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雷辟不是雷劈》[我叫雷辟不是雷劈] - 第3章 你倆有一腿?喵嗚

聞言,三個女生都有些尷尬。特別是剛才扎着馬尾辮的宋樂,臉蛋子發燙,感覺火辣辣的。看了眼安潔,宋樂心裏都在後悔,為毛今天出門兒非得扎個馬尾?都是長發,披着它不美嗎?沒準兒還能當個臨時口罩啥的,唉,大意了……

『呵呵,不好意思哈,我看它自己過來,挺可愛的,我就忍不住抱了一下?』安潔還是很有素質的,說著起身將黑貓遞給了雷辟。

雷辟接過黑貓,溫和的說了聲:謝謝。轉身回到自己凳子上。

看見雷辟走遠,一起的思思對着剩下二女說道:『我覺得,剛才宋樂說錯了,他可能不是真土,但他是真瞎…』

兩女好奇的看着思思,異口同聲道:『你怎麼知道?』

思思眨着睿智的大眼睛,勾了勾手指,三人湊到一起,臉都快貼上了才說道:『這不很明顯嗎?我們三個大美女坐這兒,他真就抱着貓走了。這種人,要不是玻璃肯定就是瞎。』

安潔和宋樂煞有其事的點着頭,隨後,三個女生:哈哈哈哈哈……

回到座上,小黑貓不樂意了,直接炸毛,整的跟個刺蝟一樣。伸出一隻貓爪指着雷辟的鼻子罵到:『你個挨雷劈的,你是不是有病?老子睡的好好的,正享受呢,你去吵吵啥?』

『哎呀呵,你個老妖怪,老色批。我說為毛,你明明能化形,還一天到晚把自己變成個黑喵樣。合著就是為了扮乖賣萌,吃人家豆腐啊?你是黑的看不見自己的臉,乾脆就不要了是不?』雷辟毫不示弱,說的義憤填膺。

小黑貓也不慣着他,罵不死他,我撓死他。於是飛起身子就是要干架的意思。

雷辟眼疾手快,雙手趕忙伸出,攔住小黑貓。抱起舉過頭頂,以免被撓臉。畢竟之前被撓的地方剛好。心裏尋思着:得虧了自己經常被雷劈,劈了一身的銅皮鐵骨,一般的,傷不了他,就算傷了咱也好的快不是。奈何,架不住這破貓爪子撓着疼啊,還血呼啦的,簡直了,比雷都狠…

咱小黑貓也是有脾氣的喵,怎麼可能就這樣算了。於是出現了挺複雜的一幕,你會看見一隻貓,左出爪,右出爪,來回比划著,頻率還賊快了……

看這架勢,不戒很委屈,眼含淚光的勸說著:『喵祖宗,我求你別撓了行不?』

小黑貓還真就停手了,一人一貓同時看向不戒,雷辟眼神里都是感動,小黑貓眼神里全是詫異。

『啥意思?我撓他,你心疼個啥,不是…合著你倆有一腿,啥時候的事兒?』小黑貓一邊問着,一邊四十五度望天,腦補着劇情。

難怪雷辟一直不處對象,而且每次被劈回老家都會來找這禿驢。原來如此,可惜了,可惜了。活該雷辟挨雷劈,連和尚都不放過…

此時的雷辟依然舉着小黑貓,一臉獃滯,還在回味小黑貓的話,眼神從感動,變成詫異……

不戒剛也懵了,回過神看見小黑貓被舉着,還是四十五度看天,時而搖頭時而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