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盛世明君》[我乃盛世明君] - 第1章(2)


啪。
一耳光甩在這個婢女的臉上。
「大膽,本太子問你話,你居然不說,是不是想死?」
這兩個婢女,平日里跟在何芝藍的身邊,作威作福,為虎作倀,沒少幹壞事。
劉子墨自然不需要跟他們客氣,若是不展現的態度強硬一點,按照往日的情形,對方有皇后撐腰,根本不怕他這個太子。
那個被劉子墨打了一耳光的婢女,眼神驚恐地看着太子爺,她臉上帶着錯愕,彷彿不敢置信。
平日里唯唯諾諾,見到她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的太子,今日怎麼變了性子。
居然還敢動手打她們。
「這一巴掌,讓你長長記性,下次見了本太子,給我老實點!」
兩巴掌下來,這個婢女已經被劉子墨打懵了。
隨即,劉子墨又對另外一個婢女說。
「你,帶我前去何芝藍的房間!」
有了前面那個婢女的前車之鑒,剩下這個婢女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了,急忙帶着劉子墨往何芝藍的居所走了過去。
「皇后娘娘。」
婢女輕聲衝著裏面喚了一句。
何芝藍聽見是女婢的聲音,頓時大喜,起身便往院落外走。
「你們回來了,是不是那廢物太子已經中計了?
快,速去通知禁軍都尉!」
何芝藍激動地衝著婢女回答,可等她推開門,映入眼帘的卻不是婢女,而是她口中的太子。
「何芝藍,好歹毒的計策啊,這是要陷我於不義,永不翻身啊!」
劉子墨面目陰沉,冷冷開口道。
何芝藍突然看見了劉子墨,臉色一驚,瞬間就變了臉。
「怎麼是你!」
何芝藍在這個時候,看見劉子墨,顯然是有幾分驚訝的,畢竟按照她的推算,此時的劉子墨,應該是在自己兒子的房中,和女人交媾才對。
劉子墨並沒有理睬何皇后的話,而是轉而衝著屋內的幾個宮女,喝斥了一句。
「你們幾個,都給本太子滾出去!」
那幾個宮女,沒有聽從劉子墨的話,反而是看向了何皇后。
何芝藍自知理虧,此刻見到劉子墨,也有很多的疑惑,要和劉子墨交涉,這些宮女留在這裡也確實不好。
揮了揮手,便讓宮女們,都暫時退出去。
宮女們一走,劉子墨臉上的神色便開始張狂起來。
「何芝藍,你連你兒子的女人,都願意貢獻出來讓我玩,這一手確實讓我沒有想到啊。」
「不過,你還別說,那個女人確實很夠勁,身材婀娜,容貌上佳,就是性格不行,本太子玩弄她的時候,她居然反抗,沒勁沒勁啊。」
劉子墨好似回味一般,開始在皇后的面前,說著方才和王妃的遭遇。
何芝藍聽着劉子墨這般嘴臉,頓時臉上一紅,大袖一揮。
「放肆,劉子墨,你身為太子,滿嘴淫穢下流之語,成何體統?
你是太子當太久了,不想當了是嗎?」
何芝藍微蹙眉頭,假意生氣,衝著劉子墨嗔怒道。
劉子墨看見何芝藍這般模樣。
非但沒有任何的害怕,臉上反而露出一絲冷笑。
不緊不慢地向何皇后身邊走了幾步。
「何芝藍,你還真的是雙標啊,甘願讓自己兒子的女人來給我暖床,居然聽不得我嘴裏的這幾句下流之言。」
此時的何芝藍一身紅裝,雍容華貴,雖然貴為皇后,但其實她的年紀才三十歲出頭。
正是一個女人最有魅力的時候。
燭光下,何芝藍的華服將她承托的無比高貴,這種尊榮冷艷的美人,更是讓劉子墨有一種不一樣的刺激,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
他猛的一推,直接便將何芝藍,一把推到這屋內的床榻之上。
何芝藍也沒想到,劉子墨會如此大膽,大吃一驚。
劉子墨的一雙大手,直接攀上何芝藍的纖細腰肢,肌膚相親的觸感,讓何芝藍身子微微一顫,驚訝之中緩過神來。
剛要開口喝斥劉子墨,便聽見劉子墨開口道。
「你不是想要讓本宮身敗名裂嗎?
何必讓九弟的女人來呢,直接你自己來陪本宮歡愉,豈不更能讓本宮身敗名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