿伊靠在用枕頭墊起的靠墊上,並且將畫板在病床旁架起,鋪展開阿伊那一幅嶄新的畫作。

線,諸多雜亂的線勾勒了點,在純白之上形成了比潦草還要潦草的畫面。

滋……

在阿伊沉浸在畫作之上時,退到一旁的克里斯蒂娜,身上散溢着光點,不時有電弧從皮膚下鑽出。

自下而上的,由內而外開始消散,化作光點被布置在一旁的機器吸走。

克里斯蒂娜低頭看着手,上面似乎還留殘着什麼,通過靈子投影得到的擬似體,還是會讓阿伊產生排異性。

在那身體潰作無數光點後,一隻黑貓同時躍上了病床,在阿伊身側蜷縮着。

嘀哩嘀哩……

忽然亮起的光屏出現在阿伊眼前,照亮了他的面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