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歷與名字無關》[我的經歷與名字無關] - 第8章 樓里樓外兩條「惡犬」

一進酒樓,兩側有穿着藍色旗袍的迎賓小姐姐,旗袍名叫青花瓷,大方得體。

接着有服務生過來迎接,洛玉表示要一個小包間。在服務生的帶領下來到了一間名為「小雅」的包廂,一進裡邊確實別有一番風味。頗有一番「小橋流水」的感覺。

四兄弟就坐點菜,一共點了八個菜。由於明天不上課,洛玉還點了一小瓶「紫氣東來」,這是未來集團旗下的酒水公司出產的白酒,一斤裝的普通版就要五千塊錢。酒先上桌之後四人都在感嘆未來集團真是無處不在,而且出現的必屬精品。

菜還沒開始上,三人也很好奇周晨陽小時候的經歷。周晨陽剛開始說著自己都是農村生活不值一提。但架不住他們三人的勸說,就開始講述起來。

周晨陽講了自己從小和小夥伴們一起上山抓兔子,逮螞蚱,有時候還能碰到毒蛇。因為小時候基本沒有零花錢,他們一幫人還去偷廢棄鋼管賣錢。他們還有一大樂趣就是砍竹竿,有次周晨陽被管理人抓到,經過搪塞周旋最終逃脫。引得三人也是一陣嚮往農村生活的豐富多彩與自由。

突然四人都看向門口,他們眼神中帶着疑惑。咚,又是一聲。有人在撞門!

李默安率先起身朝門走去。「誰啊,幹嘛呢?沒看到裡邊有人嗎?」李默安邊開門邊大聲質問道。

開門看到的是一個服務生背對着包廂門,他對面站着打扮新潮的兩男兩女,其中一個男生還指着服務生,臉上充滿了囂張。

服務生聽到裡邊客人出來了,連忙解釋道:「對不起,先生,太不好意思了。這四名客人因為提前訂了這間包廂我並不知曉,就安排給你們了,現在他們來了想要強行把你們趕出去,這是因為我的疏忽所以在這攔着他們。我在等經理過來,他們有些等不及了就要闖進來。」

聽了服務生的解釋李默安非常能理解他。於是出面說道:「兄弟,沒必要這樣欺負一個服務生,畢竟他不知情。而且就一個包間,等經理來了再開一間就好了。」

男子語氣很沖:「老子訂的這裡憑啥我再開一間,你們他么的快滾,別逼我動手,你們算老幾啊還和我稱兄道弟。」

李默安聽了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聽到有人罵李默安,三名舍友也立馬起身出門。洛玉人未見聲先到:「誰他么罵我兄弟!是不是找死啊!」

囂張男子聽到有人罵自己接着不樂意了,想要往裡沖,結果被同行的人拉住了。接着看到洛玉五大三粗的身材頓時也冷靜了下來。

服務生看兩邊都有些上頭,怕局面控制不住連忙出面調解,結果洛玉出來就破口大罵:「你算老幾?和我兄弟說話!還來撞門讓我們走,你腦子起泡了是吧,想讓我在你腦袋上踹一腳清醒清醒?快滾,別在這讓我扇你。」洛玉也是一肚子氣,自己請哥們兒幾個吃的第一頓飯,就有人來搗亂,還把兄弟給罵了。

本來有些忌憚洛玉的囂張男子聽了這話火氣噌的一下壓不住了,又神情激動地想要衝上去。「別拉我,我啥時候受過這種氣,今天不搞他我就不姓姬!」

「兩邊的朋友大家消消氣,我是這裡的經理。」一身黑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小跑過來,「這件事是我的責任,姬先生確實事先和我訂好包廂,我在開會結果忘記了。今天我做主包廂里的消費打八折。」經理先對着臉色陰沉的李默安和神情氣憤的洛玉賠不是道,立馬又對姬姓男子陪笑道:「姬先生,這次是我的過失,我給您安排一個更大的包廂,消費打六折,您消消氣。您是老朋友了,給我個面子,這次確實是我忙昏了頭,我們老闆和您父親也是朋友,沒必要為這種小事大打出手。」

聽到經理的話,姬姓男子有些神色不太自然,但想到這是誰的店,他就打退堂鼓了,心中已經完全無心在這鬧事。接着順着台階答應了經理提出的方案,並且不知是害怕還是撐面子,稱不用打六折,和他們一樣八折就行。

李默安看着這個經理小心翼翼的樣子,又聽了他如此放低姿態的話意識到這個姓姬的不簡單,但也僅此而已,頂多是有些身份,但卻遠遠不如望未樓背後的老闆。他自己倒是並不懼怕,室友里他主要是擔心周晨陽無權無勢被事後找麻煩。

由於洛玉他們出來是為李默安出頭,所以聽到經理提出的打折方案後都齊刷刷看向李默安,等待他的意思。

李默安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經理看雙方都沒有意見,笑呵呵地讓服務生帶着姬姓男子去了別的包廂。然後來到李默安一行人旁邊,「請問四位是來自未科大的學生嗎?」經理問。

「我們是未科大的新生。聽說望未樓是這最好的酒樓,就來光顧一下,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路哲還有些氣,陰陽怪氣地說。

經理聽到這四位是未科大的學生立馬態度更好了。自家老闆傅峰是傅氏實業的老闆,並且與未來集團的董事長秦毅是兄弟。因為這層關係,老闆