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是修仙大佬啊》[我真的不是修仙大佬啊] - 第1章 隱仙降世(2)

表情。
「浪費時間,該收場了,沒想到被逼着來相親還有意外收穫。」
一個箭步,林霽塵竄到陳芳面前,厲聲說道:「站住!
我可沒讓你走!」
「怎麼?
死纏爛打?
有本事強我啊。」
陳芳斜眼瞪着林霽塵說道。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給你講個故事。」
「沒興趣。」
陳芳一把推開林霽塵,邊走邊說道。
見狀,林霽塵沒有強留對方,而是跟了上去。
「我覺得你會很感興趣,三天前,城郊石村發生一起凶殺案,一家三口被滅門,案發現場除了三個腦髓被吸食乾淨的顱骨外,一點兇手的線索都沒有,讓我們一籌莫展。」
剛說到這,林霽塵明顯的看到陳芳身子微微一震。
「但是呢,我在現場聞到一股殘留的妖氣,說來也巧,那味道和你身上的一模一樣,你說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
聽到這,陳芳沒了剛才的囂張,雙手緊緊握起拳頭,眉頭也滲除了些許冷汗。
她主動停下腳步,轉過身,看着林霽塵,強顏歡笑的說道:「改講鬼故事了?
我是不是應該大叫一聲,然後撲進你的懷裡?」
「不敢不敢,我怕被你吃了,你走這麼急,是不是要去吃你的宵夜?
也就是王老闆,對不對啊,陳芳小姐?」
說完,林霽塵右腳輕輕踩了一下地面,一個以他所在位置為中宮的奇門法陣瞬間出現,天地人神四盤迅速擴散開來,將陳芳包入其中。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
看着腳下正宗的奇門法陣,陳芳再也沒了一開始的從容,而是全顫抖,滿眼驚恐。
「你不是知道嗎?
一個被你看不上的單身狗。」
「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為了人間正道,你修鍊邪法害人,天理不容,留不得。」
林霽塵義正言辭的說道。
「我和你拼了!」
話音剛落,原本妝容很精緻的陳芳忽然變的青面獠牙,張牙舞爪的向著林霽塵衝來。
「聒噪!」
林霽塵打了一個響指,奇門陣法內燃起一團紫色火焰,瞬間將化作妖怪模樣的陳芳吞噬,頃刻間便燒成了灰燼。
「其實,你也可以稱呼我為隱仙。」
看着陣法內化作灰燼的妖怪,林霽塵聳了聳肩膀,小聲的說道。
隨後他收了神通,轉身快速離開。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樓頂上站着一男一女,正拿着望遠鏡仔細觀察着林霽塵。
「蘇雅,確定是他嗎?」
男子問道。
「嗯,根據情報,一個月前玄都紫府在函谷關開啟,當時林霽塵正在附近執行任務,機緣巧合下進入其中,獲得了隱仙派傳承。
聞言,男子點了點頭:「隱仙派嗎?
有意思!
道家各派中,以重陽派最大,以隱仙派最高,歷朝歷代,隱仙派傳人都寥若晨星,自三豐真人羽化後,世上再無傳承,沒想到今日重現人間。」
「現在把他帶回去嗎?
我的人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行動。」
被稱作蘇雅的女子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急,先觀察一陣子,等他成長起來再說,我們所做的事情、所承擔的責任,對現在的他來說太過危險,不僅不會讓他成長,說不定還會白白葬送一個好苗子。」
男子說道。
「是。」
女子答道。
「天門開啟,聖境重現,隱於世間的修者開始按耐不住,藏在暗處的邪魔也蠢蠢欲動,神話傳說或要重降人間,這世界要熱鬧起來了;但同時,天劫也伴隨而來,不知道是福是禍呀。」
男子抬頭看向夜空,頗為感慨的說道。
「對了,玉京金闕和仙域真境的傳承者找到了嗎?」
沉默了一會,男子忽然問道。
「玉京金闕的傳承者已經確定範圍,正在進一步甄別,只是這仙域真境的傳承者還毫無頭緒。」
蘇雅面露難色的說道。
「怎麼回事?」
男子眉頭一緊,語氣也變得嚴肅起來。
「仙域真境在旅遊勝地開啟,正直旺季,附近的人很多,而且還有不少外國遊客,所以查起來有些麻煩。」
聞言,男子點了點頭,說道:「不管費多大的力氣都要給我把人找出來,如果這道傳承被非華夏子民拿到,要立刻處理掉,華夏道脈決不能落入蠻夷之手。」
「是,屬下明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