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化身成魔》[我願化身成魔] - 第10章 辣手摧花(2)

只過了五分鐘,就在眾人以為無人敢挑戰時,一個身影就走向了擂台上,看到即將登台的選手,眾人不禁驚訝起來。

「這不是奪冠熱門選手嗎?就是那個三班的齊月月。」

「她的紫妖幻化可是全身變化,連校服都完全掩蓋,再加上炁的掩蓋,確實可以剋制念力。」

「蕪湖,只要念力無用,便可以見識到林丑隱藏的雷戒了。」

「齊月月女神的半貓妖化,期待!」

此時林丑也看向了走向台上的身影,他也認出了這是資料中的齊月月,詭器是紫妖玉佩。

齊月月五官精緻、眼眸深邃,胸前掛着一塊紫色的玉佩,露出的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

身材凹凸有致,曲線幾近完美,一看便知道是個經常健身的女子。

頭髮束起在腦後,長度也超過了腰部,像一條長辮一般掛在背後。

登台站立的齊月月對着林丑說道:「三班齊月月,適配紫妖玉佩。」

「十班林丑,適配雷戒、念服。」站立在齊月月對面十米處的林丑說道。

「戰鬥開始!」見兩人準備就緒,裁判一聲令下。

話音剛落,齊月月胸前的紫妖玉佩便開始了變化。

一股黑氣從齊月月胸口上的紫妖玉佩散發而出,將齊月月整個身軀包裹起來,不到兩秒便變化完成,露出了半妖化的齊月月。

此時的齊月月校服已然消失不見,變成了一身淡紫色的緊身衣,勾勒出傲人的曲線。

耳朵也變化成了一雙貓耳朵頂在頭上,眉心處有着一顆紫色的菱形印記,瞳孔也變化成了淡紫色。

露出的雙手則沒有什麼變化,只是指甲變成了修長鋒利的淡紫色指甲。

雙腳和雙手一般沒有變化,而是穿着一雙黑色的高跟鞋,不知道是有何用。

背後除了束起的頭髮外,臀部處還多了一條紫色絨毛的長尾巴。

原先林丑以為變化後的齊月月會和神話故事中的狼人一樣,變成一身貓毛醜陋無比。

可誰知如今齊月月變化的模樣竟顯得有些誘人,怪不得古時的紂王會如此迷戀妲己,傳說中的妲己還是九尾狐,是比貓妖更強大的妖怪。

林丑看着齊月月的模樣,理解了一些看比賽的同學們為何期待的原因。

齊月月變化完後,沒有給林丑多思考的時間,便開始奔跑起來化為一道暗影展開了攻勢。

看着迅速沖向他的齊月月,林丑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念力無效,那我也只能使用雷戒了,你的半貓妖化應該能夠擋住一擊吧…」

林丑抬起右手對着衝來的齊月月,開始催動大拇指上的雷戒。

就在林丑催動雷戒之時,沖向他的齊月月瞳孔猛地一縮,變成半貓妖化的她通過危險感應的能力察覺到了攻擊。

就在她想要提前躲閃之時,一道雷電從林丑手中射出,雷電瞬間便來到了她的面前。

這一刻時間彷彿停止,周圍的一切都陷入了停滯,只有她眼前的雷電還在移動,她的雙腿才剛剛彎曲,還未來得及使力跳開,雷電便擊中了她的身軀。

「磅!」一道雷電炸響的聲音通過擂台的音響響徹天際,將觀賽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甚至連老師觀戰席上的院長都站起了身子,看向了擂台。

而擂台上,被雷電直面擊中的齊月月倒飛了出去。

此刻的她已經褪去了半貓妖化狀態,渾身黑不溜秋冒着煙摔倒在地上,看着樣子已經暈了過去。

院長忽然閃身出現在擂台上,將一件衣服蓋到校服破損的齊月月身上後,說道:「快來給她治療。」

接着三名治療人員也出現在了擂台上,對着齊月月開始了治療。

就在治療齊月月時,院長對着林丑哭笑不得的說道:「你這辣手摧花也太厲害了,這你也下得去手,真是不懂怎麼說你好。」

沒有理會尷尬摸着頭的林丑,院長轉身再次對着賽場說道:「好了,今天的寅虎位爭奪賽到此結束,寅虎歸林丑了。」

「如果大家有什麼異議比賽最後三天再來挑戰,不過我要提醒大家,林丑的雷戒效果過於強大,目前的你們沒辦法應對。」

院長直接宣布了林丑的勝利,並且將林丑直接定為了寅虎位人選,引起了觀賽眾人的嘩然。

「哇!院長居然直接認定林丑為寅虎。」

「雷電之力可怕如斯,直接將熱門奪冠選手齊月月秒殺。」

「太離譜了,要不是齊月月有着半貓妖化可以抵擋一下雷電傷害,可能都已經被林丑殺了。」

「此人心中沒有任何對美女的吝惜,太可怕了。」

三名治療人員花了整整三十分鐘才將齊月月的傷勢治癒,離開時他們看向林丑的目光都有些奇怪起來。

見到齊月月已經清醒,院長說了句解散後也閃身離開了賽場。

齊月月手裡抓着校長給披上的衣服,此時的她也注意到了原先的校服已經破損。

另一隻手扶着地面,咬着嘴唇看着林丑「哼!」了一聲後,便變化成半貓妖形態迅速離開了賽場。

擂台上此刻也只剩下了林丑,只見他呼了口氣暗自說道:「還好和我想的一樣,一擊之下不會直接將半貓妖化的齊月月擊殺,但是威力還是太強了,下次不能直接劈人了…」

既然今天的比賽也已經結束,林丑也離開了擂台,跟着迎接他的秦媚和任清一同走出了賽場。

在走向餐飲殿的路上,任清對着林丑喊道:「牛啊林哥!雷戒爆發、辣手摧花!」

「???,你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話語。」林丑無奈道。

「你看學院的論壇,最新的帖子就是林哥你剛才比賽的錄像。」任清遞過手機給林丑。

只見手機顯示的帖子是二十分鐘前新建的,帖子名就是「雷電爆發、辣手摧花。」

帖子里有着一段十秒的視頻,正是他和齊月月的戰鬥過程。

除了視頻外,帖子里還充斥着各種討論。

「抵制林丑,從我做起。」

「辣手摧花,毫不留情,這就是學院最強嗎?」

「可憐的齊月月,一擊就被秒殺了。」

「這麼漂亮的貓妖也下得去手,這人真是太過分了!」

看到這些言論,林丑也感到無語,將手機還給任清懶得再看。

「我和他們看法不一樣,我覺得劈得很好。」秦媚淡淡道。

一句話讓林丑和任清兩人看向了秦媚,林丑好奇的問道:「怎麼說?」

「面對對手就該全力以赴,哪有什麼留不留情的,難不成輸了後再開始後悔?」秦媚說道:「難道是個美女就該手下留情嗎?」

「嗯!說得不錯,我覺得很對!」林丑笑道。

「本來就是。」秦媚哼道。

三人聊着天走到了餐飲殿,由於今天的戰鬥很快速,此時也才剛到中午十二點,正好先來吃個飯。

將盛滿一碟的飯菜吃光,林丑等人心滿意足的回了宿舍。

此時的宿舍顯得空曠了許多,兩人路過六層時任清對林丑說道:「如果之前那幾人也還在就好了,懷念剛開始我們七個一起吃飯的時光。」

「嗯,人各有志,不能強求。」林丑回應道。

一開始張老師帶着他們和另外的六個學員,除了秦媚、任清和他以外,其餘的五名男性和秦媚一宿舍的女性,都因為畏懼申請成為了後備人員離開了學院。

回到宿舍,林丑不再多想,而是默默的修鍊起來。

……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