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世明》[我叫李世明] - 第1章 千年老鬼來敲門

我叫李世明,芳齡二八……二十八。

別誤會,我可不是蹭李世民的熱度,我出生即雙目失明,老媽玩了個諧音梗。

我出生在春間三月,彼時風和日麗氣也清,村莊後山的桃花盛開,滿山爛漫,滿目嬌紅。

我是睜着眼睛從母親肚子里爬出來的,但是那雙眼睛灰濛濛的,看着就像……瞎子的眼睛。

有人說可能眼睛睜開得太早了,不如再等兩天。

誰成想,第二天村民就發現,後山的桃花一夜之間盡數凋落,滿地落英。花瓣褪去了嫣紅,白花花地鋪滿了一面山坡,迎着朝陽晃的得人頭髮暈。

而我,卻突然笑了起來。

一個出生不足一天的嬰兒,睜着灰濛濛的大眼……小眼睛,咯咯直笑,笑累了歇會兒,過一會兒又笑,着實有些詭異。

村裡的老人說我是不祥之人,留不得。

父母帶着我去衛生所,醫生診斷我的確是雙目失明,還說剛出生的寶寶不會笑。我的親生父母不捨得將我丟掉,也可憐我天生殘疾,還是將我帶回了家。

然而,第三天,後山的桃葉一夜之間盡數凋落,滿地落葉。葉子褪去了青翠,白花花鋪滿了一面山坡,迎着朝陽晃的人頭髮暈。

而我,又詭異地笑了起來。

這一次,父母也慌了,他們商量之後決定把我放臉盆里丟到河中,順流而下,說不得還有條活路。

那天應該是我父母一生最高光的時刻吧,村民們聚集在一起,簇擁着他們一路走向河邊。

村裡那位已過百歲、輩分極高、卧病在床的老太爺竟也拄着拐杖顫巍巍走出門來,卻在看到我的一瞬間渾身顫抖,哆嗦着嘴唇說不出話來,片刻後,老太爺舉起拐杖指着我,「這孩子不能活,她活別人就得死!」

他彷彿使出了全身的力氣,說完直挺挺倒下,沒了呼吸。

村民們慌了,吵吵嚷嚷要將我溺死。

這哪裡是我父母能阻止得了的,眼睜睜看着我就要被扔進村口的水塘里。

你們沒猜錯,我的恩人出現了。

她只是清脆地說了一聲,「且慢」,在眾人驚疑的目光中將我抱起,留下一句「這孩子我來養」便轉身離去。

她就是我的養母李雲閑。

媽媽說,她踏進我們村就聽到了我的第一聲啼哭,這是緣分。

她穿着時髦,年輕美麗,在那個小村子住了兩天,就治好了三個村民的頑疾,找到了某家丟失的羊。

媽媽說,村民們誇她是仙女,她要帶走我,沒有人敢說不。

我相信,媽媽就是仙女!在我看來她無所不能,她美麗聰慧,會做生意,會做手工,還會功夫,會風水。

李世明這個名字就是她給我起的嘍,本着迎難而上的原則,因我生來便克桃花,於是乳名小桃。

七歲生日那天,我的雙眼突然復明,毫無徵兆,突然就能看到這個世界了。同時多了一項特異功能:我能看到一個人身上的「氣」。

比如說我們公司那摳門老闆,我去找他報銷,他表面說:「辛苦了。」我卻能看到他身後有一個虛像,癱坐在椅子里,捶胸頓足,「我的錢,我的錢,我的錢啊!」天知道,我多努力才忍住不笑的。

比如說昨天做去醫院,有一個小哥哥……有可能是小弟弟。我在他的頭頂看見了一隻小黑貓,癱着四肢趴在地上,慵懶自得。小弟弟要麼是個貓奴,要麼就是貓性格。長得好好看啊,好想把他的口罩扒下來看看。

再比如眼目前這倆**姐,一個高馬尾高腰褲,無袖露臍上衣,盡顯小蠻腰。一個長發輕挽,米色連衣裙,皓腕凝霜雪,眉目如畫。

她們倆身後各有一朵花,花瓣反卷如龍爪,花序呈傘形,紅艷奇特,莖細長,無葉。

這花我認得,許多人都認得:彼岸花,也就是曼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