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我在北鎮撫司當千戶] - 第6章 策馬向西(2)

差事是密差、急差,那應當迅速前行,可三日時間,每日車馬行不過百里,全然沒有一點緊迫感。而且一路行來都是官道大路,過往皆有官員迎候打點,又全然不像是一個密差。

而那車內的陳公公也從沒有露過面,無論是吃食還是休息,全都是屏退兩側錦衣衛人馬之後。自己心中雖然也有疑惑,但是既然上面交代的事情是保護好陳公公,那其他的事情自己決不能多問一句。

待到這第四日深夜,車馬野外紮營,令狐少瑜巡視左右。忽然一名公公走到令狐少瑜跟前,小聲了一句:「別聲張,上面有人要見你!」

令狐少瑜跟着那名公公徑直走出了紮營的營地,到了附近一處林子,林子中還有一處篝火,篝火旁還站着一個人影。

那名公公指了指,令狐少瑜領會了意圖走上前去,那人轉過身來,令狐少瑜頓時身體一震,連忙跪下道:「卑職東廠錦衣衛北鎮撫司百戶令狐少瑜參見廠公。」

這人不是別人,而是司禮監首席秉筆太監,東廠錦衣衛的首領黃公公。

「起來吧,我聽說過你,北鎮撫司的冷麵千殺,錦衣衛當中有你這一號。」黃公公慢聲道。

令狐少瑜一眼看去,這才有了兩分明白,原來這三日馬車當中坐的不是陳公公而是黃公公。

黃公公上下打量了兩眼令狐少瑜,嘴上不自覺念道:「不錯,英姿勃發,這麼年輕就做到了錦衣衛的百戶,實屬不容易啊!」

「卑職何德何能,全靠廠公抬愛。」令狐少瑜低聲答道。」

「都是自家人,客氣話就不說了。咱家現在要交代你一件事,你現在去告訴你的弟兄明天繼續帶着那輛馬車往西北走,你再抽調三兩個可靠的人隨我現在出發,去另一處地方。記住,事情要辦的麻利一些,不要驚動太多人。」黃公公吩咐道。

令狐少瑜神情凝重,但是卻毫不猶豫的立刻道:「卑職領命!」

令狐少瑜雖然心中不惑,但一點也不敢耽擱,眼下這人可是整個錦衣衛最大的官,此番他親自出動,自然是有大事發生。

令狐少瑜只叫上了董良趙雍二人,三人隨着黃公公,當夜卻一路往南而行。

這一番出行與前三天就大為不同了,四人是快馬加鞭,晝夜不停,全然一種急切趕路的意思。

黃公公不說休息,令狐少瑜也不敢問,四人中董良、趙雍駕着馬車,令狐少瑜單人一騎開路。四人一路星夜兼程,不記得跑了多少路,只記得一路上去驛站換了無數的馬匹,趙雍路上倒也調侃了一句:「咱們的這位廠公真的是不怕累啊,什麼事讓他不分晝夜的急馳!」

這一日到了正午,四人車馬剛剛停了下來,打算休息一番。黃公公問話道:「今天到了什麼地界?」

董良答道:「廠公,現在已經是到了蘇州的地界了,咱們晚上就能趕到蘇州府了。」

黃公公點了點頭,甚為滿意,嘴裏念道:「這趟差事辦好了,聖上對你們會一一有賞。」

趙雍醞釀了兩分道:「廠公,小的斗膽問一句,您老的這趟差事究竟是什麼?怎麼我們在京城附近繞了三天,緊接着又跑到南邊來了,還這麼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