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歷與名字無關》[我的經歷與名字無關] - 第8章 樓里樓外兩條「惡犬」(2)

在未科大對面開了這家望未樓。而且老闆對於未科大的學生都非常友好。

「各位同學真是不好意思,不過你們都是未科大的學生,未來都是國家的棟樑之材,我們老闆向來對我們的要求都是給予未科大的同學們最大尊重,所以剛才的方案可能要改一改。」經理頓了頓說:「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名叫劉南,如果不嫌棄可以叫我一聲劉哥,今天你們的所有消費打五折。」

李默安一行人聽到經理這樣說也都不好意思再做出不悅的表情,都認為如此給面子,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

「害,劉哥你這樣我們多不好意思,但劉哥的面子我們得給,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們以後常來光顧劉哥的生意。」路哲也是跟着父親身邊也學到了很多圓滑處世的方法,所以也是很熟練的接受了好處並且悄無聲息地捧了劉南一下。

又簡單含蓄了幾句,發現上菜的服務員來了,劉南就告辭了。

回到包廂的四人又開始邊吃邊聊。酒過三巡,李默安正色道:「哥幾個我說個事兒,我剛才聽到劉南和那個姓姬的對話我覺得他不簡單,而且看着那個玩意兒不像心眼大的人,我怕他之後會報復,大家小心點,尤其是晨陽。」

聽了李默安的話,舍友三人也是連連點頭。

周晨陽因為酒精的麻痹也沒感覺到怕,「沒事,二哥,被打了學校肯定會為我們撐腰的,不怕他。」

在剛才的聊天中四兄弟也是根據年齡排了一下序。路哲年齡最大,李默安老二,洛玉老三,周晨陽是年齡最小的。

「晨陽,老二說的對,我們不可能一直待一起。在校外如果有人找麻煩,人多打不過就趕緊撒丫子跑,雖然學校撐腰但也不能白挨一頓打不是。」路哲說完想了想又說:「我回去打聽打聽這個姬什麼玩意兒到底啥來頭。」

「不說了這個逼了,喝酒喝酒,該說不說這酒是真好喝。帶勁!」洛玉看着氣氛有些許沉悶,喊着活躍氣氛。

也許是酒香菜好,四人又沉浸回了剛開始的氛圍,吃的喝的不亦樂乎。

在另一個包間。

「他么的,幾個外鄉人也敢這麼和我說話,真是給他們臉了。」姬垣罵罵咧咧。

「垣哥,消消氣。那幫人不值得你這麼生氣,大不了等改天找人收拾他們一頓出出氣就好了。把他們揍醫院裏住上幾個月看他們還敢和垣哥作對。」附在姬垣身上打扮清純、長相甜美的女生卻出着如此惡毒的主意,不過是發生了點口角就想要把人打進醫院躺幾個月。

也是,出了這家酒樓他們可就沒人保了。想到這,姬垣不僅覺得無所謂,照着女生臉上親了一口,稱女生真不愧是他肚子里的蛔蟲。

……

飯後四人在校周圍的夜市閑逛起來,主要是熟悉學校附近構造。

李默安看到前面一條壯碩的黑犬朝着這邊狂奔而來,嘴中似乎還叼着什麼。

在路上悠閑逛街的學生,不管男女都被這條像發狂一樣的惡犬嚇得四散而逃。

洛玉看到李默安還在盯着看,提醒他趕緊閃開,別被狗咬了。

但是李默安聽到狗後邊有一個女生在高喊:有沒有人能幫她把包從狗嘴裏搶回來。

所以李默安一直站在原地,逃到路邊的行人還以為他被嚇傻了。

一些花痴的小女生看到他這麼帥,眼眸中都帶着擔憂,心中焦急道:完了,完了,這個帥氣的小哥哥要被咬了。

有些看熱鬧的人嘲笑道:「看着高高大大,沒想到膽子這麼小,就這麼樣被嚇得走不動道了。」

狗快跑到李默安身前的時候似乎並不是發瘋,因為它提前變道了。就好像要躲着他,只想要快點跑。

這時候李默安動了,一個閃身又擋到狗前面。

看到這個動作,路人們都驚呆了,他不會企圖從這麼一條大狗嘴裏把包搶回來吧。

看到李默安又擋在面前,狗臉上有些生氣,它這次沒變道,甚至一個加速想要撞開他。

李默安這時候一個側身,抬起腿來一腳踢在了狗的肚子上。

就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狗被李默安踢飛且在路上滑行了幾米才停住,然後「嗚呦嗚呦」的哀嚎起來,幾次嘗試站起來都沒有成功。包也從狗嘴裏掉落,經過李默安這一下子它根本沒力氣咬合。

李默安走過去把包撿起。周晨陽他們走到李默安身邊先看了看狗,然後一臉驚訝:「卧槽,二哥你這什麼腳,這麼大一條狗讓你一腳踢的起不來了?」

「二哥你這太猛了,我這麼大塊頭還健身打拳都鬥不過這條狗。你能不能教教我這是什麼腳法?」洛玉也是滿臉佩服地說,洛玉看出來李默安不僅腿勁大,而且腳法也很玄妙。

「默安太深藏不露了,以後讓我們震驚的事我猜肯定不會少了,兄弟們以後就看着點吧。我賭五毛錢的。」路哲看着地上的狗認真的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