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追了1465天的嫂子》[我哥追了1465天的嫂子] - 第3章

反應,竟是我的追求對象。
我用殘存的力氣給沈南歌打電話,問他可不可以來一趟女寢。
他語氣稍頓,「你怎麼了?」
我有點難以啟齒,語氣還帶着有氣無力,「我肚子疼,可是一個人去不了醫院。」
沈南歌難得沉默,可是他剛要講話,對面又傳來一個帶些許虛弱的聲音,「歌歌,怎麼啦?」
我僵住了。
-沈南歌后來和那個女孩說了什麼我不得而知,因為似乎是壓低了聲音不想讓我聽見的。
我也不想聽見了。
於是我果斷在語氣徹底崩掉之前說了句「算了吧」,迅速掛斷了電話。
追求他兩年,他其實一直很慣着我。
我可能有些恃寵而驕。
連室友也常常說,哪裡是我在追沈南歌,看上去就像小情侶之間的小把戲。
他的生活簡單而且無趣,唯一能讓他上心地就是我。
他會在我每個月前幾天提醒我不能吃冷的,也會無奈地陪我去看愛情電影。
他很寵我,我其實一直知道。
但可能就是這份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導致我根本無法預想,沈南歌有可能不喜歡我。
現在的我深深的恐懼、害怕、慌張,還有撲面而來的難過。
我不知道他們什麼關係,但是為什麼那個女孩會叫他「哥哥」。
現在的男生都喜歡這樣嗎。
4我情緒不穩定,加上心裏的難過,一個人疼着疼着就哭了。
哭着哭着,就睡著了。
等我再醒過來,我已經不在寢室里了。
明晃晃的燈光照得我發矇,而後一張我朝思暮想的臉映入眼帘。
「睡醒了?
還疼嗎?」
沈南歌語氣沒什麼波瀾,可是我聽出了其中深藏的關懷。
我還沒反應過來,另一張美艷絕倫的臉也進入視野,「怎麼會暈倒了?
吃冷的了嗎?」
大腦徹底宕機。
什麼操作。
-沈南歌和女孩,把我送到了醫院。
準確點講,是沈南歌在我掛斷了電話之後糾結了一下,趕回了學校,發現我昏死在床上。
於是把我送到了醫院。
而後在急診醫生的判斷下,認定我是急診室里唯一一個痛經的患者。
我於是繼續在急診大廳里呼呼大睡,沈南歌和女孩在旁邊守着我。
等等——所以為什麼那個女孩也要守着我?

而且她一臉關懷和擔憂地看着我做什麼?

關鍵是她自己臉色還很蒼白她知不知道?

可能是我腦袋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