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認錯爹》[我在大唐認錯爹] - 第6章 請陛下迎皇子回宮!

李二趕緊跳到魏徵面前,一臉的喜意:「老魏,你終於醒了啊!」
魏噴子幹得好!
朕暫時不用絞盡腦汁地去應對這個便宜兒子了。
李易歡呵呵冷笑,毫不留情地拆穿道:「嘛呢?」
「你主僕倆擱這給我演戲呢?」
「不就是混了那麼多年,一事無成回來了,還不好意思承認?」
「至於嗎?」
李二:「我……」
啞口無言。
他一個勁兒地給魏徵使眼色。
魏徵忍着背上和腦袋上的疼痛,從桌子上滑下去,靈機一動地道:「少爺,我和老爺帶的東西太多,不方便。」
「老爺思鄉心切,所以我們就把東西寄存在後面了,輕裝上路,回來看看。」
李易歡盯着便宜老爹的隨從,似乎想看出什麼端倪來。
可是,魏徵雖然為人實誠,但是畢竟在朝為官,哪能輕易就被人看穿了。
於是,李易歡就信了。
他心花怒放,激動地直搓手,問道:「多少錢?」
「這個……」
李二作為皇帝,對經商並不是很了解,求救的目光看着魏徵。
魏徵底氣十足地道:「三十萬貫!」
「卧槽!」
李易歡激動的心臟病都快犯了。
他抓住李二的一領,眼睛裏冒着綠光,吼道:「快!
把錢趕緊給回來!」
「這錢太多了,不安全!」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趕緊運回來,我給你保管着,絕對安全!」
李二都聽傻眼了,還以為自己耳背了,不確定地問道:「你說……你給我保管?」
李易歡理所當然地道:「對啊!」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交給我保管有問題嗎?」
一旁的魏徵三觀盡毀。
這是兒子打劫老子?
可去你大爺的吧!
陛下一定會一巴掌呼死這個逆子!
誰想,李二竟然語不驚人死不休地道:「好!」
轟隆——
魏徵覺得李二陛下不正常了。
這是遇刺沒死,腦子受刺激,不太靈光了?
應該不至於吧……
或許是陛下在藉機補償這個私生子,不過真把這三十萬貫拉回來,是不是太多了點?
皇宮的內帑拿得出這麼多?
瞬間,魏徵警惕了。
李二敢動國庫,他魏噴子就敢在太極宮噴李二一臉唾沫。
私生子咱不管,但是這事兒不能不管!
李二,你準備接招吧!
……
李二和魏徵借口回去拉東西,從李府出來了。
至於李易歡,怕的就是麻煩,理所當然就不跟着了。
留在家,等着數小錢錢不香嗎?
李二突然扭頭道:「對了,我們還沒吃飯。」
李易歡關上門,道:「等你們回來再吃吧,我請你們吃大餐。」
砰——
門關上了。
說到底,李易歡對於便宜老爹還是很有怨念的。
李二摸摸鼻子,心裏憋屈極了。
演戲的代價忒大了。
老李啊老李,朕今天可是替你承受了不少的委屈。
他一邊走,一邊嘀咕道:「這下完犢子了,朕去哪弄那麼多錢?」
顯然,魏噴子悄無聲息地坑了他一把。
滿朝文武當中,魏噴子絕對有這個勇氣。
魏徵冷笑一聲,道:「陛下,你休想打國庫的主意。」
李二回頭,皺眉道:「誰打國庫主意了?」
「李二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