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渡》[武陵渡] - 第3章 下山

時間飛逝,對於武陵源來說不過是鳥兒又孵了幾窩小鳥,小鹿漸漸長大了。時間在武陵源這裡很難留下痕迹,參天的古樹,衝天的峰柱不會因為短短的時光發生大的變化。

白雲鎮是一個在湖南道中一個不起眼的鎮子,但是由於距離武陵不遠,不少的香客路過此地也會停下歇腳,所以鎮口的那家酒肆能夠一直開下去,不然依靠小小的鎮子估計早就卷鋪走人了。

所以這家只賣大麴酒的酒肆對武陵源那座仙山尤為敬仰,每年淡季都會全家一起去武陵供香。當下初春,正是香客最多的時節,酒肆生意不錯,不大的酒肆基本能夠座無虛席。店主是個和善的張姓老爺子,兒子兒媳也幫着照看店裡的生意。如果是一些不飲酒的客人,老爺子願意送上一壺當地特產的黑茶,讓一路舟車勞頓的香客們歇個腳。如果和老人聊起武陵源,老人笑得臉上的皺紋都舒展開來,如數家珍般給客人們介紹山上風情。

初春的正午,陽光給人一身暖意。一個身着淡綠色道袍的年輕道人走進店內,見到店內基本沒了座位,頗為困窘,正猶豫着要不要退出去的時候,正和客人聊得開心的張老爺子餘光瞥到了這個看上去十五六歲年輕道士,對客人告了聲失陪,起身向那個道士迎了上去。

小道士轉身將要出門時,被身後一人叫住:「這位小道長,且止步。」

小道士回頭看到是一個老人家,作揖行禮。

張老爺子帶着期盼:「敢問小道長是從哪座仙山而來。」

年輕道士不知為何沒有明言,而是答道自己是從一處小道觀出來遊歷的。

張老爺子有些失望,但仍然邀請對方留下,表示店內擁擠的話可以取兩張小板凳去外面坐坐。

在店外兩人一同坐下,老爺子脫下了襖子,看了一眼燦爛的日頭,心中頗為高興。轉頭看向這位小道長,只覺得小道長有一種讓人見之忘俗的仙氣。

看上去極為年輕的道士低頭喝茶,身上那種清寂的感覺是老爺子從來沒有見過的。正是這種飄然的仙氣,讓一向健談的老爺子忘了嘮些什麼。

小道長喝了幾口茶,面露難色,讓張老爺子以為是自己的茶不合人家口,誰知下一句話讓老爺子凌亂了。

一個看上去十四五歲的年輕道士,一臉稚氣輕輕來了句:「老人家,可以給我來壺酒嗎?」

張老爺子目瞪口呆,凌亂了一會才緩過來,微微坐正了些,開口道:「小道長……小道長你還喝酒?」

小道士有些緊張,清秀白皙的臉瞬間漲紅了,快速左右張望了一下,心虛得低下了頭:「道經告誡少飲酒,但是我有一個師兄喜歡喝酒,讓我下山時幫他留意一下有沒有好酒。」

老爺子也是啞然一笑,起身進屋取酒。

坐在屋外的正是下山行走的林洛。

新年時,師父和座下弟子齊聚一堂,只有多年來從未見過的四師兄不在。武陵老祖告訴弟子們武陵源的秘境將在兩年後向天下開啟。武陵源作為一處仙家福地,本不用將自己的資源分享出來,但是一來是那個秘境確實極為廣闊,機緣無限;二來是武陵源開山師祖胸懷天下,願與天下求道之人共享這一處秘境。

大師兄和二師兄笑而不語,看了看坐在旁邊的一臉淡然的林洛。自從那次沒來得及的告別之後,林洛變得不再貪玩,專心修道,以至於小小年紀便有了與年紀不相符的老成之感,大師兄頗為心痛,二師兄卻表示欣喜。

聽着師父師兄們的談話,林洛漸漸明白了這個秘境開放的一些規矩。作為東道主,開放秘境的一些名額是給每個家族固定的分發,用以換取合作以及那些古老世家的友誼。然後為了達成祖師的願望,武陵會派出嫡系弟子下山行走,挑選一些英才贈予進入秘境的資格。

這樣既和家底雄厚的世家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又籠絡了無數寒門出身的有才有德之人,所以無數年來,武陵源從未遭遇過危機,一是靠自身的強大,二來武陵源無數年來積攢下的人脈恐怖如斯。

於是,作為唯一一個沒有下山過的林洛成為了武陵源這一代的山下行走之人。

從未下過山的林洛頓時頭大如斗,書中山下的世界並不是非常美好,大荒時期山下如同人間煉獄,為了活着人們變得如同野獸。

林洛才走出武陵源不遠,心中甚至想掉頭回去,但也不太好意思,回去肯定要被師兄嘲笑,於是一口氣披星戴月趕路,沒幾天便快走出湖南道了。

今日,實在有點想念那座生長了十幾年的山山水水,於是進了這家酒肆。總是聽三師兄說借酒消愁,這酒能不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