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迷戀你》[我只迷戀你] - 第4章 一年的情婦

「哦?願聞其詳。」顧然親自為蕭景遇倒了一杯紅酒,遞在他的手邊。

「第一,不和女人動手。第二,不和女人做生意。」蕭景遇冷冽道,眸光鎖在她柔美的臉上,「最後,不和女人賭錢。」

人群里,早就盯上蕭景遇的女人,卻連蕭景遇一個正眼相看機會都沒有,此時都酸溜溜地搭腔,「就是,蕭總才不會自降身價,和你這種出了名不要臉的女人玩牌。」

這幾年,顧然早就聽慣了各種冷嘲熱諷。這一點,還真要感謝她的婆婆。沒有張雯,又哪裡能鍛造出她現在刀槍不入的厚臉皮。

她看着蕭景遇,淺淺地笑:「第一條規矩倒是很紳士。後面兩條,就太過大男子主義了些,不像是留過洋的人會有的想法。」

聞言,蕭景遇摸着他手裡的牌,眸底微微泛涼,「顧小姐,你要聲張女權的話,來錯地方,也找錯人了。」

牌桌上,坐在蕭景遇對面的傅雲闐若有所思後,起身道,「我這個人向來和某人不同,特別憐香惜玉。這個位置給顧小姐你了。輸了,算我的。贏了……咳咳,你也不可能贏。坐吧。」

他一說,桌牌上另外兩個人也自動自發地站了起來。

顧然看向那個唯一對她友好的男人,卻不認識他是誰。接管雲翳不到半年的時間,她的交際圈十分有限。認識的人幾乎都是沈家的世交。

此時桌面已清空,顧然看蕭景遇並沒有起身的打算,明顯是有商量的餘地,心中微動,驀然開口喚他:「你說你不和女人賭錢。那好,我們賭點別的,怎麼樣?」

俏麗柔媚的語音剛落,包廂里頓時靜了下來。

蕭景遇應聲掀眼看她,眸子里總算生出了些興味兒,露出了今晚第一個笑容,「賭什麼?」

縱使他沒明確肯定,但這句話一出,顧然心中就有了底,繼續道,「如果我贏了,我賭你打破你第二條規矩。如果你贏了,條件隨你開。」

蕭景遇略一眯眼,笑道,「好一個條件隨我開。」

「那我現在可以入局了嗎?」顧然翹唇,手指摩挲着桌面上的撲克牌,妖冶的眉目間滿是自信。

蕭景遇微微頷首,一旁的荷官已經洗好牌,開始紛發新一輪的牌面。

顧然在傅雲闐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正對蕭景遇,隔着交織的燈光,看着他深邃立體的五官,心神有些不寧。

這些年,她的裝逼唬人功夫日臻完善,堪比奧斯卡影后。但是,她比誰都知道自己有多虛。她不會賭博,甚至連牌面都看不懂。她唯一能依仗的就是運氣。當然,除了運氣外,她更需要地是接近他的機會。

所以,就算勝利女神不在她這邊,也沒關係。只要能和他攀上關係,她有自信能說服他。

她的手指無意識地敲了敲桌面,紅唇微張,「三局兩勝,如何?」

「可以。」蕭景遇低頭飲空了杯中的酒水。

這時,包廂里死寂下來,全部人皆屏息凝神地盯着牌桌。

沒有人懷疑蕭景遇會輸,大家期待的不過是蕭景遇會開出什麼樣的條件。

果然,第一場,蕭景遇毫無懸念地贏了。

第二場,顧然總算有些底氣了。雖然不懂牌面,但是一對順子,怎麼看應該都有贏面吧?

她爽快地攤開牌面,等到最終的結局。

蕭景遇看了眼她的牌,笑了笑,直接把自己的牌扔進了廢牌里,「這局,我認輸。」

認輸?

不止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