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只會賺錢》[我以為我只會賺錢] - 第10章 皇帝的新衣(2)

要求,竹籤得歸還。

一聽這話,其他權貴忍不住臉色一黑。

該不會,這小子做的糖葫蘆,都是用的同一根竹籤吧。

那輪到自己吃的時候,豈不是沾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口水。

馮胖子吃到嘴裏當然還是和王華安的想法一致。

那麼人多都說好吃,自己怎麼能說這個糖葫蘆太一般了。

做戲做全套,這傢伙把糖葫蘆全部吃完之後,還學着白笑霜,將整個竹籤舔了又舔。

這一下,就讓幾個原本還想買的人打了退堂鼓,轉身離去。

其他仍然留在原地的也是一臉黑線,恨不得上去掐死這個死胖子。

就在林路拖着虛弱無比的身體,來回折返,賺的盆滿缽滿之際,商夢生師兄妹三人也終於追上了鐵皮蠻牛。

不過與其說是他們追上了,倒不如說是鐵皮蠻牛到家了,自己停止了逃竄。

三人在一個洞穴前停下腳步,他們已經能感知到洞穴內,除了那頭氣息微弱的小鐵皮蠻牛,還有一個氣息更為龐大的存在。

就在幾人左右搖擺之時,一陣陰風襲來,洞內一側竄出一隻體型更大的鐵皮蠻牛,毛髮倒豎,對着商夢生怒目圓睜,喉嚨里低低地發出咆哮聲,隨時準備暴起一頭頂向他們。

原來之前惹事生非的鐵皮蠻牛正是這隻成年蠻牛的兒子,原本在它母親庇護之下可以說在這片山脈之中橫行無忌。

這是也是玩瘋了心,居然一路玩到了商夢生他們宗門上下,這才惹來殺生之禍。

這還真是牛中敗家子!

他們不敢大意,從散發氣息來判斷,眼前這頭鐵皮蠻牛,已經是牛中牛,達到了鐵皮蠻牛的修為巔峰,築基三層。

商夢生三人分散呈半圓形,將母獸包圍在其中,慢慢地向其靠攏。

商夢生大吼道:「畜生!還不趕緊納命來!」

他手握長劍,將真力灌入其中,想要一劍刺穿母獸的頭顱。

「吼!」

母獸張開血盆大口,口中靈氣吐出,地面突然發生異變,一根根泥土匯聚而成的土刺,就向商夢生射去,瞬間將他的身影吞沒。

商夢生連忙運用真氣將自己籠罩起來,心中大驚:「巔峰鐵皮蠻牛居然能如此熟練使用術法!」

還沒等他再次運功,母獸猛地奔跑躍起,一頭撞向商夢生,商夢生來不及反應,胸口結結實實挨了一擊,頓時飛出去好幾十米遠。

母獸沒有停頓,立馬掉頭沖向旁邊個子最小的李妙彤,眼看就要撞到胸口,幸虧李妙彤已完成築基,躲閃的速度比平時快了許多,及時閃開才沒有受傷。

白笑霜見只是一瞬間,己方兩人已是一傷一躲,怒喝道:「混賬妖孽!」

她將劍平舉胸前,手中的劍閃着寒光衝天而起,如疾風一般向母獸直射而去。

母獸身影一閃,躲過利劍,張口又是一陣土刺,瞬間將利劍吞沒,利劍在土刺的撞擊下失去了光芒,噹啷一聲掉落在地上。

同時四蹄蹬地,再次向剛剛站穩的商夢生衝去。

它似乎已經知道,就是眼前這個傢伙傷自己兒子最重。

靈氣運轉已然不順的商夢生不及躲避,再次被撞飛。

李妙彤看他們最強戰力大師兄已經是口吐鮮血,看樣子受傷不輕,知道三人難敵這發狂的鐵皮蠻牛。

幸好她要出門,宗主父親給了不少逃命神符。

掏出一張神行符,她的速度陡然加快數倍,拉起大師兄和師姐,就向宗門方向逃去。

真所謂事事難意料。

之前還是他們三人追着小鐵皮蠻牛,追得它沒辦法只能回家找媽媽。

而片刻過後,已經變成大鐵皮蠻牛,追着他們三人,他們三人沒辦法只想逃回宗門尋求助力。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