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鎮國龍婿,重生後老婆要殺我》[我!鎮國龍婿,重生後老婆要殺我] - 第2章 他有個女兒

離婚,蘇月伶想過無數次。

五年前,蘇月伶還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富家千金,她容貌出眾,又是海西市的高考文科狀元,剛考上心儀的醫科大學。

可高中畢業會上,她被人陷害,未婚先孕的她被迫休學,蘇家為了遮掩家醜,把她嫁給了葉北,哪知道,這一切竟是噩夢的開始。

四年多了, 蘇月伶的淚也流幹了,為了女兒有個名義上的爸爸,她一直苦苦忍耐着,支撐着這個家。

可這一次,葉北觸犯到了她的底線,她死心了。

蘇月伶以為,自己的話會引來一陣拳打腳踢,可等了好一會,她只等到了摔門而出的聲音。

葉北走了出去。

頭,依舊疼得厲害。

涼爽的夜風讓葉北的神智清醒了一些。

屋子裡的女人還在那哭泣,可葉北的思緒卻飄向另外一個女人。

五年了,女人清冷明艷的面龐他始終記憶如新。

她白衣勝雪,宛若冰山雪蓮,風姿傲骨,聲音卻冰冷徹骨,她的身後,是聞風趕來的隱世家族們。

「葉擎,你一介散修,不該覬覦至寶,更不該搶了各大隱族天才的風頭。交出九洲神魔鼎,我留你一具全屍。」

那個前一刻還在他的懷裡訴說著纏綿情話的絕色女子,下一刻,她的玉掌就擊穿了他的胸膛。

葉擎是何等人物,即便是死,也不會死於他人之手。

他拼着最後一口氣,自爆丹田而亡,梅瑞雪重傷,數百名隱族天驕隕落,全域轟動。

葉擎,薨!

沒有人知道,葉擎還留了一手。

他早知隱族們不會放過他,早就留了一縷神識在九洲神魔鼎里,更將至寶藏在他虧欠的那個女人身邊。

五年沉寂,五年暗無天日的鼎中生活,葉擎終於等到了這一天,神識化魂,他成了葉北。

梅瑞雪!隱世家族!

想起仇人們,葉北的五臟六腑又開始疼了,蘇月伶加的農藥不多,但也能要人半條命。

和天才葉擎不同,葉北只是一介凡人之軀,農藥的毒性足以致殘,他得去醫院,清洗腸胃,再遲一會兒,體內的器官會受損。

可葉村只是個偏遠山村,十點多已經是深夜,沒有進城的車。

正在惱火之際,葉北感到手指一熱,那枚鼎印紋身突然發熱,一縷白色的氣息猶如煙霧裊裊出現了。

白色的氣息化為暖流躥入葉北的身體,在他的四肢百骸間流淌。

暖流所及之處,葉北的身體開始激烈顫抖,殘留的農藥化為了黑色的汗水從他額頭、身上流出。

葉北眼眸一沉,當即盤腿而坐,呼吸吐納,再睜開眼時,渾身又臭又黏,那股暖流還未散去,他感到膝蓋處又酸又麻,彷彿有成百上千的螞蟻在啃噬。

葉北的腿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