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絕色老婆是豪門》[我的絕色老婆是豪門] - 第2章

第2章李雨果看到了在祠堂中,有幾塊靈位,而這時候納蘭夢卻朝着靈位說道:兒媳婦不孝,沒能管好自己的丈夫,還請公公婆婆恕罪。」
李雨果也跪在了蒲團上,他看着納蘭夢,大概就想起了納蘭城的一些劇情。
李雨果雖然是個軟飯王,但他卻是李家的獨子,李雨果的父親是聲名顯赫的伏魔將軍」,被稱為昊天第一戰神,和常勝將軍的三王爺是結拜兄弟,倆人並成為昊天雙雄」。
正是因為如此,李雨果才有資格和納蘭夢成親。
但似乎因為李雨果的無能和懦弱,倆人從未同房過,所以李雨果憋得慌,到處調戲良家婦女,最可悲的是沒一次成功,因為納蘭夢總會在最關鍵的時候出現,然後一頓毒打。
被納蘭夢抓住的後果很嚴重,但納蘭夢更多的是對李雨果的失望,若不是對自己公婆的尊敬,她早就休了這個丈夫。
後來真元宗的弟子葉瓊殺過來,納蘭夢力戰而亡,如此堅韌的女子,真是當世罕見。
可笑的是,李雨果在最後關頭看到納蘭夢死在自己面前,他才醒悟過來,但那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李雨果大概估計了一下,半年後差不多是納蘭城厄難的開始,到時候男主人公葉瓊一伙人出現,納蘭城末日就開始了。
如果現在開始準備的話,也許還能來得及吧。
如今近距離的這麼一思量,李雨果也感覺到,這納蘭夢也非常不容易。
納蘭城是一個經濟不景氣的地方,與其說是一個城市,倒不如說其是一個村子。
各種設施無比的簡陋,說是破敗不堪都不為過。
說吧,今天你為什麼又在城門附近?」
納蘭夢緩緩起身,給公公婆婆又上了一炷香。
她眼神淡漠,似乎已經對李雨果不報任何希望了。
李雨果的思緒也被拉了回來:是這樣,我覺得咱們納蘭城還有救……」什麼意思?」
咱們納蘭城是昊天國的邊境,但卻也有不少的地理優勢,那就是去往京城的必經之路,來往客商很多,如果咱們能夠將這些客流量利用起來,也許能夠讓納蘭城的百姓稍微好過一點。」
李雨果說道。
納蘭夢聽到了這段話,忽然內心轟」的一聲就炸開了,她不敢相信,這番話竟然出自自己不成器的丈夫,李雨果的口中。
喂喂,你該不會是以為我又要打你,然後你才說出這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
納蘭夢還是不相信李雨果會浪子回頭。
畢竟這些年,李雨果做了太多的事情,讓納蘭夢失望了。
若不是李雨果的父親,她或許不會堅持到現在,她已經認定了自己的命運是無比的悲慘,然後守着一個不成器的丈夫,在這邊境小城過完一輩子。
只是納蘭夢心中還有一絲希望,一絲望夫成龍的希望……看到了納蘭夢的表情,李雨果暗暗叫糟,心說自己本以為這一切可以按照套路來,但是他忽略了一點。
這個小說世界可不是一般的小說世界,平時的那些穿越小說的主人公,他們的家人都跟二百五似得,自己的兒子女兒被奪舍穿越還看不出來。
之前的紈絝子弟,一下子就變成正人君子了。
換做現實,這太明顯了,畢竟人就算要改變自己,也無法一下子改過來。
要知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道理!
就算要改,也是一點點改,這才符合邏輯!
沒,我看到了城南的貧民窟,好多孩子都餓的面黃肌瘦,我純粹是可憐他們罷了,我可不想納蘭城到時候到處都是餓死的人,太晦氣了。」
李雨果說道,他找了個還算牽強的借口。
納蘭夢激動的心稍微平復了一下,畢竟以前的李雨果只知道自己享樂,哪裡會去管災民們的生活?
現如今雖然還是以自為中心,但起碼能邁出第一步也是非常難得的。
她試探性的問道:那你說,你有什麼辦法阻止這一切么?」
給我一百兩銀子。」
李雨果說道,我想試一試……」此話一出,納蘭夢又握緊了拳頭,本來舒展的眉頭再度凝緊:果然,你又是想要去賭錢,我還以為你……」說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