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乃盛世明君》[我乃盛世明君] - 第1章

第1章

「太子殿下,不要!」
鎏金的床榻上雕龍刻鳳,床榻上的錦緞被褥散亂於一旁,床前一位年芳二八歲的女孩滿臉淚水、眼神惶恐,尖聲驚叫。
女孩身上穿着霞帔,已經被一雙大手撕的粉碎,露出裏面雪白的肌膚,衣不蔽體之下,能夠看得出,少女身材絕佳,雖然年紀不大,卻**,顯然是一顆早熟的水蜜桃。
男子赤着上身,渾身酒氣,壓在少女的身上。
「殿下,你……你不能這樣,我已經是九皇子的女人了。」
少女傷心欲絕地哭喊,似乎想要喚醒面前這個被**沖昏頭腦的太子。
太子聞言,瘋狂大笑。
「九皇子怎麼了,本宮貴為太子,還不是睡不得他一個女人了?」
少女聞言,頓時嚇得臉色煞白。
方才還在奮力掙扎的她,身子一下子僵硬了起來。
在昏暗燭光的照耀下,床榻上的女人,充滿着誘惑,更是讓太子無法拒絕,不由咽了咽口水。
「哈哈哈,還是九弟會享受啊,這女人妖嬈得很啊,白白便宜了那小子,不如讓本宮先嘗嘗。」
太子癲狂大笑,正要欺身壓上去。
突然,劉子墨的眼睛裏,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他的眼睛緩緩睜開,重新打量起了面前的場景,古色古香的布局,雕龍刻鳳的床榻,還有鳳冠霞帔的嫵媚少女……
瞬間,大量不屬於他的記憶,融入了他的腦海之中。
大炎國,太子,新婚之夜。
他俯身看了一眼自己,雖然赤着上身,但身下杏黃龍袍,四爪文紋隱現,顯然是皇太子的標配了。
我穿越了!
還成了太子?
劉子墨的神色不禁開始難看起來,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再次看了看躺在自己身下,正在抽泣的少女,一些不屬於他的記憶,緩緩出現在腦子裡。
這少女,正是這大炎帝國九皇子的未婚妻,今日也是他們新婚之夜。
劉子墨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完全是中了當朝皇后何芝藍的奸計。
他雖然是貴為太子,但生母早逝,父皇體弱多病,已經卧床不起多年,朝中權力,已經盡數落入權臣和皇后之手。
皇后何芝藍為了讓自己的兒子九皇子繼承大位,剝奪劉子墨的太子之位,這才想出了這麼一個奸計。
就算前太子酒量再不好,為人再好色,但是今天是什麼日子,他什麼身份,怎麼可能會去找自己皇弟的女人麻煩?
而且還那麼癲狂,仔細一想那點酒不至於讓一個皇太子喝成這個逼樣啊,唯一的可能,就是這端給太子的酒裏面,是被下了葯的。
在烈性**的催發下,本就**熏心的太子,自然把持不住。
這開局,有點難搞啊!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他即為太子,那便要當這個世界的皇帝!
任何想要阻攔他的人,都是阻礙,必須剷除!
想明白之後,劉子墨神色不禁堅韌起來,深邃目光看向身下的少女,少女絕望地閉上眼睛。
可下一刻劉子墨瞬間起身, 三兩下穿上自己的莽龍袍,直接起身離開。
少女看着劉子墨遠走的背影,一時間,竟然有幾分失神。
……
「裏面怎麼沒聲音了?」
「會不會是太子已經得手了,我們什麼時候去通知皇后娘娘啊!」
「不知道,再等等,皇后娘娘說等裏面傳來不堪入耳的聲音時,再去通知她,要抓姦在床才行。」
吱呀。
劉子墨推門而出。
那兩個剛才還在小聲交流的婢女,一下就愣住了。
「太……太子。」
劉子墨陰沉着臉色,打量着這兩個婢女。
這兩個婢女都是皇后身邊的貼身婢女,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正是被皇后安排到這裡,探聽屋內情況的。
只等劉子墨和九皇子妃發生一點什麼,她們便可去通知皇后,讓皇后帶人來,抓個現行。
在這兩個婢女還在發愣裝傻的時候,劉子墨突然開口。
「何芝藍現在在什麼地方?」
「啊,這……」
這兩個婢女支支吾吾,不想透露皇后的蹤跡。
劉子墨見此,眉頭一皺,抬手就是一巴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