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漢末舉明旗》[我在漢末舉明旗] - 第八章:奇貨可居(2)

,朱業的話上也帶上了些命令的滋味:「二叔,鹽里加黃土這件事就不用再提了,賣不出去,我們朱家自己吃就好了!」

  「家主仁慈!」朱自恭敬的答道。

  鹽一時之間無法交易,朱業也沒了心思,一揮手,說道:「好了,這些話就不必多說了,我這裡還有些鹽,拿予你去,一併保存起來,統一分配。」

  接着,朱業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系統身上,準備把購物劵用了。

  但當他把九十九袋鹽放入購物車後,心裏卻有些不甘。

  明明能立馬起飛的路子,一下斷了,任誰也不會甘心啊!

  於是,朱業索性瀏覽起這家賣鹽的商鋪來。

  誒?

  你還別說。

  這一看!

  不過兩分鐘,朱業就又發現了兩件自認為還算有用的物品。

  第一個就是:糖!

  在古代,糖叫做飴糖,是百姓的美食,還流傳下了含飴弄孫一詞。

  在我國古代,最早的製糖技術可以追溯到西周時期,《詩經》中就記錄的有周人製造飴糖的詩篇。

  到漢代,由於製糖技術的成熟,飴糖在漢代大規模普及,糖被搬上了食桌,成為了一種調味料。

  可這個時期生產的糖是甘蔗糖,與朱業可以購買的白砂糖不一樣。

  白糖哪怕是到了明朝,那也不是尋常富貴人家可以吃的起的。

  當糖就是糖,不分品種,白糖的價格哪怕是甘蔗糖的十倍。

  可說到底,它也僅僅只是糖而已。

  現在正值入秋之季,而漢代製糖的時間就是在十月份。

  這個時候市場上的糖種類繁多,朱業大規模的售賣白砂糖,雖然較為稀有,但並不會像鹽那樣,惹來大勢力的窺探,出售白砂糖,似乎是個可行的方法。

  第二個就是蠟燭!

  在我國古代,蠟燭也是一個珍惜奢侈的物品。

  任何東西,一旦沾上奢侈,那就說明這玩意的價格並不便宜。

  不然為什麼會有匡衡鑿壁偷光,車胤用紗布做口袋捕捉螢火蟲,孫康借雪的反光來讀讀書這類故事流傳下來?

  只能說明一個問題……

  那就是普通人家點不起燈!

  就像現在。

  朱家祖屋用的是油燈,是朱家人在外打獵,家族裡一些敵人將這些動物身體里的油脂熬制出來,在中間放上一根燃草製成燈芯。

  氣味惡臭難聞不說,就開始幾人對話這一點時間,朱則都添了好幾次油了。

  麻煩!

  秀女掌燈這些故事沒少人聽吧?

  可朱業購買的這些蠟燭呢?

  商家是這樣介紹的:精鍊石蠟,毫無異味,在不考慮外在因素的情況下,一根蠟燭,平均差不多能燃燒四個小時左右。

  價格也不貴,十塊錢一袋,一袋十根。

  蠟燭不是百姓的必須物品,可那些達官高貴、有錢有勢的人,肯定會樂意花點錢來購買蠟燭的。

  原因?

  面子!

  朱業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了笑容,既然販鹽的路子走不通了,那我搞些白砂糖和蠟燭出來賣,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吧?

  這兩樣東西,可不是朝庭管制的,頂多也就是奢侈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