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洪荒尋大道》[我在洪荒尋大道] - 第8章 此仇何來(2)

被他搶的修士之種種行為,但就因為這一點就起了讓人身死道消的殺心,蒼玄覺得自己太正義感爆棚了。

說到底,這周山之中發生的事情,只是洪荒世界中的一個小小縮影,整個洪荒中,這種事情多了去了,蒼玄就算是想管,恐怕也是有心無力的。

甚至管多了,各種因果纏身之下,有損自身氣運福緣,災劫不斷,何苦來哉!

這洪荒世界終歸是弱肉強食,各爭天命的世界,故只需持本心就可以了,不管不顧的爆發自己的正義感,那在這洪荒之中,只會害了自己。

因此蒼玄現在聽了冷劍的這番話,的確有些摸不着頭腦。

於是愣了一會兒的蒼玄,看了一眼冷劍,很是淡然的說道:「道友找錯人了吧。」

「找錯人?呵呵!吾之好友冰玉仙子就是被汝給滅殺的,吾豈會找錯人!」冷劍突然用手中長劍遙指蒼玄,怒聲說著,那冰冷的面容,突然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冰玉仙子?誰啊!」蒼玄一臉納悶的看着冷劍。

若不是蒼玄知道能修鍊至金仙之境的修士,絕不會是腦子有病之人,那蒼玄說不得就要大罵冷劍神經病了。

「呵呵,不承認是吧?好!今天就讓汝死個明白!」

冷劍說罷,金色長劍微微抖動,一縷金色劍氣突然浮空,在空中勾勒出了一個身材高挑,曲線玲瓏,凹凸有致,渾身透着清冷氣息的美麗女子畫像。

蒼玄看着這個美麗女子畫像,想了好一會兒的時間,才將一些事情想了起來,臉上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若這個女子是道友口中所謂的那個冰玉仙子的話,那道友確實沒有找錯人了;的確,這個冰玉是被吾打殺的,如果道友想為其報仇的話,那吾蒼玄接着便是。」蒼玄說罷,神情就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畢竟這個冷劍是他從周山之巔下來之後,遇到的修為最高之人,可具體是什麼修為,是不是金仙大圓滿,蒼玄無法判斷。

蒼玄只是感覺冷劍的氣息很是渾厚強大,面對這很是渾厚強大的氣息,蒼玄的心中也微微感覺有一點點的壓抑之感。

如今既然知曉了原因,那就只能奮力一戰了。

至於跑路什麼的,蒼玄不屑為之。

並且一個玄仙修士在金仙修士面前跑路,只會是最蠢的方法。

畢竟金仙已經與法則融為一體,對於天地法則的掌控力度太強了,各種空間神通信手拈來,想跑路的難度太大了,還不如奮力一搏來得實在。

只是就在蒼玄準備迎戰冷劍之時,這個冷劍卻沒有發起攻擊,而是看着蒼玄,問道:「汝的事情,這些年在周山之中傳的很是響亮,可吾打聽的也非常清楚,汝只搶一些先天靈材,卻並無殺人之心。」

「可為何到了冰玉仙子這裡,汝卻要行這等殺伐之事,說;汝是不是對冰玉仙子有那無恥邪惡之心,而冰玉仙子誓死不從,汝就惱羞成怒,動手滅殺了冰玉仙子?」

冷劍的說話之聲漸漸變得非常冰冷,身上道袍也無風自鼓,一股讓人心悸的濃郁殺氣,從冷劍的身上散發,快速的向周圍擴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