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嫁太監江得寶》[我要嫁太監江得寶] - 我要嫁太監江得寶第8章  (2)

也走不掉了。
」在黑暗成長中滋養的情愛破土發芽,既然它得到了對方的認可,那就只能不死不休。
江得寶已經被魏瑾所拋棄,沒有再進宮。
周圍的居民漸漸知道這裡住的太監失勢了,本就對官府不滿的人群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對象。
我每天都得趁江得寶沒醒時,把院子中被人丟的臭雞蛋、爛菜葉給清理乾淨。
出去買東西時,還有嘴碎婦人在身後罵我犯賤,更別提一些男人放肆打量的眼神。
江得寶還在屋裡養着傷呢,這些都不能讓他知道。
於是我總是若無其事地擠出笑臉去給他換藥。
但他還是慢慢察覺了,性子開始變得陰沉,目光也一天天地冷了下來,只有看到我時,才會恢復一絲柔和。
後來院中沒有被人丟的垃圾了,我還高興了幾天,結果是他們換了新的花樣。
我正睡得昏昏沉沉,江得寶用力搖醒了我,「桃桃,快醒醒!
」屋子被人故意放了一把火。
也許那人最初只是想嚇一嚇我們,但是天乾物燥,一點火星都會造成大禍。
火勢越來越大,木頭劈哩叭啦燒斷了直往下掉。
江得寶用手護住我的頭,一瘸一拐地和我攙扶着逃了出去。
房契、銀子、櫃底那個箱子……什麼都沒能帶出來。
其他的也就罷了,可那箱子里珍藏的曾經也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江得寶曾經說過他是一個太監,死後也沒有人燒紙,讓它一起陪葬,下輩子才能做個全乎人。
眼下他怔怔地看着火光,我總覺得他下一刻就會哭出聲來。
他這輩子沒有指望,就連下輩子的念想也掐斷了。
我緊緊抓住他的手,「相公,你還有我!
」我們兩個人披頭散髮,滿臉煙灰,就像走在奈何橋上的野鬼。
他看着我,抬起五指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掌,伸手輕輕地揉了揉我的頭髮,然後把我擁在懷中,低低地笑了。
「是啊桃桃,我還有你……」他喃喃地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