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收了一個徒弟》[我只收了一個徒弟] - 第2章

眼睛像凍住的一汪春水。
開口就是:「娘。」
嚇得我趕忙讓他改口叫我師父。
他很乖。
我給他起名渡寒。
是希望他渡過嚴冬迎來春日。
明明沒多大點,但懂事得讓人心疼。
我將他藏到一處山林間。
那時的陳渡寒身體很差,是兒時餓出來的毛病。
我費盡心思,去長白給他採藥引,去蓬萊請名醫,守在葯爐旁片刻都不敢離開。
那陣子,我每天都折騰得滿身藥味兒。
慢慢地他終於像個健康的孩子了。
臉上也攢了些膘。
我不明白我為什麼對他這麼要緊。
但每當他那雙翠綠色的眼睛眨巴着看我時,我就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遞到他面前。
教他識字念書,給他傳授一些入門的術法。
他學得很快。
那時我還不知他竟是天生魔骨。
白雲蒼狗,時節如流。
他一日日地成長,從稚童到意氣風發的少年郎也不過十幾年。
唯一不變的是他看我的眼神。
還是兒時一般的仰慕依戀。
甚至變本加厲摻雜了些其他情感。
我並未在意。
因為對神仙而言,這不過須臾之間。
我為他舉行冠禮。
賜表字「敬淵」他天賦極高,又正是鮮衣怒馬之時,我怕他恃才放曠,是勸他謙和之意。
但那一年。
他執意出山歷練。
我勸不住。
便允了。
這便是,一場噩夢的開端。
3陳渡寒在凡間行俠仗義,斬妖魔,滅鬼怪,民間處處流傳他的佳話。
但他每到一處新的地方,就會給我傳回些信件和有趣的小玩意,大多是當地的特色。
有春三月的稻花,夏三伏的蓮子,秋霜降的楓葉,冬小雪的臘梅。
他在信里說,他會在年前回來同我守歲,順帶抱怨幾句他救了一個凡間的女子,那女子想要以身相許,擾得他頗為苦惱。
我看地啞然失笑。
陳渡寒像一顆溫暖的小太陽,太耀眼又矚目得刺人眼睛。
神界發現了他。
太虛道人推算出他乃跳出因果輪迴之人,並天生魔骨,是仙界的劫難。
我被關在罪人台審問。
我只說他什麼也不知道,他只是個孩子,而且心地純良,定不會做出禍亂三界之事。
他們聽不進去。
最後得出的結局是,陳渡寒,必須死。
由於他是輪迴之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