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漢末舉明旗》[我在漢末舉明旗] - 第九章:敲定路線

  有了想法,可到底能不能行得通,還得聽聽面前這兩位的意見。

  於是,朱業稍稍整理了一下說辭,開口問道:「二叔,鹽的問題暫且不談,不知糖和蠟燭這兩樣東西,您可有辦法售賣出去?」

  「嗯?」

  朱自正等着鹽出來呢,他這輩子都沒見過品質如此高的精鹽,此時正期盼着,可沒想到,等到的居然是另一個問題,先是一愣,然後立馬反應了過來,疑惑道:「家主說的可是飴糖和蜜蠟?」

  「呃……」

  朱業眨了眨眼,索性直接就從外賣系統里兌換了一包糖和一袋蠟燭出來,總計消費了一十五塊錢遞了過去:「二叔,我說的是這個。」

  白砂糖,一包五百克,價值五塊錢。

  蠟燭,一袋十根,駕駛十塊錢。

  兌換了這兩樣,算上一開始的那包鹽,朱業最後這張購物劵剩餘的價值也就能兌換八十四塊錢的東西了。

  計算了一番,朱業不禁有些後悔,自己開始兌換那麼多糧食幹嘛?

  考慮不周……考慮不周啊!

  朱自接過糖和蠟燭,先是打開了糖袋,舔了舔,眼睛再次瞪大了。

  「這糖……這糖……這甜度,嘶!不是一般尋常甘蔗糖可比的啊!」

  「還有……還有這顏色,純白如雪,毫無雜誌!」

  「不愧是天上之物!」

  「那是區區人力可制啊!」

  「……」

  朱業算是習慣了朱自的震驚,翻了個白眼,也沒在乎。

  畢竟這是古代,現代的東西隨便拿出一個來,讓他們驚一驚也很正常,習慣就好。

  想到這裡,朱業追問道:「二叔,這糖可能售賣?」

  「能!能!」朱自激動的回答道。

  「那價值幾何啊?」朱業又問。

  這個問題一出,朱自接下來的回答讓朱業頓時更加後悔開始直接購買大米的行為了。

  「呼!」

  只見朱自深吸了一口氣,態度非常認真的答道:「家主,如果是在榮陽,就這些白糖,我最少可以換來十石糧。

  可惜現在是在豫章,我們朱家也不方便出面,但換個十一還是不成問題的。」

  「!!」

  最少十石!

  十一也有一石!

  一石二百七十斤!

  五十斤大米一百塊錢,五百克白砂糖五塊錢。

  翻了二十倍!

  一百塊……

  五塊……

  一千塊錢的購物劵,只要過一到手那就是兩萬。

  在這麼多倒幾次,每一次都是二十倍的增加。

  只要來個四五次……

  朱業眼前一黑,腳下一軟,差點就摔倒在了地上,一旁的朱則眼疾手快,趕緊扶住,焦急的問道:「家主大人!您沒事吧?」

  「嘶!」

  朱業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雙目赤紅。

  他沒事?

  他錯過了一個億啊!

  「呼!呼!」

  朱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視線又落在了朱自的身上,顫抖的問道:「那……那蠟燭呢?」

  「蠟燭?」

  朱自一愣,有些不解。

  「就是那些。」

  朱業指着另一袋蠟燭,說道:「裏面的就是蠟燭,和油燈的效果差不多,一根蠟燭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