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邊撿了一隻總裁》[我在路邊撿了一隻總裁] - 第006章 斷絕母女關係

「你要是不來,我們就斷絕母女關係!」耳邊回蕩着這句惡狠狠的話,米嬈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震驚之中。

直到現在她才意識到計生主任有多看重這次相親,不惜和她翻臉也要她參加!

「嬈嬈你就去吧,要不你媽又跟你急了。」米爸坐在沙發旁勸她,「去看看又不會掉塊肉。」

「不,掉肉都不怕。」米嬈恍惚地搖了搖頭。

這是掉價!

她米嬈是淪落到了什麼地步需要靠相親找男人?需要嫁給一個比她大一輪還多的老男人?

她又不是沒人要!

想到這裡,米嬈渾身一抖,緊緊抓住米爸的手,殷殷切切道:「爸,爸,你聽我說,我對不起你,但我沒辦法,這次我必須堅持己見!」

「嬈嬈你去哪?」米爸性子溫和,大概那麼多年被計生主任磨出來的。

一急躁如火,一溫吞如水。

米嬈拿了准考證、身份證還有成績單就急匆匆出了家門。

被計生主任威脅之後,米嬈算是想明白了,以計生主任說一不二、死不改口的性格,你對她說什麼都沒用。

只能要用實際行動表達強烈抗議。

其實米嬈活那麼大,一直都很聽計生主任的話,她說學跳舞就跳舞,學畫畫就畫畫,學二胡就二胡。

她說不許早戀,好,米嬈即便初中就喜歡上了班長高晟璟,她也愣是沒告白,要不是高晟璟給她遞情書,說不定她還一直以為自己在單戀。

饒是到了高中也沒敢和他在一起,因為計生主任說學習重要,高考更不能耽誤,米嬈並非天生就是學霸性格,只是活在計生主任的**之下,慢慢就成了習慣。

這些都是計生主任為她好,所以她從來沒有半句怨言,向來都是一絲不苟地執行。

但一碼歸一碼,和老男人相親……米嬈深呼一口氣,站在高中校門前,眼神變得堅定。

什麼都能將就,唯獨婚姻不行!

「米嬈啊,你怎麼到最後一天才來填志願吶?」班主任看到她,貌似很驚訝,「這兩天京城的兩所大學都給學校打了不少電話,我看你還是不要填本省的A大了。」

「老班,我來就是跟您說我不上A大了。」幾乎從高中入校開始,大家就知道她的目標大學是本省的A大,即便她考了省狀元,她也沒有改變過心意。

因為A大曾是計生主任心心念念的大學,因為意外落榜最終沒上成。

得不到就會成為心結,計生主任沒讓她考燕清、京城兩所名校,就是因為這個心結所在。

但這會米嬈說什麼也不想再順從下去了,她要離開計生主任的掌控範圍!

「老班,班長填了哪所學校哪個專業?」

班主任眼睛輕輕閃了閃,手指握拳送到嘴邊擋着咳了咳,掩飾不可察的心虛,「他啊,我聽說你和他的事情了,難不成你要和他上一所大學?」

鄭煜恆在西城餐廳找到傅南嶺的時候,他正慵懶地坐在窗前,骨節分明的大手輕點着桌面。

看到他唇角噙的微笑,鄭煜恆上前的動作一頓,做出防衛的姿勢,「老實交代,你又在算計誰?」

轟隆隆的火車載着滿廂的乘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