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緬甸挖礦那些年》[我在緬甸挖礦那些年] - 第1章 問天問地問滄海,何年何月何時見

第一章 問天問地問滄海,何年何月何時見大荒山,無極峰,斷魂崖。
雲飛揚,交出九寶玲瓏塔,饒你不死」雲飛揚,識時務者為俊傑,交出九寶玲瓏塔,否則,此處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一代曠世奇才就這樣隕落,實在可惜,把九寶玲瓏塔交給我,我無敵門保你一命」……斷魂崖頂端,一個身穿黑袍的青年凌然而立,渾身浴血,一頭黑髮無風自動,一雙深邃的眼眸望着下方眾人,散發著冰冷的光芒,手中一把長劍已經沾滿了鮮血。
雲飛揚望了一眼遍地的殘肢斷臂,嘴角卻是發出一絲苦笑。
這是自己出道以來的第一戰,沒想到卻是這個結局,到了現在,雲飛揚終於知道這是一場陰謀,自己被出賣了,好一點的是他確實得到了九寶玲瓏塔這件寶物。
哼!
一群宵小之輩,你們不配與我雲飛揚為敵,更不配讓我雲飛揚屈服」雲飛揚一聲冷哼,大喝一聲,聲音響徹天地,這一刻,本來已經身受重傷的雲飛揚再次身軀挺直,手中長劍微微上揚。
沒錯,他是一個殺手,殺手是不會妥協的,殺手有屬於他自己骨子裡的高傲,縱然已經山窮水盡,依然傲氣衝天。
今日之局,依然是必死之局,連續三天三夜的不斷衝殺,雲飛揚體內金丹已經出現破損,他知道,此處已經被隱秘的高手布下了禁制,自己連御空飛行都是不能。
摸了一下懷中之物,雲飛揚再次苦笑。
九寶玲瓏塔,上古神物,為了它,舉世皆敵,可笑的是,到了現在,雲飛揚還沒有認真的看一眼這神物。
雲飛揚長劍一震,頓時一聲劍嘯發出,懾人心魄,太上忘情劍,一劍出,必定伏屍百萬。
殺!」
雲飛揚僅僅一聲爆喝,頓時很多人忍不住後退,經過了三天三夜的圍殺,在眾人眼中,雲飛揚無疑蓋世魔王般的存在。
哈哈哈哈」見狀,雲飛揚縱聲長嘯,豪氣衝天,眼中寒光一閃,如猛虎般向著眾人衝去。
既然已經是必死之局,那麼他雲飛揚再沒有任何的顧忌,他只求殺個痛快,今日過後,雲飛揚這個名字必然響徹整個天玄大陸。
雲飛揚,二十二歲的金丹期強者,曠古奇才。
啊!」
啊!」
啊!」
無邊的慘叫發出,此刻,雲飛揚就像是冥界死神,太上忘情劍化作一把死亡鐮刀,不帶任何感情的收割着生命。
身體不斷增加的傷口已經不能給雲飛揚帶來絲毫的疼痛感,在這將死的時刻,雲飛揚腦海中閃過自己的一生。
六歲的時候,自己被神秘之人抓到一個孤島之上,那是一個專門訓練殺手的地方,殘酷之極。
殺」一個人頭飛起,雲飛揚不看一眼。
回憶到此處,雲飛揚突然感到頭腦一痛。
這是怎麼回事?
我明明已經斬情破情,為何在自己生命盡頭想到她的時候會出現難受的情況,太上忘情,為何?」
突然,雲飛揚清醒了過來,卻驚愕的發現以自己為中心三丈之內空無一人,到處都是殘肢斷體,鮮血淋漓。
所有人看向此刻的雲飛揚,眼中充滿了恐懼。
眼前這還是人嗎?
受了這麼重的傷,流了這麼多血,還如此的生猛,這已經超出了眾人的理解範圍,一個人怎麼可以如此厲害。
哈哈哈~~」雲飛揚能夠感受到正在快速流逝的生命,卻依然縱聲狂笑,看着周圍到處躍躍欲試,卻沒有一個人上前的眾人,雲飛揚滿臉的譏諷之色。
好男兒生當頂天立地,大殺四方,斬盡天下有何妨,只可惜~~」只可惜雲飛揚還有遺憾,他想找回自己六歲之前的記憶,這是他今生唯一的遺憾,這一點也使得他的太上忘情終究不能大成,他的心中也是異常的清楚。
哼!」
突然,虛空中一聲冷哼,一道黑影閃現而出,隔空向著雲飛揚打出一掌,隨後消失不見。
哈哈,終於忍不住了嗎?
你們這些不要臉的老妖怪,躲藏在虛空中以為我不知道」雲飛揚心中一片苦澀,這是丹嬰期老怪發出了一掌,全力的一掌,自己全盛狀態下都不一定能躲的過去,此刻更是身受重傷,面對這一掌,雲飛揚知道生命真的走到了盡頭。
既然如此,所有人都給我陪葬吧」雲飛揚心一橫,正當他準備自爆金丹之時,一道白影從人群中衝出,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轟~」黑衣人的一掌被白影擋了下來。
噗」一口鮮血從白影口中噴出,一片凄慘之色。
清弦,不」雲飛揚大吼一聲,替自己擋住這致命一擊之人正是古清弦。
雲飛揚一把把古清弦抱在懷中,望着臉色蒼白,出氣多進氣少的懷中嬌軀,這一刻,雲飛揚睚眥欲裂。
為什麼?
為什麼是這樣?」
這一刻,一絲悔意湧上心頭。
太上忘情,太上忘情,哈哈,好一個太上忘情,啊!」
飛揚,請不要走」飛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