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渡》[武陵渡] - 第9章 郴州行

林洛一行沿路來到陶府所在的東街,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冷清景象。

從東街林立的建築來看,這裡是一片城裡富貴人家府邸區域,現如今卻是空空蕩蕩,難見人跡。

三人面面相覷,那老爺子只是告訴了他們在這裡,具**置沒有告知,看來只能一個個找下去了。

各個頗為氣派的正門一個個看過去,倒也不費力,很快便找到了大門被貼上封條的陶府。

陶府門口擺放的兩隻一人高的椒圖也鎮不住那府里瀰漫而出的陰氣。

好好的晴日之下,讓人有一種直起雞皮疙瘩的感覺,所以發生血案之後,周圍的人家都棄下居住的府邸,紛紛搬到別的房產去了,本來一片非富即貴的住宅區現在愣是空空如也,不復往日繁華。

陳東隅被這種陰冷氣氛弄得皺起眉頭,打算以自身氣息衝散周圍陰氣,卻被林洛制止。

「這裡貼上了封條,白日里怕是不好進去,不如晚上悄悄翻進去探查。」

想來也是,三人不多做停留找個客棧住下,然後尋一家客人不少的酒樓坐下,打算打聽些城裡近來的事情。

陳東隅要了兩壺好茶,一聽兩壺茶花了十幾兩銀子,林洛和吳亮都是一臉肉痛。

隔了幾桌的幾個大漢正在高談闊論,引得酒樓內的人頻頻皺眉看去,那幾人也不管別人目光,依舊喝着酒大聲談論着。

很快,林洛三人聽到了關於陶府的事情。

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猛得幹完一碗酒,打了個酒嗝:「你別說人在做,天真的在看,之前陶府那二公子真的是無惡不作啊,當街看到漂亮養眼的,便直接「請」入府中,若是順從的估計還能保住小命出來,不聽話的直接關進猛犬籠子里喂狗。弄出多少人命,他們家不是依舊好好的,仗着朝里有人,滿城的人有幾家能斗得過他們陶家?」

「二虎,你又知道這些事了,這種禍從口出的事情還是少講吧。」見同伴有些醉態,同座的趕緊提醒。

那個被叫做二虎的大漢根本不在意同伴提醒:「他陶家都被人滅了滿門,你們還怕什麼,還在這裝孫子?我知道什麼?別的不說,我家旁邊老李家女兒多好一閨女,不就是讓那二公子給禍害了?老李硬是給活活氣死了!好在老天有眼啊,終於給他們碰到了硬茬子,滅了滿門老少。現在都稱那人是個魔頭,我卻覺得這人是個除暴安良的好漢,若是能夠見到,我王二虎一定請他喝酒!」

一番話引得大家都側目看去,似乎有所意動,另一桌有人舉酒站起正準備說話,二樓傳來一聲冷哼。

「請朝廷欽犯喝酒,膽子不小啊,是哪位好漢啊,上來讓我董旻嚴認識認識。」

舉碗站起來那個聞言馬上坐下,快到似乎剛剛沒有站起來一般。而那幾個王二虎一桌的都已跪在桌邊,頭如搗蒜。

「董少爺見諒,我兄弟多喝了幾口,酒後之言,還請董少爺多多海涵。」之前出言提醒之人此時又不得不硬着頭皮出來為兄弟求情。

「灌了幾口黃湯就敢請欽犯喝酒,再多喝一點豈不是也敢去行兇了?趕緊滾,別再讓本公子再看見你們幾個莽夫。」

見樓上那位沒有多加刁難的意思,幾人告謝後如蒙大赦,連滾帶爬跑出了酒樓。那王二虎估計喝下的酒都已變成冷汗,竟當街摔了個狗吃屎,引來周圍一陣鬨笑。

聽聞樓上自報姓名之後,樓下喝酒吃飯的客人們都老老實實專心對付桌上的酒菜,沒人再敢高聲交流。

林洛和陳東隅都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對這一片相對了解一點的吳亮。

吳亮輕聲說道:「董旻嚴,郴州刺史家的二公子,來頭確實不小。」

二樓雅間,方才發話呵斥樓下大漢那位董公子正一人獨酌,眉宇間儘是陰霾。

「陶二你個廢物仗着朝中有個做御史的大伯欺男霸女也就算了,誰知道一家都是廢物,給個人宰了全家。」說著又是一杯美酒下肚,接著說道:「誰管你陶家死活,好死不死偏偏在春考前死了全家,我父親本來有望更進一步,不說去朝中做那正三品,去個上州的從三品也不錯。骨節眼出了你們家這屁事,能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