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我在北京做房產中介買了五套房] - 第7章 給物業經理送禮(2)

物業經理請我們進屋,並請我們坐下。然後他從身後的柜子里拿出茶具,準備給我們煮茶喝。

孫店長把我們提前買好的中華煙和茅台酒放到進門處的柜子上,物業經理也並沒有拒絕,甚至連句客套的話都沒有說,看似一切都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孫店長率先開口:「朱經理,不用忙活了,我們剛從店裡出來,在店裡都是喝了水的。」

朱經理堅持把茶給我們煮上:「孫店長,都是自家人,來到我這裡,就跟在你們店裡是一樣的。咱都這麼多年的交情了,我這裡的規矩,你懂的,不管是誰來,必要品一下我親手煮的茶。」朱經理的說話語氣很客氣,慢條斯理,語速不急不慢——「語遲則人貴,水深則流緩」,一看就是見過大世面的人。

孫店長開門見山,接着朱經理的話說:「朱經理,我們此次前來,就是想打聽下,我們前不久成交的咱們毓秀芳園小區25號樓1單元301那套90平米的小三居的具體情況,當時我們簽約的時候產權都一切正常,為什麼突然就被法院給查封了?」

朱經理並沒有第一時間回復孫店長的話,而是忙起了煮茶的事情。朱經理喝的是白毫銀針,號稱茶中「美女」和「茶王」,位居白茶之首。他先把白毫銀尖倒入聞香杯里,白毫銀尖的香氣不一會便鋪滿整個房間,沁人心脾。然後他用蓋碗接一碗水,把茶濾和品茗杯清洗一遍。

「孫店長,稍等一下,茶馬上就好!」朱經理看了一眼孫店長,笑着說道,「這次請你們喝白茶,剛托朋友從福建省福鼎市帶過來的,清熱降火,還能防癌抗癌呢!」

因為對茶沒有研究,我跟歐陽店長只是附和點頭。孫店長多少還能搭上點話。

朱經理看我們一臉的焦急,起身站起來,走到門口把辦公室門輕輕關上。之後,才跟我們說起房子的事情。而且說話的聲音很低,他是個謹慎的人。

「幾位,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呢,沒辦法跟你們說得過於詳細,只跟你們講下大概的過程。這個業主自己是開金融公司的,跟某國有房企大佬存在不正當利益捆綁關係,你們也知道,這幾年咱們國家在『反腐倡廉』和『掃黑除惡』方面,打擊力度很大。去年,這家國有房企負責人被查,貪污了100多個億,而後被檢察機關批准逮捕,這直接導致有裙帶關係的各個公司破產的破產,資金斷裂的斷裂。通過你們交易的這個業主就是裙帶關係下的『受害者』。據我所知,他是從今年元旦前,也就是你們簽署房屋買賣合同前,就已經還不起銀行貸款了,不得已才賣的房子。與你們滿庭芳公司簽署完房屋買賣合同後,業主因為急需資金,又在朋友的介紹下通過某銀行的信貸部門,做了兩筆抵押經營貸。如果沒有記錯,抵押金額應該分別是600萬和400萬。」

這時,茶壺裡的水開了,朱經理將聞香杯里的茶葉倒進蓋碗,又將開水倒進蓋碗。茶泡好後,朱經理又將蓋碗里泡好的茶,通過茶濾倒進品茗杯,端給我們三個。

我們一致說謝謝。然後學着電視劇里的人物的喝茶姿態,端着杯子,慢慢品嘗,邊喝邊誇,嗯,茶真不錯。而至於不錯在哪,我跟歐陽店長都沒說出來個所以然來。

而當朱經理說完上述的話,我們也已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因為這個房子成交價是1550萬,銀行貸款600萬,加上這兩筆抵押經營貸,抵押總金額已達1600萬,超過了成交價,這種情況在金融領域範疇屬於「資不抵債」—— 指個人或企業的全部債務超過其資產總值以致不足以清償債權人的財務狀況,即使讓公司的不良資產部門介入處理,也非常棘手。

這儼然成了一塊燙手的山芋。

歐陽店長關心查封的時間問題,問朱經理: 「朱經理,聽您這邊說,法院傳達的命令是,限期一個月內把債務還清,否則就開始啟動拍賣程序,是真的嗎?」

朱經理說:「是真的。據我所知,一般來講,房子從查封到啟拍,一般是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不過這個房子牽扯的案件比較複雜,背後有可能會牽動省部級『老虎』,所以這個案子由上頭牽頭督辦實行『特事特辦』,限期破案。不過,根據我國《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這個限期申請執行人是可以向法院申請延期的,具體的你們跟法院對接下,看像這種特事特辦的案件是否可以申請延期。」

「那以朱經理您來看,我們在如何解決這個查封房源方面,有何高見?」歐陽店長又問。

「嗨,我一小小的物業經理,能有什麼高見?再說了,解決房產的問題,你們在行啊!你們是專業的!你們兩位久經沙場的大經理都在,哪輪到我給什麼建議。」朱經理笑着推諉道。

歐陽店長接着問:「那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