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大陸當導師的日子》[我在新大陸當導師的日子] - 第10章 代課風波

「克萊恩,我這邊有點急事要處理,真的是很急很急的事,你能幫我代一節課嗎?」艾薩克神色慌張,「我知道的,朋友,你今天休假。」

實際上,克萊恩的休假時間是澤娜綜合大學所有的教授之中最長的,而課時安排也是最少的。

他負責的學生,往往是已經拿到了學士學位,想要更進一步卻又學無可學的學生。

嘛,在另一個世界之中,這種學生,被稱之為——研究生。

不過在這個理性之光尚未照耀寰宇的世界,暫時還沒有成熟的研究生培養體系。

而研究生「導」師的工作,很大程度上在於「引導」而非「教育」,所以,這也讓克萊恩感覺自己像是個混日子的——其實,其他教授們也是這樣感覺的。

因此,當出現緊急事態的時候,其他教授們往往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身為全才,什麼都能教,又比較清閑的克萊恩。

「你今天的課是上午的還是下午的?」克萊恩詢問。

「上午。」

這讓克萊恩犯了難,他回頭看了一眼,恰巧看到雪姬也在緊張不安的看着這邊。

「不是我不幫你,可是我這邊恰好也有點私事要處理……」

克萊恩已經答應了雪姬,今天上午要和她一起去買衣服。

「這事兒就這麼說定了啊……」艾薩克回頭看了一眼,拔腿就跑。

「你讓我代課,你的教案呢?」

「你看着來就好……」

後面的詞彙,克萊恩已經聽不清了。

明明是50多歲的地中海老男人了,可他奔跑的速度,卻比風還要快。

為什麼要說比風還要快呢?

因為,三個紋着身的如風般男子在地平線上出現了。他們每人手裡拿着一把砍刀,一邊瘋狂的奔跑着,一邊氣喘吁吁的叫罵:「老流氓,你給我站住!站住!看我不把你的第三條腿給打斷!」

「……」克萊恩完全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

看到三個凶神惡煞的社會人,餐廳里的雪姬害怕的伏下了身子,將自己隱藏在瓶瓶罐罐的後面,偷偷的觀察着這邊的情況。

三個社會人在克萊恩的家門口前面停了下來,用手支撐着膝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飛毛腿艾薩克教授則是已經跑的徹底不見了蹤影。

克萊恩好奇的詢問:「艾薩克怎麼招惹你們了,先生們?」

「你這個F**K小白臉和那個老流氓是什麼……」

左邊的光頭社會男剛惡狠狠的問了半句,便被中間的刀疤社會男一腳踢到了膝蓋上。

「閉上你那臭烘烘的**!是誰給你的膽子,敢這麼和薄伽丘教授說話的?」

光頭男子捂着膝蓋,在地上痛苦的打起了滾:「哎喲,族長,我……」

「還敢還嘴?叫你還嘴,叫你還嘴!」名為奧康納的刀疤社會人對他的光頭小弟施展了連續踢擊。

「族長,別踢了,別踢了,再踢我就要死了……」挨揍的光頭社會男痛的眼淚鼻涕一齊流了出來,但是奧康納半點停腳的意思。

另一邊的阿卡林小弟瑟瑟發抖,不敢言語。

「好了好了,奧康納,停下吧,再踢真要踢出人命來了。」克萊恩上前一步攔住了奧康納。

「還不快謝謝薄伽丘教授饒了你這條狗命?」

「謝謝教授饒命,謝謝教授饒命……」光頭社會男的鼻涕泡破了,滿臉都是。他伏在地上,喊得凄慘之極。

「這小子剛從老家特里納克里亞島過來,不懂事,還請您多擔待。」奧康納衝著克萊恩露出了一臉討好的笑容。

特里納克里亞島也叫東東里島,地處**海域交通要道,戰略地位重要,風景優美卻窮困潦倒,特產是一種俗稱為「瑪菲亞」的鄉黨組織。

眼看這邊的動靜馬上就要引來街坊鄰居們關注了,克萊恩乾咳一聲:「艾薩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奧康納?很久沒有看到你這樣高調的當街追着人砍了。」

奧康納很顯然極端憤怒,可是在克萊恩面前,他還是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