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買了套爛尾樓》[我就是買了套爛尾樓] - 第4章

仔細一看金閃閃的,她嘴裏還在大罵。
聽一會兒我才聽明白,趙雪蓮今天也被告了,她氣沖沖地上門維權,卻發現李建光嘴上喊着沒錢蓋房,結果卻買了理財的全套純金十二生肖。
那一盒純金理財生肖,就在茶几上放着,趙雪蓮嚷嚷自己要拿幾個走,當作她的賠償,房子她就不要了。
李建光肯定不同意,當場就和趙雪蓮推搡起來,倆人拉扯的過程中,那一個生肖掉在了地上,發出砰的聲響。
趙雪蓮頓時不敢吵了,李建光把生肖拿起來看了看,氣得一耳光扇在了趙雪蓮的臉上,說耳朵都被磕壞了。
這大老爺們真動起手來,趙雪蓮只能被打得臉都通紅,甚至被推到了門口,外面那些看熱鬧的人一看真打起來了,就趕緊拉架。
他們去門口吵了,而我眼看着茶几上的純金生肖,忍不住喘氣。
那就是錢,是開發商怎麼也不肯賠給我的錢。
人們都聚集在門口,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鼓起勇氣爬出了窗戶,直接跳到了陽台上。
我偷偷進了屋,茶几上的純金生肖格外耀眼,老虎雕像確實被磕壞了,耳朵上有了個口子。
我尋思這金子也不大,趙雪蓮怎麼會拿這東西抵債,畢竟一套房要百來萬,不是黃金能比的。
可當我真把金子拿起來,我才發現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
那金子也就半個巴掌大,問題是太重了,簡直相當於兩瓶礦泉水這麼重,我這輩子從來沒摸過這麼厚實的黃金,趕緊看了眼標籤,才發現上面竟然標着872克。
黃金真奇妙,它明明那麼小,結果卻那麼重。
正看着黃金,外頭忽然傳來了腳步聲,我嚇得趕緊放下生肖,躲到了沙發的死角後面蹲下。
李建光回來了,他重重關上了大門,趙雪蓮又跑到我剛才待的走廊窗戶上罵,李建光氣得去關上了陽台的門,又拉上窗帘進了裡屋。
他脖子上都是血,但看着沒什麼大礙,可能是被趙雪蓮用指甲劃的。
趙雪蓮在外頭吼了句你他媽等着,李建光說老子就等着你,老子還要報警抓你,他說完進了裡屋翻箱倒櫃,我懷疑可能是找藥箱。
我躲在沙發旁,努力壓低自己的呼吸,空氣中還散發著裝修材料難聞的味道,新房新黃金,這傢伙欠了那麼多人的房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