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劫天書》[武劫天書] - 第2章 身劫斷骨

葉歡打坐片刻,終於緩了過來,多虧這具肉身還算強悍,從差不多十米高摔下來,也沒有大礙,只要運轉易筋功就能恢復。

「憑我自己估計很難上去了。」

葉歡琢磨片刻,覺得還是自己的輕功水平有限,得學一門厲害的輕功。

腦海中打開武劫天書,葉歡檢索輕功身法這一欄,立時就浮現出凌波微步、神行百變、浮光掠影、鐵掌水上漂……

葉歡大致瀏覽了一下,深感就算是輕功,也是各有優劣,適用範圍各不相同。

有些適合戰鬥,注重身法步法的靈活詭變。

有些適合長途趕路,飄飄乎日行千里。

至於適合現在,可以平地拔高十丈多的輕功…葉歡看了一眼,心中有兩個候選。

一是壁虎游牆功,張無忌曾用過的功法,在這裡使用最合適不過,在懸崖峭壁上如履平地。

二是梯雲縱,武當派輕功絕學,綜合表現較為全面。

「壁虎游牆功最穩妥,但是太穩了。梯雲縱既能輔助戰鬥、也可以用來爬升和位移,選這個有點貪。」

但是不貪怎麼贏呢?又不是光出了這個洞就萬事大吉了。

葉歡自嘲一笑,最終選擇了功能較齊全的武當梯雲縱。

心中選定後,腦海中的武劫天書忽然綻放光芒,一道流光竄出來,直接印在葉歡神識中。

接着一股龐大的信息流瘋狂湧入葉歡腦海,涉及到武當梯雲縱的所有信息都直接灌輸給了葉歡。

這不是簡單的武功秘籍,而是類似於灌頂的真意傳承,不需要再鑽研體悟,接受傳承的這一刻,葉歡已經徹底學會了武當梯雲縱,不算精通,但卻莫名的熟練,彷彿已經練習過千百次。

「武當梯雲縱,黃階輕功,灌頂傳承,應劫:身劫斷骨。」

一行小字緩緩地出現在武劫天書後面的空白頁上,葉歡並不意外,他推測:這才是武劫天書的正文,所有的武功只是天書的目錄索引而已。天書封面寫的作者是他,那麼,他學武渡劫的過程,便是天書的正文!

天書備註災劫的來臨時間和很多因素有關,如果學的武功品階越低,就可能有更多的緩衝時間。

葉歡不再耽誤,氣沉丹田,熟練地施展出梯雲縱,輕輕一躍如飛燕穿雲,雙足輕點石壁便能一竄數丈高,整個人好似登天梯、踏祥雲一般,輕輕鬆鬆便飛出了洞口。

眼前豁然開朗,綠樹花叢,陽光明媚。

必須趁應劫前的緩衝時間趕緊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葉歡沒有心思呼吸欣賞風景,提氣往山下狂奔,時而施展梯雲縱越過路上的障礙。

「身劫斷骨,字面理解應該就是斷骨頭?就看斷什麼骨頭了。」葉歡心中琢磨着即將應對的第一劫。

一刻鐘後,葉歡終於跑到了官道上,道路遍布凌亂的車轍。他停下來準備稍微調息一下。

然而就在葉歡停下後一會,他便聽到腿上咔嚓一聲響,然後感受到雙腿猛烈的劇痛,只哼一聲就站立不住直接跌坐在地上。

葉歡額頭上冷汗涔涔,強忍着劇痛開始運轉易筋功。

「這就開始應劫了么…我的大腿骨好像斷了,毫無理由地斷掉了,非要解釋的話,就是梯雲縱超負荷?」葉歡儘力摒除多餘的雜念,閉上雙眼,全力運轉易筋功,吸納靈氣入體,控制大腿肌肉固定住斷骨的地方。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疼痛感減輕,葉歡緩緩睜開眼睛。

「易筋功在這個世界確實神奇,斷骨的地方已經控制住不會再惡化,疼痛也有效緩解了。」

「但是斷骨的地方沒有用藥,一時半會是好不了,的所以我現在是個不能行走的人。」葉歡輕嘆一口氣,不能行走對於武者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只有等待官道上來往的行人了。

葉歡等啊等,等到他肚子第六次發出咕咕聲的時候,已經打開耳竅聽覺靈敏的他聽到了不遠處傳來的人聲、馬嘶、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