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神明做個交易》[我與神明做個交易] - 第三章 筆記

「我鞋呢?!」伏蘭看到自己略顯悲涼的右腳,一嗓子嗷出來,嚇得旁邊的胖哥差點把舌頭根咬掉,「那是我花了三個月工資買的巴黎高定啊啊啊啊!」伏蘭接着就要往火里沖。

左凡一把抓住伏蘭胳膊,不可思議的喊「你找死嗎!這麼大的火上趕着送死啊!」

他見過傻的,沒見過這麼傻的,為了雙鞋要衝到燒的正烈的大火里,真是又加深了對這個女人的認識。

伏蘭一下癱坐在地上,完了,全完了,講座突然一場火,把伏蘭的專訪和鞋毀的一塌糊塗,教授也沒採訪到,教授,教授,教授呢?!

伏蘭一下清醒過來,當時為了防止有人擾亂講座秩序,伏蘭進來之後發現工作人員在教授上台後就把場台右側的門給反鎖了,一直站在那裡看守,而教授又離逃生通道最遠,會場的濃煙那麼大,根本沒人管教授啊!

「有沒有人看到肖教授啊!」伏蘭衝著場地周圍的人喊道,人群瞬間安靜了。

「當時我往外跑的時候好像聽到肖教授喊了一聲大家別慌,然後就,就沒聽到了……」一個穿黃裙子的女生小聲的說道,聲音有些顫抖。

左凡看向伏蘭,她不知道是擔心還是恐懼,臉色變得蒼白,彷彿一下子被抽了魂,不禁輕拍了拍她的後背,「你先不要着急,消防隊馬上就到了,會檢查火場情況的。」

伏蘭突然心裏一陣揪緊,考慮的不再是**之類的問題,她總覺得這場火災來的很蹊蹺,但蹊蹺在哪裡又說不上來。

在消防隊的拚命努力下,火勢得到了控制,火苗漸漸弱了下去,漏出被燒的焦黑的鋼筋架和殘餘牆垣,四個小時前還安然無恙的禮堂瞬間被大火化為廢墟。

其他學生和聽講座的人員都已經早早的被安排撤離了,只有伏蘭坐在禮堂外的警戒線旁,等着這場大火撲滅。

左凡就站在伏蘭旁邊兩米開外,本來他不應該在這裡,但不自覺的被這個執拗的人勾起了好奇,想看看她到底在幹什麼。

火已經撲滅了,伏蘭準備起身,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坐的太久腿已經麻了。

「您好,我能現在進去看看嗎,肖教授……找到了嗎?」伏蘭看到一個消防員,便急切的抓着對方的胳膊詢問。

消防員急着去向上級領導彙報火情,撂下一句人沒找到,便慌忙離開了。

伏蘭的手一下子泄了氣,此刻像有一萬隻烏鴉在啄心,大腦突然一片空白,竟直直的朝着禮堂內場走去。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說燒就燒掉了學校花費大半年建的禮堂,學校領導已經急得焦頭爛額,不僅要應對上級相關部門的苛責和訓問,還要向社會做出聲明和表態,最最重要的是,肖教授在這場大火中離奇消失了!

現場已經亂成一鍋粥了,也就沒人看到伏蘭一個弱小的身影走進了尚未安全且隨時會有塌裂危險的會場。

天色已經完全暗下,皎月如同錶盤掛在天上,像是一輪生命的倒計時,周圍的星點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