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只會賺錢》[我以為我只會賺錢] - 第7章 他是仙人?(2)

本低,再低成本也最起碼要10文一串。

也就是一串糖葫蘆最多賺10文,100兩賣一串可以頂1000串糖葫蘆了。

想到這,林路下定決心,還賣糖葫蘆,還賣100兩。

不過為了這100兩賣的安心,他決定給自己的糖葫蘆提高提高品質。

大娘說有專門賣糖漿的店,那邊就有那種紅紅的糖漿賣。

至於山楂,到時候也去水果店挑些好的來。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今天糖葫蘆都是串在鐵簽上的,太丑了。

竹籤就沒必要去買了,自己砍柴那麼多年,這點刀工還是有的。

看來明天第一件事就是先去買點高檔糖漿和山楂,然後再做一批竹籤就好了。

折騰了一天,林路也是累得不行,想着想着就倒頭呼呼大睡了。

大娘家中,大娘看着之前林路做糖的鍋愣愣發獃。

回家的老頭子看着自家老婆這樣,趕緊關心道,「老婆子,發什麼呆呢,又想兒子啦?」

老婆子回過神來笑道,「當然想兒子呀,我哪天不在想他。」

接着她端起那口鍋就往裏面倒熱水。

看的他老伴趕緊阻攔。

「你今天咋啦?魂不守舍的。洗鍋怎麼用熱水了?燒水的柴火不是錢呀。」

大娘輕輕把他推開,笑道:「誰告訴你,我是洗鍋了呀?我剛發獃是在想怎麼讓你享享口福呢。」

說著大娘就把今天遇到林路後發生的所有事都講了一遍。

老漢聽到後將信將疑,「今天有人100兩賣了一串糖葫蘆給仙女這事我倒是聽說了。那不過是仙人不懂凡間事。怎麼可能有那麼好吃的糖呀?而且這糖還是我們自家賣的糖熬出來的。」

大娘可不許他說林路不是,她是打心底里喜歡這個小夥子。

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將還有些燙的糖水倒入老伴口中。

老漢開始還有些抗拒,不過剛喝一口,自己雙手便托起了鍋,大口大口喝了起來。

大概喝了一半,他才十分不舍地將鍋放下。

「真甜,這也太甜了,他是怎麼做到的。」老漢嘴裏流着口水,眼睛直勾勾盯着鍋里,又艱難地說道,「老太婆,剩下的你喝吧。」

大娘其實也非常想喝,光這散發出來的香味,就已經讓她不住地咽口水了。

可自己白天都吃過一點糖漿了,老伴只能喝點涮鍋水,她又有點捨不得老伴。

最終兩人還是將剩餘的半鍋水,一人一碗喝得乾乾淨淨。

喝完水,大娘倒是沒什麼感覺了。

但是她的老伴也不知怎麼滴,不停地渾身撓,一會這裡癢一會那裡癢。

癢的地方還都是長年累月打鐵生涯留下的各種損傷的部位。

當瘙癢的感覺消失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大爺原本總是隱隱作痛的那些部位的疼痛感都消失了,而且感覺渾身感覺都有使不完的力氣,就好像年輕時一樣。

大娘又聯想到白天自己吃了糖,也是有如此感覺。

只是她身上的勞損遠沒有大爺那麼重,因此那會她只是將這種感覺歸結為心情好所帶來的錯覺。

晚上兩人躺在床上,相視無言。

良久,大娘才不可思議地說道,「你說,難道我今天幫了一個仙人?」

老伴則十分肯定。

「他肯定是仙人!你看我們倆的身體都跟年輕了二十歲似的了。我就說嘛,普通人怎麼可能賣的出去100兩一串糖葫蘆。」

「那為什麼我一開始見到他時,感覺他那麼慘?」

大娘還是有一絲疑惑。

「這叫菩薩心懷,仙人下凡來是體驗窮苦人生活,帶我們這些窮人脫離苦海的。既然我們已經猜出來了,明天一定要誠心地去拜謝仙人!」大爺一臉嚴肅,語重心長地叮囑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