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神女》[我乃神女] - 第3章

是輪迴之外的人。
只有我,也就是當年令他跳出因果輪迴之人,才能殺死他。
解鈴人還需系鈴人。
否則,神仙殺凡人,可是會引起天道懲戒,他日渡劫必不好受。
我梗着脖子拒絕了他們。
太虛道人大怒,認為我不過是一介小小神明,哪來的膽子拒絕他們的要求?
我被關在罪人台整整一月。
神界的罪人台,是懲戒那些犯下大錯的神仙。
在上面的神仙會陷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五感也都被迫封印。
就這樣忍耐着時間的流逝。
這滋味並不好受。
一天兩天還勉強熬得過去。
一個月。
我幾近崩潰。
從此也落下了怕黑的毛病。
但是太虛道人沒有就此罷休的意思。
既然殺不死,那就抽了他的魔骨,搗碎他的經脈,讓他從此淪為痴傻的廢人,也算了卻一樁心事。
我剛被放出來就聽聞此事。
這怎麼叫我忍!
一想到我的渡寒要被這群仙風道骨道貌岸然的畜生生生廢掉,我顧不上收拾自己,一路請進十二上神議事之處,跪在大殿里求他們饒陳渡寒一命。
那些高高在上的神靈們拂着茶沫對我的請求不置一詞。
我明白了。
他們在逼我做選擇。
我一咬牙。
重重將頭磕在漢白玉的石階上,顫聲道:「求諸位大人高抬貴手!
我將親自下凡,除掉神界之劫陳渡寒!」
太虛道人這才和藹一笑。
將我從地上虛虛扶起:「江皎皎,這次要是處理得當,我便算你將功折罪,升你一籍。」
我低眉順眼地說是。
4我又下了凡。
回到了我與陳渡寒的隱居之處。
還有幾天就是除夕了。
他大概已經在回來的途上。
我將房屋打掃得乾乾淨淨,等待他的回來。
5陳渡寒回來了。
他還是那副模樣,黑髮用玉扣高高一束,那玉扣還是我給他打的,眉飛入鬢,眉眼好似一筆流暢的水墨畫,笑起來像是春日化開的粼粼湖水,紅唇雪膚,是一副張揚艷麗的好皮囊。
但看見我,他便眼睛一亮,急急忙忙地沖了過來。
我想到了我要做的事。
暗暗苦笑一聲。
真是造孽。
我冷着張臉,眼裡是凍人徹骨的冰冷。
居高臨下地對着他斥道:「孽徒!
跪下!」
陳渡寒愣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