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作弊王》[無敵作弊王] - 第四章 培訓

穿着校服的高三學生戚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灰暗得跟西天的暮色一樣,眉頭緊皺,額頭上明明白白寫着:我很不開心,別來惹我。

原因無他,今天的摸底考試沒及格。

他的學習成績始終在中下等,不是不努力,而是看到書本就暈。這世上有暈車暈船暈飛機的,他就是暈文字,只要看到帶字兒的東西就打瞌睡,沒辦法,生下來就有這樣的毛病。

有時候,戚金很不厚道地把這個毛病牽扯到遺傳方面,是不是自己的父母過於喜歡讀書,把心靈深處受到壓抑的那一面完完全全遺傳到了他的身上。

戚金的父親是工程師,從小學到大學,學習成績一直都是優異的。他的母親是初中老師,那也是整天手不離書本的人。到了他身上,這種本來應該繼承長輩的好習慣卻完全反了過來。

戚金曾經無數遍向母親求證:「媽,我一定不是您的親兒子。」

「少找借口了,你就是沒立下志向,只要找對了方向,確立了人生的目標,你有了學習的動力。」媽媽毫不客氣地敲打他的腦袋,再重一點,就把他的腦門敲出包來。

「嘶啦——」戚金想到悲慘之處,做了一個深層的痛苦表情,看來今天回家頭上註定要「起包」了。眼看再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今天的摸底成績這麼差,將來就連三流大學也考不上,在學習上從不講情面的媽媽一定會痛扁他一頓。

「啪」一聲響。一臉鬱悶的戚金髮現他的胸脯上多了一個東西。

「這是啥?」伸手摸了摸,正好貼在他的鎖骨下方,緊貼着皮肉之處多了一個東西,是一塊小小的「木片兒。」橢圓形的,上面有木質的年輪紋路,入手輕飄飄的。

「誰這麼缺德?亂扔東西,砸着小朋友了。」戚金自言自語地罵道,人倒霉的時候喝口涼水都塞牙,禍不單行。

旁邊傳來一聲「嘻嘻……」的笑聲,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蹬着三輪車的老頭,從身旁經過,老頭咧嘴,露出青黃的牙齒,一臉猥瑣的樣子。不以為然地說道:「小子,那是上帝的禮物,感恩祈禱吧,你有福緣啊。」

「老……」戚金想狠狠罵一句,老不死的。話到嘴邊兒咽了下去。

這是因為,戚金的家教很好,除了不懂事之前罵過人之外,打記事兒起,就沒罵過人。這是他的父母引以為傲,教導孩子最成功的地方。除此之外,戚金的所作所為跟父母苦口婆心的教育沒有半點效果。

戚金的右手拿着那塊木片,猶豫的瞬間跟老頭錯身而過,他想把木片兒扔掉,手掌一松,那個木片兒卻哧溜一下,回到了他的胸前,貼在皮膚上。

「真邪門。」戚金心中吃驚:「遇到鬼了。」

木片兒貼在胸前倒是沒有任何的感覺,起初覺得怪怪的,貼肉的地方多了一樣東西。過了一會兒就像是空無一物一樣,毫無感覺。戚金現在的心思完全不在「木片兒」上面,還在想着回家之後如何跟父母交代成績。

不管等待着他的將會是什麼,晚飯後,戚金還是把摸底考試卷放到了書桌上。

母親秦秀萍仔細看了看「59」這兩個數字,足足能把平淡無奇的數字臨摹數十遍,這才抬起頭,悲哀地對戚金說道:「實在不行的話,下一年復考,一定要考上一本大學。」

心裏做好了被「嚴刑拷打」準備的戚金心中很不平靜地說道:「再考一年?人生有幾個一年呢?」

「你才十八歲,就是二十歲考上大學,也算是正常的年齡,當初上學的時候,你比同齡人早上學,媽媽就考慮到這一道坎兒了。」

「媽,你真是深謀遠慮啊。」戚金很是無語,他六歲上的小學,媽媽就想到了十二年後考大學這一關,想一想,他的後背出了冷汗。

「別那麼誇獎媽媽,媽也只是想到你的十八歲之前,從十八歲之後,你想咋設計你的人生,就按照你的意願來吧,媽不干涉你的人生壯志。」

「我想讓你養我一輩子,那是不可能的。」戚金小聲嘟囔,氣得媽媽秦秀萍兩眼冒火,她的心中並不像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事實上兒子的學習成績這麼差,讓她失望透頂,現在平淡的話語只是壓下心裏怒氣罷了。

但是,做母親的又能怎麼樣呢?打一頓也只能出出氣,看到兒子已經比她高一個腦袋的個頭,打罵的方式已經成為過去了。

這就是命。

逆天改命那種事存在於傳說中,從來不曾出現過。

沒有預想中的滿頭包,戚金的心情更加難受,他能感覺到母親對他的失望,那種深深的哀痛,比打他一頓更加難過。

在這種陰雲的籠罩下,晚飯只吃了一點點,心口堵得難受。

回到卧室里,戚金根本沒有看書複習的心情,躺在床上獃獃看着棚頂,四周是雪白的牆壁,逃不出去,別人也進不來。

「這是一個牢籠。」他心裏想着,不知不覺說了出來。

自言自語把他嚇了一跳,很小心地看了看四周。如果被媽媽知道他說出這樣的話,心裏一定是更加失望,雪上加霜的打擊。

媽媽常說,人可以笨一點,可以才華遜色,卻不能氣餒。如果缺乏鬥志,失去奮鬥的勇氣,那就徹底死亡了。

戚金心裏悲觀的想法,就是缺乏自信,失去鬥志,正在滑向墮落的邊緣。

生活在牢籠裏面的人,還有希望嗎?

人為地給自己設置障礙。

慢慢地,就會產生抑鬱的心境,繼而絕望。

撫摸着胸脯的小木片,戚金猛然記起半路上的奇遇,他的思維回到了現實中:「奇怪,我的身體難道是磁鐵嗎?有啥吸引力啊,破舊的木片兒為什麼離不開我了。」

從此之後,在臨近高考的三個月中,戚金一直跟胸前的木片兒作鬥爭。任憑他用刀刻、火燒、牙咬、咒罵,都無法讓小小的木片兒離開他的身體,好像跟小木片成為連體,彼此不離不棄。

這三個月,是任何一個高考學生任重道遠的時間。

但是,戚金卻把人生中最金貴的時間用在了一個詭異的木片兒上面。怪異的是,百般努力,戚金始終沒有搞清楚木片兒的來歷和用處,他敗在了毫不起眼的木片兒手中。

好在,木片兒不影響到戚金的衣食住行,就像是一個項鏈掛在他的脖子上。戚金實在是怕麻煩,最終用一個紅繩穿過木片兒上面的小洞,做成了一個最簡單的項鏈,藏在衣服的裏面。

別人戴的是真金白銀,珠寶翡翠的項鏈,他的項鏈卻是一個木片兒。

如果被人發現,開明的人會說,他很異類,一般人會說他戴不起奢華的飾品,用木片兒做項鏈,膽兒也夠大的,任何一個合金的工藝品,都比這個項鏈好看。

沒人知道他的胸前掛着一個異類的小木片。

很快,決定戚金這一屆學生命運的時刻到來了。

雖然,考上大學和考不上大學不等於人生沒有價值,但是誰也不能否認,考上一流大學的人生和三流大學的人生註定有了差距。那是天之驕子和凡夫俗子的距離。

用魚躍龍門來形容高考也不為過。

戚金從母親的嘴裏得知,獲得了復考的待遇。但是他的腦海里始終糾結着一句話:「人生有幾個一年呢?」過了這一年,他還能尋到滿意的人生目標嗎?憑着他拿起書本就暈的心態,復考一百次只能仰望一流大學的校門。

深深吸了口氣,戚金死死盯着試卷,眼睛裏直冒小星星,坐在他前面的是武嫣兒。這個女同學一直在班級里佔據了前三名的位置,第一第二的同學經常更換,但是她從來沒落後於前三名。有的同學戲稱她是「老三屆」,意思是班級里的前三名裏面只有武嫣兒常在。

由於精神力太集中,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他的胸口一熱,一股暖流從胸前瞬間湧向眼睛,在眼圈四周散開,然後,視線穿透武嫣兒的身體,清清楚楚看到了坐在前面武嫣兒的試卷,而且看到了黑色水性筆在白色的試卷上寫下的答案。

心中一跳,戚金很小心地看了看監考老師,無人在意他的詭秘變化,周圍的一切都很正常,靜靜的考場能聽到筆尖落在試卷上的沙沙聲。

高考中,每一個考生之間的距離足以拉到人類的視線看不清楚相鄰考生試卷上的字跡。如果能讓考生的視力看到相鄰考生的試卷,大概會設置成一個人一個房間來考試,三個監考老師目不轉睛監考一位學生,絕對不允許象現在這樣,三十個考生同在一個教室裏面。

戚金心中大喜,顧不上追究變化是如何得到的,他一邊看着武嫣兒的後背,手裡的筆頭洋洋洒洒,把她的答案原樣不動搬到了自己的考卷上。

這是實實在在的作弊。

三天的高考一晃而過,快得讓戚金彷彿只喘了一口氣,最後一科考完的時候,才反應過來,高考的那座大山就這樣不可思議地搬開了。甚至還沒來得及體會其中的酸甜苦辣。聽着周圍同學輕鬆訴說考試中的起伏跌宕,驚險困擾,激烈拼殺,背水一戰,全然跟他無關。

戚金偷偷看了眼容光煥發的武嫣兒,這一次考試,她不止跟一個人說過,發揮超常,預計能考出好成績。聽到這話之後,戚金的心裏隱隱不安,早知道這樣,不應該把答案一點不變地搬到自己的考卷上來,故意答錯幾道題更加完美。

誰能想到一個平時成績很差的學生,忽然一飛衝天,跟班級里的前三名考出一模一樣的分數呢?

作弊果然是有後遺症的,戚金使勁抓了抓頭髮,別的同學也沒人來問他為什麼難過,都覺得戚金這一次沒有例外,依舊是差等生的成績,八成在懊悔平時沒用心好好學習吧。

高考之後,帶給戚金最大的好處是每天能夠睡到自然醒了。

在戚金的印象中,很久以來都是媽媽敲門叫醒他,然後媽媽爸爸去上班,他們的單位需要乘坐一個小時的公交車,起得比戚金還早。

有的時候,戚金也很心痛父母工作辛苦,可是他無力改變這一切,他也曾想過有朝一日讓父母過上逍遙自在的生活,不必再被鬧鈴聲驚醒,睡到自然醒,心滿意足,自由自在。

可是,願望總歸是願望,現實的骨幹就是為了打破一切願望。

瞪着眼睛,躺在床上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直到戚金覺得後背被床板硌得生痛,這才爬起來,搖搖晃晃走進衛生間,出來之後,他感覺精神好多了,想起來要做點什麼。

十分鐘之後,他騎着腳踏車來到學校,到了班級,發現裏面空無一人。

打過電話才知道,所有的同學去了世紀照相館,今天,同學們把照相館包了。畢業照只是其中之一,還有難捨難分的好朋友之間,個人的照片,都在照相館裏面完成最後的留念。

回想一下,戚金好像記起來了,昨天在教室里各位同學對照試卷答案的時候,有人說過這件事,只是,戚金當時還沉浸在不可思議的變化裏面,漏過了這個通知。

他急急忙忙來到照相館。

武嫣兒站在照相館的外面,東望望西望望,看到戚金之後,高興地招手,喊道:「這裡啊。」

武嫣兒是一個蘋果臉的女孩子,鼓鼓圓圓的臉蛋,搭配她的大眼睛和圓圓的嘴唇,顯得十分好看,最起碼在她的臉上不會缺少肉感。

應該說,這是一個成熟而身材苗條的女生,戚金卻從來沒有感覺到她的美麗,三年的高中經歷,在戚金的心裏一直都是渾渾噩噩的,留下難忘的回憶一個沒有。

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最起碼是終於擺脫了沉重的學業,最後是這些朝夕相伴了三年的同學將要離別的前夕。

笑顏如花的武嫣兒把一張照片遞給戚金,說道:「這是留給你的。」

「啥?」戚金接過武嫣兒的玉照,然後看到了照片背後寫着的一句話:「離別總是有些傷感有些凄美,不過不必傷心,離別是為了下一次的重逢;我會在地球的某一角落默默為你加油,永遠記得我們的約定,總有一天我們會實現!記得要好好愛自己!」

「我跟你有啥約定嗎?」戚金認為今天的武嫣兒精神狀態跟以前不太一樣,好像是專門等着他。

「就是一種離別傷感的留言而已,不必當真。」武嫣兒的臉色很不好看。一蹦一跳地走進去。

戚金隨後跟進,照相館裏面比較熱鬧,雙人照、三人照都在排隊等候,每一位同學都很興奮。戚金對這些活動絲毫沒有興趣,當他來到之後,班級的同學已經全部到齊了,然後集中照了一個集體照,戚金站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裡,嘴巴微微張開,像是一個傻子一般。

這是他後來給自己的下的定義,但是在當時,沒人在乎過他,神采飛揚的同學們忽略了這個毫不出眾的男生,儘管是同學,也跟路人甲差不多。

戚金在照相館裏面呆了不到二十分鐘就出來了,然後他仰臉看着藍藍的天空,空氣有點悶,也許明天會有大雨。在他的心裏,高中生活就這樣完蛋了,他不會按照媽媽的想法,再復讀一年,爭取考上一流大學。

不受別人尊敬,被忽視的感覺讓他的心裏難受。

後面有人追出來,腳步咚咚,戚金回頭望去,是武嫣兒,天兒太熱,她的鼻尖帶着密密麻麻的汗珠,喊道:「戚金,你要去哪兒?」

「我要回家,還沒吃早飯呢。」戚金的心情非常複雜。許許多多的感慨,還有很多話,憋在心裏面,想說卻說不出來。

「一起去吃吧,我也餓了。」

回頭看了看武嫣兒,戚金說道:「你很奇怪。」

「啥?」武嫣兒滿臉詫異。

「以前,你跟我很少說話的。」

「畢業了,大家就要各奔東西,我……」武嫣兒咬了咬嘴唇,傷感地說道:「我想,很難忘記這些同學,任何人都值得留戀。」

戚金望着遠方,大街上人來人往,車流如梭,說道:「我想,這一切很快就會成為過去,懷念不如忘卻。」

「你說啥?」武嫣兒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一樣,眼前的戚金彷彿非常陌生。

「未來總是充滿希望的,現在的一切很快就要成為過去,被滾滾紅塵淹沒。」

「那麼多的感慨,你要當一個哲學家嗎?」武嫣兒揚起細長,嫩白的脖頸,像是要挑戰整個世界,鬥志昂揚。

她想要的解釋沒有如願以償,戚金心中念頭一轉,說道:「你想報什麼專業?」在他的心裏,跟武嫣兒的成績一樣,要報考的也應該是同一個專業。

「我想考刑警學校,我從小就對俠客有一種狂熱的追求,刑警才是真正能夠主持正義,消滅邪惡的先鋒。」沒想到弱弱的嬌嫩的武嫣兒會有這麼爆棚的正義感。

「刑警……」戚金獃獃看着興奮中的武嫣兒,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通常跟暴力聯繫在一起,但是眼前的武嫣兒怎麼看也跟暴力無關。只是為了一個夢想嗎?給人生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如果錯了呢?這輩子豈不是毀掉了。

「你也一起吧。」武嫣兒發出了邀請,立刻說道:「可惜,你的成績可能進不了警校。」

她美麗的、圓圓的眼睛裏面發出淡淡的一絲輕蔑。

作為男生的戚金無法忍受女生的輕視,特別是這麼漂亮的女生。

衝動之下,戚金拍着胸脯說道:「說不定我是一個好人,小宇宙爆發,成績會出現變化,不就是警校嗎?我考不上的話,枉為男子漢。」

「嘻嘻……」武嫣兒笑道:「你有一顆正義之心就好,考不上也沒關係。」

咬着嘴唇,戚金不再解釋,主要還是心虛,假如他的成績跟武嫣兒一模一樣的話,還不知道跟別人如何解釋呢。如果平時他的成績很好,根本不需要在乎別人說啥。武嫣兒是「老三屆」的學生,他是差等生,如果考得超級好,會不會有人懷疑他作弊了呢。

戚金跟武嫣兒一起吃了午餐,告別之後回到了家中。

說來也奇怪,高考之前,媽媽秦秀萍還問起他準備的如何,傳授考試的經驗,讓他在考場中精神放鬆之類的。高考之後卻從不過問這件事。就像是沒有發生高考一樣。

一個星期之後,高考成績下來了,戚金在網上查詢到真實的分數,果然跟武嫣兒一模一樣。同樣都是673分。

在一個下午,去學校匆匆忙忙填寫了志願,交給老師之後就閃人。

當天晚上,找不到戚金本人的武嫣兒把電話打到了他的家裡:「戚金,你一定是作弊了,怎麼能考得跟我分數一樣呢?」

「你說我作弊就作弊了嗎?一切都要用證據來說話。」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的戚金鎮定冷靜,反駁徹底。

座機電話放在客廳里,還在客廳里看電視的父母四隻眼睛好奇地望過來。

當戚金放下電話之後,秦秀萍說道:「聽說你考得很好?」

秦秀萍是初中老師,今天也從網上查到了戚金的成績,當時心裏非常吃驚,有些不敢相信。回家之後沒有提起這件事,現在終於想起來了。

「是啊,我也想不到高考成績會這麼好。」戚金暗中咧嘴,作弊之後的麻煩來了。

秦秀萍雖然不相信戚金能在考試中超常發揮,卻不允許別人誣陷自己的兒子,說道:「考試就是這樣的,也許考題恰恰是你擅長,並且掌握了正確答案的,考得好也不奇怪,如果別人懷疑你的成績,就大膽向學校提出,既然在考試中監考老師沒有發現作弊,那就是個人的運氣,不要在乎流言蜚語。」

「我會正確對待的。」戚金的心裏一陣溫暖,這就是媽媽,在兒子需要支持的時候,絕對會站在他這一邊。

父親戚虛季在一旁說道:「是啊,這麼關鍵的事兒,我們一定會力挺你的,走自己的路,堅持到底,不要怕別人的質疑。」

看到父母都支持他,戚金乘機說道:「媽媽,爸爸,我今天報了志願,第一志願是中國刑事**學院。」

「你想當**?」戚虛季皺了皺眉頭,說道:「做**很辛苦,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戚金隱瞞了他選擇的志願受到武嫣兒的刺激,是衝動之後做出的決定,急忙說道:「爸爸,男兒立於世間,自當浪遏飛舟,做中流砥柱,流芳千古。」

秦秀萍幽幽說道:「兒子,你那麼懶,能做好**嗎?倒不如報考一個經濟系的專業,做城市中的白領,安安生生一輩子,也讓我們無牽無掛的。」

「放心吧,媽媽,我已經做出了決定,無怨無悔。」戚金握着拳頭,給自己加油。

父母都不看好戚金,戚虛季說道:「等你吃了苦頭,就知道我們的話是多麼正確的。」

雖然報考志願受到小小的阻攔,戚金還是沒有改變決定。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因為武嫣兒的刺激和蠱惑,而是他為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這個選擇讓他付出超出常人的代價,讓他的人生變得璀璨輝煌,精彩無比。

可以說,選擇在一開始也許是偶然的,但是在戚金的心裏很快就變成了必然,這是他邁出掌握人生的第一步,堅持下去,就變成了傳奇。最後,由於種種遭遇,脫離了**這個職業,走上了仕途之路,將來的變化,是現在的戚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讓戚金想不到的是,他的家庭卻發生了變化。

變化來自於家庭內部,有一天晚上,戚金聽到隔壁的父母在大聲說話,看了看時間,已經是零點了。一般來說,父母休息的時間不會超過十點,十多年間,休息的規律沒有發生改變。

隔壁的聲音一開始還是模模糊糊的,根本聽不清楚父母說的是啥,只能通過不和諧的聲音判斷出,他們可能在吵架。精神力集中之後,胸前的小木片卻發出一股暖流,直奔他的耳朵。

這是第二次,小木片發威了,給了戚金超乎尋常的能力。

並非是戚金有意窺探父母的**,實在是心中太好奇了,不知道家裡還有啥事瞞着他。

只聽見秦秀萍狠狠說道:「你別裝死,那個網名叫『月下玫瑰』的女人是誰?你們之間發展到啥程度了?」

「你怎麼偷窺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