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 和我們》[我和他 和我們] - 第7章 海燕啊你可長點心吧

第三大勢力,就到了我們的語文老師,也就是班主任——韓海燕了。

對,就是需要長點心的海燕兒。

也就是我之前兩章說的好幾個事情的女主角。

其實我們對她的第一印象還不賴。長的也不賴,打扮的也精緻,整個人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年輕,活力,特別精神。

她還有兩個兒子,由於家裡沒人幫忙帶孩子,有時候也會很不好意思的帶到學校一小會兒。

哥哥在對面上小學,每天早上跟着他媽媽早起,陪我們上早讀,從來沒有過抱怨,反而每天早上比我們更認真的讀自己的課本,到時間了就自己背上書包走了。

孩子不能說帥,但是很可愛,乖巧懂事,招人喜歡,跟她還挺像。

弟弟還小,幼兒園,調皮搗蛋,還和我「有過過節」。

這些都是後來才了解到的。只不過事實上開學第一天早上還沒結束,她的閑言碎語就被傳出來了。

「你們聽說了嗎,這老師是剛從西營村小學轉來的。」

「這誰不知道,我還知道啊,是拖她老公的關係呢。」

「我去真的假的,不是說她之前是隔壁小學的科學老師嗎?」

當然,剛上初一的我還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小姑娘,啥也不知道。大事不聞,小事不問說的就是我。

那句話怎老話么說的來着。

「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只要與我無關,我連吃瓜都不屑於。壓根兒不care。

雖然嘴上說who care care 吧,耳朵還是不由的自己支配,總還是會聽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比如,流傳「民間」的各種關於海燕兒如何來到我們第四中學授課且還第一年就當上班主任的小道消息,以及同學們的種種有根據又或者毫無邏輯的猜測。

還記得我之前說到初一的時候對她的看法嗎?

她的教育方法名揚全年級,以及她獨特的辨別能力差點讓我對世界產生了極端的看法。

教學嘛,我稱之為我是十三年寒窗苦讀史上最真實的「大型社死現場」。

「上課怎麼會社死呢?」

爾等莫急,且聽我細細道來。

——————————————————————

整個初中第一節課,也就是第一節語文課,直接給我們整不會了。

上課鈴響了。

「起立,老師……」

「等等,」誒如此正式的第一次師生禮儀,還沒完成就被打斷了。

大家都一臉懵,不知道哪裡做錯了,心裏一陣。

「我們已經定過班長了,暫且由張煜擔任,班長起立讓大家認識一下,如果有任何異議,隨時和我直接溝通。

還有如果是公共課,我進來之後,要等我說'上課',誒班長再說起立好吧。」

「如果要是就平常的課,就像剛剛那樣,我一進門直接喊起立就行,我們節約上課時間好吧同學們,嗯讓我們再來一次。」

噗,全班震驚臉。

隨着「正式」的師生禮儀,我們展開了第一節課。

說實話都忘了她講了什麼,只記得大概就是怎麼預習,上課我們和她啥樣的,她的習慣是怎樣的 要積極回答問題,不懂就問,等等等等。

你以為她對「上課起立」的執念僅僅如此嘛。

nonono 你錯了。

某天某節課。

(經常穿着高跟鞋)啪嗒啪嗒…..

「來,上課!」

「起立!」

「老師好!」

「誒同學們好(三十度鞠躬),請坐。誒以後啊咱們就少點這種形式主義,我進門直接上課就行了哈,爭取不要浪費課堂上的每一分每一秒,珍惜時間,與時間賽跑…….」

實際上,據不完全統計,她並不是每節課都是這樣想的。

或許下一節課她就會說,

「誒班長呢,怎麼不喊起立!起立不僅是形式,還能調動大家的積極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