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7章 半路遇變(2)

周身筋骨極為有力,全都是練過武的人。再說這蘇杭之地魚米富庶乃是富貴之鄉,怎會無端生出來這等大批的土匪賊寇,而且連我們錦衣衛都不怕,實屬罕見!1」

黃公公另眼瞧着令狐少瑜心想:「區區一個百戶,心思倒也縝密。」

「遇匪的事情去了蘇州府誰也不許多說半個字,咱家倒要看看這件事到底是誰弄得鬼。」黃公公陰冷着說出話語。

四人不再耽擱,當夜便到了蘇州府。

令狐少瑜與趙雍在門房侯坐休息,黃公公早已經是進了蘇州府議事了。

董良提着一壺熱水進得門房來,一進門房便低聲道:「嘿,你們猜今兒個夜黑來的都是什麼人?」

「什麼人?」趙雍的好奇心立刻就被勾了起來。

董良一臉得意的神采,低聲道:「咱們廠公剛剛進了這蘇州府,就來了三個大有名頭的地方大官。一個是布政使孫有道,一個是按察使劉文柄,還有蘇州知府胡海臣。好傢夥,來的可都是地方上說一不二的人物啊,據說明天應天總督也要來此。」

趙雍搖搖頭不以為然,「區區幾個地方官而已,就是咱們兄弟幾個,那天不在京城遇上幾個二品、三品的高官。詔獄裏邊又不是沒下過這種大官,有什麼好稀奇的。」

董良冷瞅了一眼道:「你懂個屁,你當這兒是京城啊。別看一個蘇州知府只是個四品官,可整個這蘇州城上下有誰敢違背他的意思?雖說他是一個地方官,但手裡的權力比起來那些京城的大員可大多了,至少在蘇州府這個地界,他還真就說一不二。」

「大哥,您說這廠公一到蘇州府就馬不停蹄的召見三位地方大員,什麼事能讓廠公這麼急呢?」

令狐少瑜面色不變,不緊不慢道:「想必事情是小不了,你們想想,我們剛到蘇州府,這三位地方官就立馬候着了。顯然我們的行蹤被人了如指掌。廠公大費周章的從西轉到南,這裡邊的文章一定很大,不過你們倆記住了,什麼不要問,什麼也不要瞎打聽,這種差事我們不要知道是最好的,只當好自己的差事,若是真的牽連起來,那可就真的不好說了。」

一連三日,黃公公見了應天大大小小數十名官員,上到應天總督下到縣衙縣令,三日之間地方官員是來來往往,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帶着極為不鎮定的神情。

令狐少瑜不禁感嘆,往日里想必這些地方官員個個都是神采奕奕、趾高氣昂,放到這地方上都是一方父母官,可是現如今只是見了個司禮監的公公,個個都是惶恐不已,生怕出了一點差錯。

到了這第三日,又是五六名官員惶恐的走出蘇州府,黃公公帶着略有兩分疲態的表情走了出來,他看了一眼令狐少瑜,念道:「到了這蘇州府就不用這麼緊張,你在這兒侯了三日,那些賊匪就是再大膽也不至於說是衝進這蘇州府殺了我。」

「謝廠公體諒,卑職領的差事就是保護廠公的安全,所以不未敢有一絲的懈怠。」令狐少瑜答道。

「走吧,今日我推了不少宴請,你就隨我喝杯茶去吧!」

令狐少瑜便跟在他的身後,細看去這位司禮監的公公倒也普通,身材有些臃腫,說話的語氣偶爾也算和善,若非是這一身司禮監的官服,只怕是與鬧市當中的尋常人別無兩樣。可就是這麼一位看上去極為尋常的公公,居然在生死時刻一柄馬頭刀落在眼前的時候全然不懼,只憑外貌,可真的是半點都看不出來這份膽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