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尊總想謀害我》[我的師尊總想謀害我] - 第6章 修仙,逆天而行

混元子一看林平一臉熱血小青年的模樣,十分想讓林平現在就去哪個山上找只焰尾獅搏鬥。

但是顯得有些太過刻意了,哪怕給林平使了魅術,此番讓他找死的要求也恐怕不會答應。

混元子也是強忍着內心的歡喜,故作高深。

「好!很有精神。修仙最重要的就是一個精氣神,只要心中有着一口氣,哪怕是肉身湮滅,只要你修為夠高,元神夠強,那你就能夠繼續修鍊。」

誇獎林平時,混元子還不忘自誇上兩句。他說的倒也沒錯,也得虧他修為強橫,不然那秘術不等施展現在也就只是黑叢林的一個孤魂野鬼了。

拿出師尊的做派,混元子接着發問:「徒兒啊,你可知何為修仙?」

林平沉吟半天,沒有應答。

……

對於修仙他內心嚮往,也打探諸多,沒少在城裡的說書先生那聽一些成名修鍊者的光榮事迹。

林平也經常趴在那些不讓他進去的小宗門門外偷聽,雖然偷聽後免不了讓人一頓打,但也是大概明白修仙的流程。

市面上各家的修鍊功法都有所不同,卻大抵殊途同歸,終究大路子都是一樣的。

凡人都是從鍊氣開始的,于丹田之處開闢氣海,吸納日月精華,將靈力注入其中,這一步叫做築基,大多數人也都停留於此,要想再進一步,定是天分極高。

在氣海靈力飽和之時,以自身為鼎,把氣海壓縮,得到一枚內丹,也就突破到了金丹期。

雖然聽起來像是用高壓鍋做飯,但能夠達到金丹的無一不是人中龍鳳,聽說就連青陽城的知縣也只是築基圓滿,未曾凝結金丹。

再往後,林平也不清楚了。畢竟青陽城地界實在不大,就連修鍊者都是罕見的,有着如此見識,算是好的了。

但師尊問何為修仙是想聽自己羅里吧嗦說上一通流程嗎?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如此常規的操作,怎麼會是師尊這樣不走尋常路的貓做出來的事情呢。

到時候,師尊恐怕會失望地搖搖頭,這可是自己第一次回答,一定要謹慎小心。

這麼常識性的問題,師尊不知道嗎,他一定是想要知道自己有沒有理解修鍊的真諦。

……

看着林平低下頭,想了好半天,混元子有點不耐煩,同時內心還有些擔憂。

不是,這麼常識的問題,你都不知道嗎?

就算不知道,我給你介紹介紹也算是盡了師尊的義務,現在這樣不說話是幾個意思。

他開始懷疑,林平這麼好騙,是不是跟兩年前那個傻小子一樣,慧根有毛病,自己剛才應該再多看看的。

就在這時,林平想好了自己的答案,堅定地看向了混元子。

「修仙一途,在於逆天。」

「誒?」壞了,慧根還真有問題,混元子都準備掏出兩文錢打發林平買糖時,林平又接著說了起來。

「師尊,我認為修仙之人自然是與芸芸眾生不同的。」

「哦?怎麼說?」聽着還算有邏輯,混元子把那兩文錢又放了回去,準備聽聽林平是什麼想法。

「世上眾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遵循世界的規律,如此碌碌一生。若是天災人禍,也只能逆來順受,畢竟世界就是如此。」

「但修仙者就不一樣了,修仙者吸納天地靈氣,金丹後辟穀。本就是向這個世界發起挑戰,破鏡需要渡過天劫也許就是上天對此的不滿,但即使有大把的人倒下,也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