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唐當暴君氣哭了六科老師》[我在大唐當暴君氣哭了六科老師] - 第1章 暴君系統

626年玄武門之變後,李世民登基成帝三個月後突厥來犯。

李世民為了不費一兵一卒讓突厥退兵,打算把自己最不受寵愛的兒子李昊,送到突厥和親。

「傳朕旨意,將李昊封為瀘定王,擇日去往東突厥和親」

滿朝文武大臣看向站在朝堂中間的李昊,眼神中有着無盡的嘲諷和幸災樂禍。

但此時的李昊卻是死死的看着坐在高位的李世民,他的手握成了拳頭,眼神里露出了無盡的殺意和恨!

他本是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他在學校里被老師看不起,他從小就沒有父親,是母親一手把他拉扯大。

他也沒有辜負過自己的母親,在學校成績向來都是前十,但缺少父愛的他從小就非常高冷,話也很少,因為一場車禍讓他意外穿越。

本以為這次會有一個非常疼他的父親,但現實卻給他潑了一盆涼水,母親非常疼愛他但父親卻是一個拋棄妻子的偽君子。

他每次想到自己母親是如何慘死在他面前時,他就恨不得直接殺了李世民,在這世上只有他的母親疼他!愛他!或許,他這輩子都不會知道父愛是什麼,人間的暖是什麼。

「父,父皇可曾把我當做過你的兒子?」

他本來是想說父親的,但父親這個詞對他來說太陌生,他叫不出口,而且,李世民這個偽君子也配?!

李世民沒有回答他,只是冷漠的看着李浩,李昊看見李世民眼神中的冷漠不由自嘲的笑了笑,他在期待什麼?從李世民殺害他母親的那一刻,他就應該明白的!李世民從來都沒有把他當做自己的兒子。

這一刻起,他終於明白了,父愛?他不需要了!世間的暖?他不在乎,也不需要了!如果可以,他一定要奪了李世民的皇位,親手殺了他!

【叮!檢測到宿主有謀反之心,系統正在激活中】

【叮!系統激活完畢,恭喜宿主獲得新手大禮包一份】

【叮!系統任務,請宿主在十分鐘之內謀反成功,奪得李世民的皇位,如果宿主不能在十分鐘之內完成任務,系統將採取毀滅功能,請問宿主是否要開啟新手大禮包?】

李昊聽到這一連串的聲音,心中有些驚訝,系統?穿越到這裡十二年了,終於金手指出現了嗎?

李昊心中有些疑惑,但是疑惑歸疑惑,系統發佈的這個任務他非常喜歡,奪得李世民的皇位還真是正合他意。

隨後,李浩用意念給系統傳輸了領取的回答。

【叮!恭喜宿主獲得abc 白袍軍,一個猛將召喚卡和頂級貼身守衛召喚卡,還有神龍劍一把,白袍軍現在已在皇宮內,神龍劍隨宿主意念而出,宿主是否現在使用?】

「(使用)」

系統的事情弄完後,他向著坐在高位的李世民笑了笑,那笑容讓人看上去發寒。

「父皇,既然這樣的話,那兒臣也就不必手下留情了」

李世民聽到這話不由的皺了皺眉頭,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在說什麼?」

李昊笑了笑。

「我的意思是,您老了,也該退位了!」

聽到這句話的李世民直接從龍椅上坐了起來,指着李昊呵斥。

「逆子!你這是要造反嗎?」

「逆子?哼!我不是你兒子!何來的逆子之說!」

李昊從腰間抽出一把劍指向李世民,眾大臣被李昊這個動作給驚嚇到了,他身上哪來的劍?眾大臣非常的疑惑但疑惑歸疑惑,現在的情況是李昊用着劍指着李世民,此為大逆不道。

「反了!反了!你真逆子!是要反了不成!」

「對!我就是要反了,我不僅要反了,我還要殺你為我娘親報仇!」

李世民聽到李昊的話,不由的怒極反笑了起來,這小子不會是腦子出問題了吧,他一沒兵二沒勢的如何造反?眾大臣聽到李昊的話也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不過他們的笑聲李昊根本不放在眼裡,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哼!笑吧,多笑點,等笑夠了,你們的死期也就到了」

李昊輕輕的說著,就在此時,從門外有一名慌張的官員跑了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陛下,不好了!」

被他這麼一說,朝堂瞬間安靜了下來,李世民有些不悅的看向這個官員。

「發生什麼事了,如此慌張,朕難道沒教過你們泰山崩於面前而面不改色嗎?」

李世民最不喜歡的就是,自己手下發生了什麼事慌裡慌張的,看看左邊的江大都護多淡定。

「不是,陛下……」

李世民煩躁的揮了揮手。

「別說了,什麼天大的事,就算天塌了,也一會兒再說」

這名武官還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現在像是馬上要滅國了一樣,李世民把武官彙報的事情放在了一邊後,李世民又把眼神轉向了李昊。

「逆子,趕緊把劍放下,你當真以為朕不敢殺你嗎?!」

李昊手中的劍指着李世民,又往上抬高了些許,李昊沒有半點要放下去的意思。

「兒臣當然相信,您可是連弒兄殺弟都敢做,何況,殺我一個您從來沒當過兒子的兒子,您會有什麼罪惡感呢?」

李世民聽到這句話,心口像是被扎了一般,刺痛着他的心,弒兄殺弟是他心中的禁忌,不可觸碰的逆鱗。

李世民也是一個可憐之人,年少時他功勞很大,李世民本以為李淵會立自己為太子,但李淵考慮再三後,怕走隋文帝老路,於是的立了嫡長子李建成為太子。

後來,隨着李世民每次都是戰功赫赫,最後到賞無可賞的地步,因為李世民功勞至勝,李淵對立太子之位猶豫不決,一會對李世民親近,一會對他遠,就這樣導致了玄武門之變。

如果當初李淵沒有一會猶豫李世民,一會猶豫李建議成,一會瞻前顧後,一會怕這怕那,如果當時李淵不去親近李世民,李世民也不會以為他還有,繼承皇位的概率。

李淵心中不負國家,但是!他卻沒有做好一個父親的責任,但李世民卻是一個賣兒求平的偽君子,殺自己女人求名的畜生,他和李淵都有同一點為國家着想,但卻沒有做好一個父親,甚至李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