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渡》[武陵渡] - 第6章 無量槍

刺破黑夜的一槍,將再次吃了大意的虧的朱山河一擊擊退,已是大為惱怒的朱山河怒喝:「鬼鬼祟祟,到底是何人!」

黑夜中,一個身影不急不緩地走出。

來人體態碩長,右手提着一桿長槍,左手竟然拎着一個酒壺,邊走邊飲,濃郁的酒香讓林洛忍不住吸動鼻翼。

看着這個瀟洒至極的身影,林洛腦海中只有一個字:帥!

朱山河見到一槍擊退自己之人,也是面色凝重起來,吐息之間,強橫的氣息再上一層樓。

陳東隅面色難看,原來和他交手對方沒有全力以赴自己便不敵。

提槍而出的身影見朱山河如臨大敵,痛飲了一大口酒,將酒壺輕輕放在一旁,橫槍向朱山河快速掠去,手中長槍化作無數道槍影,一點槍芒如同毒蛇吐信,隨時可能暴起將人刺透於長空。

朱山河硬着頭皮,將畢生所學的衡岳劍術毫無保留得施展開來。

頓時金鐵相擊聲大作,槍劍快速交擊,在黑夜中不時綻放出飛濺的火花。

與持槍之人戰鬥,朱山河只覺得左右為難,對方的槍如同藏在陰影中伺機而動猛獸,讓自己不敢有一絲的分心,只能以手中三尺長劍將對方的刺捻挑劈盡數擋下,竟尋不到轉守為攻的機會。

朱山河心中破口大罵:何黎那傢伙就說了兩個可以隨意拿捏的小子,怎麼突然在這種僻靜的破地方冒出了這麼一號人物!

心中憤憤,手中的劍出現了剎那滯頓,那莫名出現的用槍之人以長槍畫圓,將朱山河的劍鋒攪動得無法收回,然後長槍如同毒蛇般便要纏繞在朱山河手臂,朱山河只得鬆手棄劍,用槍之人也沒有緊逼,只是以長槍將那柄抵得上朱山河半數身家的劍挑飛。

然後,便沒了然後,一桿鐵槍槍尖頂在朱山河喉嚨處……

危機時刻,被陳東隅重創的何黎竟然不知何時突襲而至,持槍之人只得回槍應付。

朱山河左手順勢從腰間取出一把短劍,右手手中暗器已是出手。

瞬間戰局逆轉,佔盡上風的持槍之人被逼入絕境。

朱山河和何黎這一配合之下,自認為大局已定,臉上的獰笑已經浮現。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在這一招下所有的人都無一例外敗下陣來,任人宰割。

笑容剛剛露出便凝固在兩人的臉上——持槍之人爆發出深沉如淵的氣勢,猛然躍起,槍勢大盛,長槍向下轟然刺下!

煙塵落下,剛剛還帶着陰沉笑容的兩人瞬間便失去了戰鬥力,傷痕遍身,躺在破爛廢墟中不省人事。

走近調息的陳東隅和一旁的林洛,陳東隅停下調息,手已經按在刀柄之上。

「不用緊張,我無惡意。」

直到那人走到面前,才能看出這又是一個和自己年歲差不多的少年!沒人能想到這樣一個碾壓衡岳劍宗弟子的人竟然如此年輕。

「我是李思樂李公子請來的,之前欠他一個人情,今天算是還清了。」那少年繼續解釋道。

「那多謝閣下幫助,沒事的話我們要走了。」儘管對那個派人想抓陳東隅的李思樂為何要幫他們十分不解,當下也來不及多問,陳東隅的傷勢並不太要緊,但也得找個地方處理一下。

那個少年笑了一下:「兩位還是忌憚我啊,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吳亮。」

聽到這個名字,林洛毫無反應,而陳東隅臉色奇怪,開口道:「原來是無量槍,你確實如同傳言一般,真的很強。」

吳亮繼續開口:「今天並不完全是來還李公子人情,其實我還在尋找幾個過幾日進入羅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