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洪荒尋大道》[我在洪荒尋大道] - 第2章 順了天意

蒼玄看了這三個身穿墨色甲胄的中年男修士一眼,蒼白色的瞳孔不禁微微的縮了一縮。

玄仙大圓滿!

因為這三人沒有收斂自己的氣息,所以蒼玄只是微微的感應了一下,便判斷出了這三人的大致修為。

一個玄仙大圓滿自然不算什麼,兩個玄仙大圓滿,蒼玄自問也可對付,可三個玄仙大圓滿,那可就不太好說了。

此刻的蒼玄,雖然警惕萬分,但面容上倒是沒有太過明顯的變化,而是輕抖玉拂塵,微搭手腕,作了一個拱手之勢。

接着又微微的對三人頷首示意後,便不作言語,只是一步千里,準備先出這周山之巔後,再向周山的山腳下行去。

「道友請留步,何故不打招呼就走?」三人中,一個面相顯得比較老,應該是三人中的老大,一邊說著,一邊手掌輕揮。

「轟隆隆……」手掌輕揮之下,有轟鳴之聲響起。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面巨大的土牆突然憑空出現,阻擋在了邁出了三四步遠,蒼玄的前方。

「道友請留步!還真是夠邪門的!」蒼玄看着前方的土牆,嘴角不禁微微的抽搐了幾下,小聲嘀咕了一聲。

隨後蒼玄的臉色微沉,顯露些許寒霜之意,然後蒼玄轉頭看向了那三人中,面相顯得很老的那個中年修士,沉聲問道:「這位道友何意?為何阻吾去路?」

「呵呵,這位道友莫要誤會,我等三人乃是麒麟族的修士,此番攀登至這周山之巔後,冥冥之中有感機緣顯現,所以……」

「爾等自去尋那機緣就是,與吾何干?莫非認為吾搶了爾等的機緣不成?此番這阻路之事,看在爾等是麒麟族的面子上,吾不予追究,可若是再行阻吾道路之事,那其中之後果,爾等自負之!」

蒼玄打斷了那面相顯老,麒麟族中年修士的話語,冷冷的看着這三個麒麟族的修士。

蒼玄本不想將事情鬧大,不想出世之後,有什麼波瀾,只想安安穩穩的下山,可現在看來,恐怕要事與願違了。

什麼冥冥之中有感機緣顯現?呵呵,狗屁!

蒼玄雖沒有行走洪荒的經歷,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左右不過是一個殺人奪寶的戲碼罷了!

畢竟蒼玄從一個先天大陣中走出來,要說沒得到什麼寶物,說出去,恐怕是沒人會相信的。

至於所謂的麒麟族修士,蒼玄就直接理解成了威脅之語。

洪荒之中,除了有像蒼玄、鴻鈞、羅喉這樣的大量天地散修之外,也有各種各樣的種族修士,統稱為洪荒萬族。

只不過現在的洪荒萬族,除了龍、鳳、麒麟三族有些許實力,以及一個盤踞在整個洪荒北地的恐怖凶獸一族之外,其他的種族並不太成氣候。

說到底,現在距離洪荒開闢,也只不過是過去了不到四個量劫的時間而已,許多東西還在發展階段,種族的優勢現在還無法完全體現出來。

保守估計,起碼太古時代結束之前,洪荒萬族是不會出現太過迅猛的發展的。

反倒是天地散修,因為一心苦修,無有雜事煩心,其個人實力很是強大。

因此現在的蒼玄,雖然只是剛剛出世,面對三個玄仙大圓滿的修士,心中也有點沒把握,但要說太過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哪怕這三人是麒麟族的修士,也是不會的。

故而蒼玄在說出那番話之後,便一根手指微點虛空,一道白玉色的玄光出現,將那面巨大的土牆化去,然後又冷冷的看了一眼麒麟族三人後,就繼續前行。

「道友請……」

「爾等放肆!」蒼玄那蒼白色的眼中寒光一閃,大喝一聲,打斷了那個老態中年人的言語。

隨後手中無量玉拂塵輕輕一揮,abc 拂塵玉絲微盪之間,就將襲來的神通法術以及寶物,給打散擊退了。

原來是這麒麟族三人,見蒼玄欲走,心中貪慾發作,原形畢露,對蒼玄動了殺機。

「吾名蒼玄,今日出世,如今冥冥中悟得天意,當有麒麟族之血為吾慶生,故爾等且報上名來,可順了這天意!」蒼玄將abc 拂塵玉絲搭在腕上,面無表情的看着麒麟族三人。

「哼!天意?好大的口氣!」三人中,面相顯得比較年輕,像是三人中最小的中年男修,貪婪的看了一眼蒼玄手中的無量玉拂塵,語氣顯得很是輕蔑。

「墨大、墨江、墨尤,乃麒麟族長老,道友若是識趣一些,當可活命。」此刻三人中的老大,那個墨大,也不再說什麼廢話,直接亮明了他們的打算。

說起來,也算是蒼玄的運氣有點太背了。

墨大、墨江、墨尤這三個麒麟族長老結伴攀登周山,到得山巔打量了一番後,本欲下山的。

可恰在此時,蒼玄化形出世了,在化形的異象影響之下,那守護蒼玄的先天大陣多多少少露出了一些破綻。

而若只是露出一些破綻,倒也還好,畢竟周山之巔的面積太過廣大了,以蒼玄的認知,當是能以銀河系的面積為單位來計算的。

單單蒼玄用神識簡單的鋪開,就可看見幾百萬個銀河系面積大小,就這還只是周山之巔的滄海一粟罷了,可見周山之巔的面積之廣,也可知曉洪荒天地之浩瀚無邊。

因此哪怕蒼玄因化形之事讓先天大陣露出了一些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