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阿狸有個約定》[我和阿狸有個約定] - 第6章 葬身蟒腹

巨蟒好似看出了陳默爺孫二人已經精疲力竭,竟漸漸忍住痛苦,龐大的身子停止了翻滾扭動,巨大的頭顱再次高高昂起。

這次,它變得更加的謹慎。

粗壯的蟒身一寸寸地往陳默他們所在的地方挪,在還有不足兩丈遠的地方停下。

鮮血順着流滿它的眼眶,又順着眼瞼的流過臉頰,從它的鼻孔處滴落在石板上。巨蟒用剩餘的一隻右眼盯着陳默兩人,這一幕,煞是詭異。

「我留下,你放他走!」爺爺看着眼前的巨蟒,艱難的站起身來,再次擋在了陳默的身前,突然出聲對巨蟒說。

他活了將近七十歲,碰到的奇奇怪怪的事情不少,眼前的巨蟒離成精也就沒差幾步了,已經有自己的思維了。

他想和巨蟒談判,他已經這麼老了,而陳默才八歲,他想讓陳默活下去,用自己的命換陳默的命。

聽到爺爺的話,陳默正要比劃他不同意的。卻被爺爺按住了手,眼神凌厲,示意他聽話,不要激動。

巨蟒聽了爺爺的話後,從鼻孔處哼出一股巨大的鼻息,好似不屑同意。

稍頃,蟒身一扭,蛇尾重重地拍在地上,將他們兩人幾乎包圍在石崖下。

這做派,顯然是沒打算放過他們爺孫中的任何一個。

「默兒,爺爺對不住你。要是爺爺聽了你的話,搬到城內去,今日就沒有此劫了。」

「待會爺我引開這蟒蛇的注意,你抓住機會逃出去。」爺爺見談判無望,轉身對陳默說。

陳默正欲拒絕,但想到此時已沒有時間再跟爺爺爭論,便點頭表示同意,假裝答應下來。但心中卻暗暗下定決心,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死有什麼好怕,自己又不是沒死過。

爺爺見他答應,嘴角露出了笑容。抽出了腰間的柴刀,雙手緊握,準備着最後拚死一搏。

巨蟒看見爺爺手中明晃晃的柴刀,立即扭動身體,粗大的蛇尾再次掃來,竟是先下手為強。

看着像一堵牆一般碾壓過來的蛇尾,陳默心中一陣發苦,這要怎麼對抗。

然而,他卻被一股力量推向後方,原來又是爺爺見事不可為,第一時間將他推向安全的地方。

而他自己,卻微弓起身子,舉起柴刀,在蛇尾即將拍中他的那一刻,用盡全身僅剩的力氣砍向了巨蟒的腹肛。

「嘭!」爺爺被蛇尾拍中,沉悶地撞到了崖壁上。

陳默連滾帶爬地跑向他,見着爺爺已經是滿臉鮮血躺在地上,身上也破了無數個血口子。

陳默摟住他,想要將他扶坐起來。卻見他看着自己,嘴裏斷斷續續說著:「快逃…….快逃,默兒……」手指向石崖外的方向。隨即他的手無力的跌落,昏了過去。

「都這種時候了,我怎麼可能逃。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都是你擋在我前面。其實我也很想為你遮風擋雨,我也很想一朝長大,報答你的恩情。」

「今天,就讓我給你擋一回吧。要死也就一起死了,來生再見也就是了。」看着昏死過去的爺爺,陳默心中百感交集。

這個老人為他付出了太多,他欠他太多了。

陳默將爺爺輕輕放在地上,撿起了那把被打落的柴刀,毫無畏懼的站在了他的前面,直面還在因為疼痛不斷吼叫的巨蟒。

爺爺剛才最後的一刀砍中了巨蟒肛部,削去一大塊皮肉,此時正不斷往外冒着血,將石板打濕。

陳默拾起柴刀,正要衝上去拚命之時,他看到了巨蟒頭上的一團雪白,以及巨蟒正在不正常的擺動頭顱。

定睛一看,那團雪白竟然是阿狸。

剛才在他和爺爺與巨蟒搏鬥期間,他一直沒注意去注意阿狸。以為阿狸定是害怕,找個地方藏了起來,畢竟巨蟒想要抓住它還是很困難的。

原來阿狸並不是害怕逃跑,而是偷偷趁着巨蟒不注意,繞到了石崖的外面,在巨蟒的背後伺機而動。

起初它並不知道要怎麼才能幫到陳默,直到巨蟒因為眼睛被射中而不斷發狂,它才意識到眼睛是巨蟒的唯一弱點。

於是,阿狸靜靜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