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漢末舉明旗》[我在漢末舉明旗] - 第九章:敲定路線(2)

以燃燒四……兩個時辰左右。」

  朱自一聽,有些好奇的的打開了裝着蠟燭的布袋,取到手上一看,頓時更加疑惑了。

  蠟燭他沒見過,這個時代也沒有這般製作精緻的蠟燭。

  「這樣用!」

  朱自掙脫了朱則的攙扶,示意自己無事過後,拿起一根蠟燭,在油燈上點燃了燈芯。

  現代工業製造的蠟燭水平和燃燒出來的光亮,不知道要比這個時代的油燈要強多少倍。

  蠟燭一燃,原本還有些昏暗的祖屋內頓時就傳來了一片光亮。

  「這……這……這……」

  朱自瞠目結舌,朱則也沒好到哪裡去,只見他長大了嘴巴,瞪着雙眼,吞吞吐吐的喊道:「竟……竟有如此神異之物,堪……堪……堪比白晝!」

  不會吧?

  這兩人見到蠟燭的火光居然比開始見到鹽和糖還要驚訝!

  難道……

  不會……不會吧?!

  看着兩人的模樣,朱業咽了咽口水,按壓下內心的想法,小心翼翼的試探道:「二叔,這蠟燭……作價幾何?」

  「呼!」

  朱自目不轉睛的盯着蠟燭上的火光,打着顫音問道:「家主,此……此蠟燭,真能燃燒兩個時辰?」

  「是!」

  朱業定了定神,在心底告誡自己。

  說吧!

  不管多少錢!

  這次我有準備了!

  「萬金難買之物,萬萬不可售賣啊!」朱自的聲音就像一個重鎚,狠狠的敲擊在了朱業的胸口。

  幸好這次朱業早有準備,踉蹌了兩步,就穩住了身形,伸手制止了剛剛反應過來想要扶住他的朱則,繼續問道:「二叔,既然價值萬金,為何不能售賣?」

  「家主。」

  朱自回過頭來,看着朱業答道:「此物太過珍貴,怕是只有洛陽城裡那些高居廟堂之人,以及各大家族方才有能力購買,這小小的豫章郡,怕是……」

  買不起!

  很明顯,朱自的意思就是,整個豫章郡,估計都沒有一人能買的起的。

  這就是真正的奇貨啊!

  不過朱業雖然有些心痛,卻也沒有像開始說糖的時候那樣。

  經歷了信息大爆炸的時代,朱業的認知也很高。

  賣不出去的東西,就算你喊價一個億,十個億,一百個億……

  那也等於一文不值。

  想到這裡,朱業把剩下的八十四塊錢全部兌換了。

  一共換了十四袋鹽,十袋糖,和一把價值二十塊的不鏽鋼刀。

  鹽雖然暫時不能賣,但人不可以不吃鹽,十四袋鹽,短時間夠朱家人吃的。

  十袋糖是讓朱自去換的,朱業要求是全部換成粟米,貶值了十分之一,算起來也得有兩千七百斤粟米。

  不鏽鋼刀不長,這個外賣系統也不會販賣管制刀具,這只是刀刃加上刀柄一起還不足四十公分的切菜刀罷了。

  只不過形狀尖銳,如果鑲在一根木棍上,當作長矛也能使。

  這刀是給朱則的,因為把糖換成糧食,得他出馬護衛,有一把好刀,對安全來說,也有些保證。

  做完這一切,朱業又叫朱自把朱家剩的錢給他拿了過來。

  系統送的購物劵用完了,要想再買東西,必須得有貨幣,雖然漢代的錢不能用,可朱業可以賣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