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面鏡子,可以穿越時空》[我有一面鏡子,可以穿越時空] - 第10章 伸向蘇家的黑手

在驚嚇中還沒回過神的蘇紅錦,聽到自己手機的鈴聲,差點把手機扔在地上。回過神看清楚手機上顯示的來電信息後,又迅速的冷靜下來接通了電話。

她還沒來的及開口,電話那頭的孫阿姨就哭泣着說,「小姐你現在在哪?家裡出事兒了,老爺今天下午的時候暈倒了,現在還躺在醫院裏呢。醫生做了各種檢查都並沒有檢查出有什麼問題,老爺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中。」

放下電話的孫姨,吐了一口,像是放下一個很大的包袱,自己也有種解脫的感覺。

蘇紅錦就感覺自己的大腦,瞬間被雷劈中,疼痛的無法呼吸。

對於早早的失去爸媽的她來說,這個家她唯一也是最重要的親人就是蘇老爺子了。她小時候也羨慕別人有疼愛自己的爸爸媽媽陪伴,自己卻沒有。長大後她漸漸懂得了爺爺這些年來的不容易,她明白自己這些年的任性,洒脫都是靠着爺爺在為自己撐起的那片天。

蘇紅錦都不敢想,如果說爺爺現在真有什麼三長兩短,自己該怎麼辦?看着臉色越來越不對勁的蘇紅錦,武毅擔心地問道:「她怎麼了?」在武毅的記憶里這個丫頭一向堅強樂觀,甚至還有一點沒心沒肺的。

很少有哭鼻子的她,今天還是第一次。蘇紅錦不說話也只是一個勁地嗚嗚哭泣,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孩子。武毅溫柔的問了好幾遍,她才把爺爺突然生病住院的事情和武毅說了。

想到爺爺或許很可能離自己而去,蘇紅錦心中的那種慌亂和疼痛就無法自抑。她無助地撲進了武毅的懷裡懷裡,哽咽地哭得越來越傷心。武毅覺得整個身體都僵住了,手也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好,從小到大他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女孩子抱了個滿懷。

只覺得自己被一個溫香柔軟的身體緊緊的抱着,武毅還能感覺到蘇紅錦微微的顫抖。自己胸前的衣服上傳來了陣陣溫熱,過了好大一會兒自己斷線的腦袋才重新連接,武毅用自己僵硬的手輕輕的拍着蘇紅錦的後背,輕柔的安撫着她,讓她不要怕,還有他。

發泄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估計蘇紅錦也是覺得自己這麼大的人了,還這樣哭鼻子,有些不太好,然後紅着眼睛推開了武毅的懷抱。看着被自己淚水和鼻涕沾濕的武毅前胸的T恤。蘇紅錦覺得自己都要丟死人了,用蚊子般的聲音說道,「我再給你買一件。」

武毅摸了摸蘇紅錦柔軟的頭髮,突然就有了一種心跳加速的感覺,他和藹的對蘇紅錦說,「不要怕,咱們現在過去還來得及,你看你都把我的衣服弄髒弄**,我現在去哪兒換衣服呀?你要賠我一件哦。」蘇紅錦難得的沒有像平時一樣張牙舞爪的,只是乖巧的像一個小媳婦那樣點了點頭。

此刻蘇家的別墅內亂成一團,一個穿着黑斗篷不知道年齡看不清楚長相的人,正端坐在蘇家的客廳內,悠閑的品着茶。說來也怪異這麼近的距離,那個人的臉上也沒有戴面具或偽裝,就是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他的五官似乎被一種不知名的霧氣包裹着。

他舉手投足之間都透着優雅,一點不像來人家搶劫的盜賊,反而更像蘇家請來的貴賓。蘇家的傭人和家丁倒了一地,一個五十多歲端莊優雅的婦人一隻手已經被砍了下來,鮮紅的血流了一地。兩個帶着奇異鬼頭面具的人不耐煩地問道:」是不是你和外面聯繫把,那個老傢伙兒弄走的?那個女人嚇得瑟瑟發抖臉色發白,緊緊地抿着嘴,一言不發。

另一個人稍胖些的人說道:「在不交代老傢伙兒把那件東西放哪了,把她的另一隻手也砍下來。」女人聽見這話的臉色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