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凶宅當試睡員》[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 第1章 你要租房嗎?

「歡迎您乘坐23路公交車,本車由公交中心站開往錦里。」

「乘客們,關門請當心,車輛起步請拉好扶手,上車請主動投幣,投幣後請配合朝里走。」

「車輛起步,請坐穩扶好,下一站,西濱公園,下車的乘客請做好準備!」

在一連串提示音的伴奏下,車門關閉,公交車緩緩啟動,上一站上車的只有一位背着黑色雙肩包的年輕男子,被塞得滿滿當當的背包顯得過於厚重些,背帶緊繃在肩膀上,導致他看起來有些駝背。

窗外餘光射來,照在男子略顯瘦削的臉,臉上眉清目秀,輪廓乾淨,特別是那一雙三白眼配上他那一身黑的衣着,透着一股厭世風。

男子身前,有一個很大的黑色行李箱,為了防止行李箱溜走,他只能一手緊緊握着拉杆把手,身子斜靠在欄杆上穩定身形,這才伸出另外一隻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乘車碼,屏幕對準旁邊的刷卡器靠了過去。

「滴,掃碼成功。」

氣質多獨特,他臉上的窘迫表情就顯得多尷尬。略微困難的付過車費後,男子便站在前門邊,一邊掃視着車內環境,一邊等待着公交車行駛得再平穩些。

車輛搖晃,中間的一排紅色愛心專用座上,正中坐着一位滿頭銀髮的老奶奶,在她身旁空的那個鄰座,放置着一個像是用來裝菜的籃子,只不過籃子里卻被一塊白布蓋着。

除她外,車內盡顯空曠。

等到公交車從剛開始的龜速起步,逐漸加速,在路上平穩行駛起來時,青年這才慢慢推着行李箱往後邊走去。他抓着扶手晃晃悠悠來到了後門邊的兩人座上,選定前排右側一個靠窗的位置直接坐了下來。

「車輛轉彎,請站穩扶好。」

公交車變了一個道,車內重心跟着偏移,儘管車外看似安穩,但車內卻晃動厲害。

欄杆上的塑料扶手晃動着,玻璃車窗與座位同時發出「啪啪,噠噠」的聲響,就像是有很多人在用手瘋狂拍打一樣。

那位一直閉目養神的老奶奶此刻就像是個不倒翁,只見她身體一會兒往左傾,一會兒向右倒,倒是身旁的菜籃子始終穩穩不動,彷彿裏面放置着什麼重物。

青年坐下後並沒有太在意車內的情況,他百無聊賴的看了會車外的風景,便從上衣口袋裡掏出兩張租房宣傳單,單子上邊印着各種房間的精美照片,他很仔細的看着每一間房屋的亮點介紹,最後都被下方的租金給「恐嚇」得移開了目光。

「西濱公園到了,開門請當心,下車請走好。」

公交車緩緩停穩,伴隨着車門開啟的聲響,有兩位高中生模樣的女孩有說有笑的上了車。

她們走進車內後,其中一位的目光很快就被青年的樣貌和氣質所吸引,她趕緊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朋友,朋友順着她的目光望了過去,捂嘴笑了笑。

青年一直沒有抬頭,只是當兩個女孩子從身邊走過時,他嗅到了清香的洗衣液味道,很淡。

這兩位女孩子坐在了青年的後頭,一坐下就開始談論彼此偶像的優點,都希望能夠安利給對方。

公交車繼續行駛,在搖晃中,青年慢慢閉上了眼睛。

秋日午時的陽光透過車窗灑進了車內,照射在青年的臉頰上,也照射在他的嘴角,泛着亮盈盈的光。

不知過了多久,青年醒了過來,他發現車內已經擠滿了人,身旁也坐着一位老大爺。

青年勉強動了動酸麻的腿,他的行李箱就佔了一大半地方,導致腿只能綳直坐着,大腿上還有沉重的背包壓着,這樣都能睡着,他也佩服自己。

照理來說,一般坐公交睡過去的,醒來後都會看下自己有沒有坐過站,但這個青年並沒有,他只是調整了一下坐姿,隨後繼續看着手中的租房宣傳單。

對於公交車已經駛入哪個站點,他好像毫不關心。

「小夥子,你是要租房嗎?」

耳邊突然傳來略帶沙啞的嗓音,青年微微側頭,發現身旁的老人正擠着笑臉看向自己。

「洗得有些褪色的藍色中山上裝,黑色的褲子和布鞋。」

青年一邊發著愣,一邊打量着身旁慈眉善目的老者,他餘光瞄到后座的那兩個女孩,她們也還沒下車。

心跳有一瞬間的快速跳動,青年輕輕點了點頭,幅度並不是很明顯,看樣子像是有些社恐。

「我正好有幾間屋子要租出去,你要不要跟我去看看啊?前面兩站就到了,哎呀找中介還要花什麼中介費,多不划算啊。」

見到回應後的老人一下就打開了話匣子,嘴裏絮叨個沒完,大部分還是在宣傳他的房子多麼多麼好。

青年默默收起手上的那兩張宣傳單,輕輕道了個「好」字,便沒有再多問什麼,而是轉頭看向車窗外,眉眼裡卻添了幾分期待。

對於青年這麼好說話的態度,老人似乎有些錯愕,既然對方答應要去看房,他自然也就不好繼續介紹,只不過老人此時臉上的笑容有些古怪。

公交車繼續行駛着,中途有人上車,也有人下車,彼此萍水相逢,又各奔東西。

當過了兩個站後,一直沉默的老人站起了身子,他依舊帶着笑看向青年道:「下一站就到了,準備一下吧。」

說完,老人便走到了後門邊,握住了扶手,他的動作很麻利,身子骨看起來還很健朗。

青年沒有急着跟過去,他只是坐到了老人剛剛坐的位置上,將背包背了起來。

「企塘嶺到了,開門請當心,下車請走好。」

公交車停穩,前後兩個門都打開,在老人的注視下,青年這才起身推着他的行李箱靠了過去。

臨下車時,他瞧見愛心專座上,那位滿頭銀髮的老奶奶身上還坐着一個戴着眼鏡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跟沒事人一樣,認真滑動着手機屏幕;周圍的人也像是沒有看到似的,各自幹着各自的事情。如此怪異的場面,他也只是匆匆一瞥,趁着那位老奶奶腦袋即將轉過來時,他迅速收回目光,像是什麼也沒看到,跟在老人的身後下了車。

車門關閉,公交車緩緩發動,原本坐在青年後面的那位女孩突然用胳膊肘動了動身旁一直在看手機的同伴,面帶疑惑道:「你剛剛有沒有看到,那個小哥哥好像一直在自言自語什麼。」

「啊?有嘛?」

另一位女孩子目光從手機屏幕上移開,微微皺了皺眉。

「呃,也好像,不是,就感覺他好像在跟空氣說話一樣,總之怪怪的。」

被同伴這麼一反問,女孩也表現得有些不自信了,主要是她之前也沒怎麼認真注意那個青年。

「哎喲,你是不是因為人家長得有些帥,後悔沒有要到聯繫方式才這樣說的啊?」

「哪有啊!打你哦!」

「嘻嘻。」

在兩個女孩互相嬉鬧下,這輛公交車漸行漸遠,可能是臨近終點站,車內並沒有幾個人,顯得有些空曠與安靜。

……

下了車後,青年深吸了一口氣,老大爺帶着笑臉看着他,向前方指了指說道:「小區在前邊幾百米路就到了,你看這裡交通也便利,出門沒多遠就是公交車站,打車什麼的也方便,離市區也沒多遠。」

老大爺一邊走一邊滔滔不絕介紹着自己房屋的好處,青年只是敷衍式的微微點着頭,推着行李箱跟在老人身旁。

沒多遠,他就看到一個小區大門坐落在道路旁,大門還算氣派,屬於獨立式歐洲風格,中間有一個很大的雙開式鐵門,旁邊還有一個保安亭。

保安亭里坐着一位光頭老大爺正戴着老花眼鏡,聚精會神的看着報紙,顯然沒有留意到外邊的兩個人。

老人走到了保安亭前的一個小門,拿出一張卡片刷了一下,鐵門應聲而開,他推開門擋住,讓門不會自動關閉,隨後笑眯眯道:「進來吧,就在這個小區里。」

青年沒有急着過去,而是掃視了一下四周環境,當他看到大門頂端刻有四個金燦燦的大字「甜蜜小區」時,內心一陣冷笑:「得有多甜蜜?」

小區裡邊的樓房都很高,幾乎都在二十多層左右,每一棟都獨立分開,像是在審視着他們的進入。

「你看看,這裡環境多好,小區綠化很棒的。」

老大爺還在樂此不疲的介紹着,好像進入這個小區後,他的情緒明顯興奮了很多。

小區里的綠化確實不錯,但青年似乎並不感興趣,他進來後,冥冥中總有一種被人窺視的感覺,被盯得渾身都不舒服,但抬頭掃視了一圈,卻沒發現什麼異常。

走着走着,他突然走到了老大爺前頭,一臉平靜問道:「你這房屋產權是歸你所有嗎?一般押幾付幾?租期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