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明不會談戀愛》[我的神明不會談戀愛] - 第2章 沉浸白夜

久違的陽光灑入這座空城,一縷晨光照在安休沾滿泥土和血塊的臉上,四周的斷壁殘垣在訴說著昨夜的戰鬥有多麼恐怖。風透過殘缺的牆壁吹到這個滿身傷痕的女孩兒身邊,輕撫着她的髮絲。

「呼…..」淺淺吐出一口氣,安休終於從無意識的黑暗中醒了過來,睜開眼睛一臉的疲憊模樣,身上的傷口在緩緩的癒合,被穿透的地方形成的血洞也開始重新長出皮肉。昨晚那本該將她虐殺的人像是發了瘋一般的抱着頭嚎叫着,好似在經歷什麼痛苦一般,吵鬧半晌之後便是泄力一樣在地上跪着一動不動,在太陽升起之前,那人什麼也沒有做的默默消失了。

「真差勁,就差一點就…為什麼我就是這樣的沒用!之前也是,現在也是,連自己最在意的東西都不能守護!已經受夠了啊,什麼神明神明的,我根本,就是個不老不死的怪物罷了!」

想到自己連朋友都無法喚醒,連愈她都沒辦法拯救,剛剛痊癒的安休憤然扯下了戴在左耳上的薔薇花耳釘狠狠扔在地上,耳垂受傷而流出的血液一滴滴落在肩上,無助的坐在這片廢墟中不斷的責問自己。太陽完全升起來了,陽光照在身上是那樣的溫暖,安休此刻卻只想放聲大哭。到底是什麼時候起,這一切都發生了劇變呢?

在千年前,她只是萬千火種中的一縷火苗,在黑夜裡驟然誕生的生物,她有着和人類一樣的外貌,和人類一樣的跳動的心臟。儘管處處與人類相像但是卻也有着與常人無法企及的力量,安休能夠在燒紅的炭火上行走也安然無恙,她有着遠超凡人的壽命,可安休自誕生起就不斷看着一個個孩童長大,成家,老死,被埋進土裡,因為她的身體一直保持孩童模樣被人們稱作不詳的怪胎,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誰,也沒有人願意撫養她。

直到一個叫桑枝的人出現,他與安休在夜晚的稻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