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詭異世界的血崩開局》[我在詭異世界的血崩開局] - 第2章 精 氣 狼 煙

【嘀!檢測到惡意傷害,請求啟動真人模式!請求啟動社會秩序維護功能!】

「啟動!」

瑩白的數據流從楚夜眉心飛出,在半空中匯聚成一個身穿銀色皮衣身姿窈窕的白髮女子模樣。

她抬手舉掌,一掌拍出,數據流光瀑布般奔涌而出,當場就把「大蛤蟆」掀了個四腳朝天。

「嗡嗡嗡!轟隆隆!

又一聲巨吼傳來,楚堯身周氣狀漣漪頓時劇烈翻滾,好似茶壺裡燒開的沸水。

「敵人非但不投降,還敢向我還擊!打擊強度升級!哼ε(*・ω・)_/゚:・☆」

九夢周身放出信息流,匯聚成一個閃爍着無數0和1的璀璨光球,朝着「大蛤蟆」迎頭撞去。

「咚——!」

大音希聲,如同天雷勾動地火,一道瑩白光柱衝天而起。

「我……」

楚夜只覺雙耳嗡嗡作響,腦海中傳來刺痛,視野中全變成了白色,緊接着洶湧澎湃的衝擊波撲面而來,整個人如稻草般翻飛,被卷出了十幾米遠,一頭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

崎嶇的山道間,一輛寬大的馬車徐徐行進。

車夫拿起酒葫蘆狠狠灌了一口,揉了揉猩紅的酒糟鼻,揚鞭甩在馬屁股上,啪一聲,馬匹猛地一頓,在地面濺起塵煙,隨即順着山道向遠處疾馳而去。

「咕咕……」

途經一處深潭時,忽然傳來陣陣怪異的鳴叫聲,車夫下意識扭頭看去,一團莫名的黑影在水面一閃而過,他揉了揉眼睛,似乎覺得是太累了產生的幻覺,揚鞭的手又快了幾分,只想早點做完這趟活計回家休息。

「嘿嘿……你看到我了!你一定看到我了!吃了你!吃了你!」

水潭中盪起一圈圈漣漪,一顆面目扭曲的青色頭顱浮出水面,眼睛嘴巴黑洞洞一片,在一張一合,緊接着整具爬滿淤泥的身體竄出水面,朝着馬車快速追去。

車廂微微晃動,楚夜靜靜躺在塌上,皮囊分外出彩,長相比女人還好看,瘦削有型的身材,俊美的容顏,五官緊緻深邃,纖長的睫毛打下一小片陰影,一雙丹鳳眸和卧蠶眉,略顯單薄的嘴唇緊緊抿着,眼皮下眼睛連連滾動,隱隱有醒來的跡象。

不斷的顛簸中,楚夜驚醒,猛然坐去,他茫然的看着周圍,幾秒後才漸漸清醒。

「九夢輸給了邪神,我怎麼會做這種奇怪的夢?」

撓了撓頭,環顧周圍,寬大的車廂中,鋪了厚厚兩層毯子,矮案上香爐釉青,煨有熱灰置於瓷內,騰起熏煙裊裊,黑溜的案木不知材質。

師姐蘇妍收膝於塌上,側扶身姿,倚着鬆軟的錦墊,一臉慵懶,只是美眸中隱隱的隱隱的擔憂讓她看起來不是那麼輕鬆。

她身姿曼妙,月袍華冠,雲紗庇體,一頭青絲擰成個同心髻,插飛鳳銀簪六支,隨着起身,划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似要自由飛翔,騰御九天。

抬起頭來時,只見她柳眉鳳目,杏臉桃腮,唇如娟綉,膚若凝脂,氣質出塵,好似仙女一般明艷動人,沉魚落雁,遠山芙蓉不外如是。

腿彎勻稱合度,勾曲間弧線趨近完美,裙擺垂放,半蜷的腿縫勾勒到根處,是豐盈大腿緊密無隙。

「夜兒,你醒了?可有哪裡感覺不舒服?」一聲如鶯般的聲音傳來,楚夜身體怔了一下,連忙露出了笑容望去。

記憶中,十二年的時間,蘇妍一直像親姐般的照顧着楚夜,沒有絲毫的二心對待着楚夜,這份真情是楚夜來到這世界除了師傅以外唯一珍惜的。

見楚夜醒來,蘇妍遠山般微蹙秀眉鬆開,臉上露出明艷動人的笑容,蘇妍二十左右的年紀了,絕美的螓首看上去更多了幾分妖嬈嫵媚,正是一個女子最好的時候。蘇妍看向楚夜的時候卻是那樣的親切,看到這眼神楚夜心中一暖。

「師姐,我很好,只是頭腦有點混亂。」楚夜皺着眉頭,曲起食指反覆用力揉着眉心。

微涼的觸感傳來,讓他緊繃的神經得到了些許放鬆,蘇妍微涼的青蔥玉手在楚夜太陽穴上緩緩摩動,一臉溺愛的看着他。

楚夜現在思維有點亂,剛剛他並不是在師姐面前偽裝,一瞬間被灌入了十六年的記憶,那滋味兒一點都不好受,現在他對自己的認知都有點模糊。

他閉着眼睛努力整理思緒,他現在這種情況不是奪舍,也不是魂穿,是實打實的穿越重生,從身體到靈魂都是真正屬於自己的。

如果硬要解釋,可以來理解為楚夜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